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法学家杨立新作客网易 谈“艳照门”的法律困境

2008-03-28 21:17:33 来源: 网易嘉宾访谈
0
分享到:
T + -

访谈视频回放

法学专家杨立新谈“艳照门”

三位专家作客网易会客厅

访谈嘉宾:法学专家杨立新、朱巍、吴春岐

访谈时间:3月28日19:50

主持人:许晓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晚上好!今天非常抱歉,讨论的主题是从艳照门出发来谈一下法律的困境,本来说好19:00开始,但因为今天北京周末、下雨、堵车,所以不得不推迟到19:50,向大家说一声抱歉,介绍一下来到今天访谈室的嘉宾:

主持人: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的主任杨立新教授,以及他的两位弟子吴春岐博士和朱巍博士。听说最近你们牵头办了一个艳照门事件的法律沙龙,我想知道为什么法律专家们会以艳照门为主题进行话题中心的讨论?

“艳照门”是一个全世界没有遇到过的灾难性侵权行为

杨立新:各位网友大家好,很抱歉今天来晚了,没有办法,为什么搞民法的人会关注这样一个题目,因为它涉及到侵权的问题,而且这是大规模的侵权,我们曾经形容说这是一个灾难性的侵权行为,我们通常说侵权行为是一对一的,我打伤你了,或者我骂你了,这是侵权行为,但现在这个侵权行为太多了,不仅是受害人众多,而且再进一步的侵权人,各个网站都涉及到侵权的问题,所以这在侵权法上提出一个非常重大的课题,怎么来面对这个情况。

杨立新:可能他也不会向我们起诉,或者说现在根本就没有人向我们起诉,还没有形成一个真实的案例,但是它提出的法律上的问题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才关注,不是因为艳照才关注。

主持人:您觉得这个侵权行为是灾难性的,没有被遇到过的特殊案例?

杨立新:全世界没有遇到过。

主持人:这个案例很特殊,和互联网、和道德,和我们的底线都起了激烈的冲突,也想请教三位,我们知道陈冠希在香港也为自己维权,第一步是委托律师发表了书面声明,向香港海关和商标调查课,就海关条例下侵犯版权物品的刑事行为做举报,想遏制这种侵权的行为。

香港法律不存在隐私权保护 陈冠希只能起诉版权保护

主持人: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他从这个角度去起诉,而不是一般的提到的侵犯隐私?

杨立新:用现在中国的法律,或者说用美国的法律看这个问题的时候,好象不是一个大问题,在法律上不是大问题,因为涉及到隐私权有隐私权保护,侵害了隐私权,当然我就可以向法院起诉了。我们都知道,英国的法律,尽管也是英美法,但它的法律是很保守的,和美国的没有办法比,隐私权是从美国开始的,后来普及到世界各国,唯独影响英国法的系统不太强烈。

杨立新:就是说,英国法是比较保守的,不太接受新的东西,所以真正涉及到隐私权需要保护时,是用诽谤之类的法律来处理,所以不可以直接以隐私权向法院起诉。

杨立新:我没有仔细研究,我推测,前两天大家一起聊这个问题时,因为香港是英国法,可能它的法律当中没有隐私权保护的先例,他要向法院起诉隐私权,可能不会得到支持,这样就有一个最好的理由,陈冠希说这些照片都是我照的,我是版权所有人,现在你没有经过我同意把我这么多的照片都弄到网上,我起诉版权保护,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主持人:我想听听二位高徒的意见,陈冠希的律师以侵权为切入口的申诉行为是否妥当?

朱巍:我觉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像杨老师讲的,在英国对隐私的保护非常弱,对版权的保护非常强,这种办法我觉得是一种“曲线救国”的办法。

吴春岐:陈冠希的律师如果以隐私权保护提起,可能会考虑到陈冠希作为公众人物,很多民众会认为公众人物的隐私权受到限制他个人作为这个事件来讲,诉讼侵犯隐私权可能没有太多底气。

主持人:这又涉及到公众人物隐私权的问题,在我的感觉也是很混淆的问题,公众人物的隐私权边界在哪儿?

杨立新:公众人物这个概念是从《纽约时报》上沙利文事件提出来的,沙利文在《纽约时报》上公开登了五十几个人的声明,里面涉及到对沙利文的指责,沙利文认为报纸上的这篇文章侵害他的权利,洲法院都判决沙利文声速,但美国最高法院判决这个案件你是错的,因为你是公众人物。

杨立新:美国宪法的第几修正案里讲是言论自由,既然媒体享有言论自由,那批评你就是应该的,你就应该受,因为你是公众人物,你要接受这种监督。

杨立新:现在我们大体上也接受公众人物这个概念,现在找法律好象也找不到法律的根据,第一在理论上我们是承认的,隐私权、肖像权等权利是要受到一定限制的,现在还有一个最好的根据,上海法院判的范志毅的案件,这个案件里第一次引入了公众人物的概念,因为你是公众人物,公众对你是关注的,新闻集团在报道你这个问题时就不算侵权。

杨立新:等于我们的司法界已经接受了公众人物的这个概念。

杨立新:因为有一个法院敢判,其他法院就可以敢了。

主持人:可以援引这个例子。

杨立新:不是援引,而是可以参考,我们也接受公众人物这个概念,但对公众人物权力的限制是有底线的,适可而止,作为舆论监督,言论自由,这时候涉及到公众侵权问题、公共利益问题的时候,我们可以报道一些他的隐私,但一旦要真正达到隐秘私生活的时候,这就不可以了。

主持人:有一个范围。

杨立新:比如过去美国在报道克林顿的事情时,涉及到莱温斯基的时候,报道是正常的,但后来有些媒体报道到他和夫人怎么怎么样,这就是涉及隐私权了,这是人家的私生活。

主持人:判断权在谁手里?

杨立新:法官。

网友:这个世界中关于侵权、维权的问题,会不会出现在08年的司法考试里,如果司法考试里考这样的问题,怎么做比较合适?

杨立新:我觉得不会吧,艳照门肯定不会进入考试题里。

如果是轻微的违法,不影响到社会,法律就应该容忍

网友:你们三位有没有看过这些照片?

杨立新:看过。我们不看过怎么研究?

主持人:三位问您,第一,你们看过没有,如果看过,属不属于侵权?

杨立新: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好象是公安部有一个规定,这种淫秽的物品看都是违法的,要是有200张时就是犯罪。但昨天我们也提到一个问题,我不看怎么知道它是违法呢?这是第一点吧,可以给我自己抗辩。第二,我是为了法律研究啊。

朱巍:我可以补充一下吗?米勒有一个观点“最小伤害原则”,如果是轻微的违法,或者一些事情,只要不影响到其他人,不影响到社会,法律就应该容忍。我记得前一段时间香港有一个警署署长说,在邮箱里有这样的照片都是违法的。

主持人:对,当时被人驳斥了,当时有人说,如果我寄给你,你存在电脑里,这怎么算。

主持人:刚才网友提到北京市公安局的表态,表态和香港不一样,向朋友赠阅艳照门照片属于违法,如果通过网络和传播超过200张,将追究刑事责任。这是否符合现行法律的规定,如果符合,是根据哪一款规定作出这样的表态?

杨立新:因为我没有好好研究过,刑法上不是有讲传播淫秽物品的犯罪嘛,里面有一点就是有一个数额的限制,我不是研究刑法的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数额限定就是200张。现在有一个问题,真正我们要拿出200张淫秽照片的时候,那是一个很大的数量,但我们现在在网上浏览,我们看了有些属于动画连续的那种,这么一点就是几百张几千张过去了,那犯罪太容易了。

杨立新:还有一个问题,网络传播和一般的传播还是不一样的,现在每个人都可以打开自己的网都可以看到,当然现在很多都比屏蔽了,但在当时传播的时候很容易看到,那就算犯罪了吗?

主持人:网络时代有一个被动阅读的情况。

杨立新:这样是不是打击面太宽了?我敢说一句话,现在点击就犯法,现在几千万人,上百万人犯法,如果说200张就犯罪,那可能也有很多很多人犯罪。如果你看完之后传播给别人,那就有一个赠阅,你再传播给别人那就是不行的,因为你已经知道它的内容了。

杨立新:如果我是第一个辩解的,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了以后知道不好,那就不看了,或者看了几张以后看完就算了,现在我不仅看了还给这个看那个看,那你不是在传播吗?

朱巍:老师你说给很多人看,是点对面的传播,如果是点对点呢?假如老师您看完了想让我研究一下再传给我,那您就是犯罪吗?点对点的传播我觉得不应该是犯罪,点对面的才是,N个人以上就是犯罪。

吴春岐:这里面有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些物品存在一个在公众空间和私人空间看的问题,比如在私人空间看,我觉得这时是否是违法犯罪是很值得商榷的。

主持人:但网络上的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如何界定呢?

吴春岐:比如我在自己家里看自己的电脑,这是一个很隐秘的空间,我在网络上浏览信息,这很难界定是否犯罪。原来有一个夫妻看黄片的案子,两个人,夫妻,在私密的空间里。如果把这个东西拿到公共场合让大家都来看,那个是违法犯罪,是无疑的,但作为私密空间,私人空间,我觉得很值得商榷,必须要却分公共空间、私人空间。

陈冠希在修电脑过程中的过失情况决定了他是否侵权

主持人:有网友请问三位一个问题,陈冠希给那么多女星拍照片,应该是侵犯了她们的隐私权,为什么陈冠希没有受到相应的法律惩罚,或者是,如果陈冠希是内地身份证的公民,他会不会情况就不一样了,受到惩罚?

杨立新:这也是我们这段时间研究艳照门事件里研究的题目,比如我是阿娇,他是陈冠希,陈冠希由于过失把我们两人私密的照片传出去了,他是不是属于侵权行为?

杨立新:我提出一个理论,比如我们几个人共同享有一个隐私事件时,我们大家对它都有支配权,我起了一个题目,把这种情况叫做相关隐私,几个人都享有对它的隐私权,但是有一个规则,我支配隐私利益时不得伤害相关人的隐私权,如果我没有保护好相关人的隐私权,我在支配这个隐私利益,造成对他们的侵害时,我是构成侵权的。

杨立新:假设我是那些女友,陈冠希和她,当然大家是分别进行,不是集体进行,这样性质可能更严重。也是一对一的进行,进行以后我们俩拍照,当然没有问题,愿意拍就拍嘛,但是拍了以后,这是我们两个人的隐私,两个人的私生活,如果你在支配这个问题时有故意或重大过失把东西泄露出去造成对我的损害,你没有责任吗?那是有责任的。

杨立新:他故意把东西拿给别人看,损害了另外一方的隐私权。

杨立新:过去我们说故意泄露给其他人时构成侵害其他人的隐私权,这里面提出,过失的构不构成侵权。那天我跟谁一起谈时也谈到这个问题,后来我们说是不是可以这样界定,如果是一个重大过失,那就构成侵权,如果是一般过失就不构成侵权。怎么区别呢?

杨立新:后来我们提出这样的主张,如果我是陈冠希,我把电脑拿出去维修时,应该把这些东西删掉再拿去维修,现在没有删掉就拿去维修了,让别人看到,这是我的重大过失。现在我把电脑拿出去修时已经把照片删掉了,人家在修理你的电脑时用技术把它恢复了,然后看到了,再传播,那这个时候就不是你的隐私。

杨立新:还有第三种情况,电脑怎么都打不开了,我没有办法把里面的东西删除,这个时候拿去修给别人看到,这属于轻微过失。

吴春岐:我补充一点,刚才网友说陈冠希侵害了女星的隐私权,其实从这个案件的法律角度来分析,陈冠希和女星是受害者,现在大家比较关注的,对陈冠希从道德层面谴责,这是没有问题的,从法律角度更应该关注上传照片的这个人。这个人叫奇拿,他不但是民事侵权,再一个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今天我们来网易做节目,但实事求是地讲,在整个事件当中,我觉得整个网络,很多相关网络……

实际上在这个事件当中受害者最主要的是青少年

主持人:谢谢吴春岐这么说,前一阵子北京市召开了网络传播会,网络道德和媒体的社会责任感,我们今天做这样一个访谈也是基于就网络文明你我同行,大家共同建设,讨论它的底线。

吴春岐:甚至讨论一下,这不是一个道德底线的问题了,那天论坛讨论时我写了一篇文章“香港艳照门之后的网络之殇”,副标题就是“网络侵权”。事实上在这个里面,如果从法律角度分析,作为陈冠希和这些女星,他们首先是受害者。

吴春岐:刚才讲的奇拿,这个人毋庸置疑是侵权者,另外还有很多,现在我没有搞清楚是香港的哪一个网站首先发布这个帖子的?

主持人:其中有一个叫高登,很有名的论坛,网民上去发帖,后来香港的调查科也在这个论坛寻找奇拿的踪迹。

吴春岐:包括在整个事件当中能达到现在大规模侵权的程度,推波助澜,网络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朱巍:网站到底有没有审查底线,这个审查底线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考察起来就更难了。

吴春岐:相对专业性更强一点,但我觉得网站无疑是一个……

主持人:是网友行为、网站平台,至少作为网站来说,网易也一直努力“主观不作恶”,我们至少达到这样的原则。

朱巍:要是您想主观不作恶的话,不仅是你们自己不去写一些歧义的帖子,如果别人发帖的话,因为每天发很多帖子,如果帖子的浏览量达到一定程度,合理浏览量超过一万,高度发烧帖,我觉得网易作为网站,有权利也有义务去看一下那个帖子。天涯那个帖子都有三千万了还没有什么关注,我觉得网站就应该承担责任。

吴春岐:从我们内心来说,看这个事情感到很沉重,实际上在这个事件当中受害者最主要的是青少年,现在网站很多报道,很多青少年,中学生手里都相互攀比,我有多少张,刻成光碟,甚至模仿,这对他们整个人生观、价值观的影响是很大的。

主持人:甚至我们还听说骇人听闻的事情,春节时有地区的人把这个刻成光碟作为礼物送出去。

朱巍:这是老师您提的观点,影响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权。

杨立新:这个我们也谈过,未成年人受到的毒害有没有一个办法挽回,如果从隐私法上来讲我提了一个想法,是不是可以参照美国隐私法的规则,有一个是“间接妨害父母子女关系”。

杨立新:这种侵权行为大体上是两种情况,一种是给未成年子女提供毒品,我要是未成年子女的家长就可以向法院起诉他,你把我的孩子毒害了,毒害了父母子女之间的关系;还有一种是威逼或利诱不满16岁的未成年子女参加重体力劳动,这也是构成对父母之间关系的侵害,间接妨害了子女父母之间的关系。

杨立新:我觉得现在这种情况和这个很相似,我作为父母,在我不能监控的情况下网络上提供这样的东西,使我的未成年子女受到了侵害,我起诉奇拿没有问题,但是我们抓不着他,现在我们去起诉大量散发传播淫秽物品的行为,起诉网站间接妨害了父母子女关系有没有道理?我觉得很有道理。

杨立新:这种情况,可能法律没有这样规定,但假如真要有一个人向法院起诉,现在民法通则106条第二款也可以啊,你有没有过错?有过错,是不是使我的孩子受到损害了?受到损害了,那我作为父母就有权利起诉。

从道德上去谴责一个人的时候,你本身的行为就是违法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奇拿抓不到,假设有一天奇拿被抓住了,他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杨立新:这个问题,从民法上说他肯定是侵权,从刑法上说呢?大量传播淫秽误会,肯定是刑事犯罪。我们一直在说,艳照门的始作俑者是奇拿,这个奇拿是挺可恨的,他的这个行为,也可能他是为了猎奇或其他的理由,或者是恶搞的理由,但起码在后果上,确实是危害了社会的安全。这样的行为,难道不认定是犯罪行为吗?

朱巍:但是奇拿,有人在网上说,我自己的观点,因为奇拿是来自于日本的一个动画片,一个地下法官,他总是说自己是一个法官,在法律上他肯定不是法官,因为他本身犯法。但老实说,在道德法庭上,他把娱乐圈的很多潜规则、阴暗面,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揭露出来了,作为道德法官,也只能这么裁判,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他可能是一个英雄。

杨立新:但有一个问题,你从道德上去谴责一个人的时候,你本身的行为就是违法的,比如这种情况,这个人是犯罪的,一直用法律制裁,警匪片里经常这么说,我去声张正义,我去把你杀掉,但你这也是犯罪行为啊。你同时还要看到,你所谓道德的给人家一个审判,实际上你把整个社会毒害了。

主持人:抛开您法学专家的身份,作为一个普通人,你觉得奇拿的所作所为造成了什么样的冲击力和勇气?

朱巍:我非常佩服这个人,也非常尊敬这个人,其实艳照门打碎的不是玉女形象,像阿娇,他真正打碎的是我们善良的人最最珍惜的东西。比如阿娇在前段时间说最最反对婚前性行为,但实际上这件事情发生了,我觉得一个人的诚实很重要。

主持人:她的职业身份可能要求不可能她的职业形象和她真正的个人生活完全统一,很难做到真正诚实,我们都知道是一个商品,她所说、所作、跳舞、唱歌都是商品,她的商品形象和个人形象有可能做到真的统一吗?

朱巍:不可能做到真正的统一,但她说反对青少年婚前性行为的时候,她不是以一个艺人的身份,她是以青年人的身份,以一个表率的身份,所以这值得怀疑。所以打碎的在我心中的,不是玉女的形象,打碎的是我们珍爱的最本质的东西。

吴春岐:我们朱巍博士还是很有激情的。但作为我来考虑,涉及到奇拿这个人无论从道德上、法律上都是一个不值得同情的人。

杨立新:现在有一个观点交锋(笑)。

主持人:对,我想听听吴春岐怎么说。

吴春岐:包括我们制定法律,会分清相关的权利义务,这时候会有很多利益的衡量,这个人即使是为了打破谎言,但你造成的后果,设想一下,现在通过网络,后果已经非常严重了,而且这种严重可能是影响到一代人,可能他打破了大家的偶像,但是通过这种方式打破,冲击到价值观还没有形成的青少年,负作用可能是非常大的,而且这种影响可能是现在看不到的。

杨立新:我补充一下,如果从解恨的角度上说,你们搞得这么混乱,我现在要给你一个正义的审判,三张五张就够了,干嘛弄那么多?

主持人:其实我也怀疑为什么这么大批量的,令人觉得是不是有利益诉求?

杨立新:不敢说,因为没有证据。

杨立新:这里我还想说一个观点,陈冠希和他的女友们生活底线差多了,是绝大多数人的道德观没有办法接受的,他们一方面谴责,一方面也受到大众的谴责,你们这些人的生活已经这样了。

主持人:不符合普世价值观。

杨立新:现在普通人接受不了这种生活,所以大家对这个事情有一种反感,既然你这么反感,奇拿把你搞了一下,好象也给我们出了一口气,好象是有这种感觉,但我们说要有界限,超出了界限是不行的。

主持人:现在有网友想问您,您对现在中国人人生观、价值观,普遍的道德水准怎么评价?

杨立新:我觉得大体上还好,但我们应该看到现在中国人的道德水平已经下降了很多,如果按照孔老夫子所提倡的道德,现在都已经破坏了,这种破坏是渐进的,最近这一百多年里破坏的。假如现在要完全按照孔老夫子当时说的那些情况来做,大概我们这个民族不会像现在这样子。

杨立新:所以现在我们真的要看到我们的诚信观、道德水平是向反方向发展的,如果说要逐渐地恢复它,这可能是很长久的一个问题。

朱巍:我可以补充一个问题吗?老师刚才说从孔子的角度看,不仅是老师这么看,其实现在很多立法部门也这么看,立法的时候总是以圣人的标准要求我们,非礼勿听,非礼勿视,这样对吗?总是过高地要求了我们的道德标准,把道德要求和法律混淆。

吴春岐:这个我有不同意见,可能要从两方面来看,第一,现在我们的社会经济发展越来越快,造成了价值观多元化,这可能也是难以避免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国家几千年优秀的传统文化受到的冲击非常之大,最简单的,从法律角度讲,现在我们的三角债,欠债不还大行其道,借钱人理直气壮,债权人求爷爷告奶奶,严重危害了经济生活,再一个和我们传统道德极其背离的。

吴春岐:再一个包括其他方面的道德,就像刚才杨老师讲的,从我们国家一百多年以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把我们优良的传统文化打破了。

主持人:我自己也有一个观点,刚才三位谈到了传统道德受到了冲击,可能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吧,我觉得从表面上看起来社会传统道德受到了大的冲击,但我也会从小的事情和身边的事情看一下,这个东西看起来毁坏很容易,但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很多东西还是在每个人的心里,看起来有些人做了过头的事情,但是不是他心中深处良心已泯,不是,很多东西在他内心还是有的。

杨立新:一个民族文化的积淀其实是很深的,现在每个人在谈论这个问题时都觉得痛心疾首,有时候我们也会犯同样的错误,但实际上我们心里还是有向善之光,偶尔做起来,或者有一些人做起来是不太合适。现在社会的道德观念,我们经济上大幅度的向前发展,但我们道德层面的东西没有跟上,所以差距很大。

杨立新:比如现在在中关村这些地方,高楼大厦和国外没有什么区别,但我们的精神繁荣吗?

主持人:我们是否像善待物质生活一样善待自己的心灵。

朱巍:但刚才像老师还有春岐讲的,道德和法律毕竟是两种东西,就像搞民法的,帝国,帝国再厉害也有边界,如果非要让道德和法律交锋,道德进入法律,也要以法律的姿态,绝对不要以道德的姿态,如果模糊了这个界限,本身私权的自由就会受到侵害。

吴春岐:这点我同意朱巍的观点,刚才和杨老师是从道德角度谈的,法律和道德是同一层面,应该说法律是道德的最底线,违反了法律肯定会违反道德。之前讨论时有一个同事谈到,艳照门,法律之门到底关在哪些地方,陈冠希和女星在私密空间时,法律是无法约束的。

主持人:就像你举例夫妻俩在家看黄碟。

吴春岐:如果法律之手伸到那个空间,他就会约束人的自由,他说这样是不对的,从道德上你可以谴责他,就拿奇拿来说,从道德上谴责他,发表文章,都没有问题,而奇拿恰恰是用一种违法的手段树立了一个卫道士的形象,已经越界了,所以作为我们三位,特别是杨老师,我们关心的是从这个事件中反思法律的问题。

网友:你一直在说网站的责任,很多报纸和杂志在前段时间里都在报道这样的问题,报纸杂志把艳照当新闻发算不算违法?

吴春岐:作为新闻,他描述这个事情,在什么地点出现了什么事情,这是报纸行为,没有任何问题,我指的是我们的网站发图片。

朱巍:艳照的本身。

主持人:就是以传播艳照为目的,而不是以传播新闻为目的。

吴春岐:对,我指的是发艳照本身。

主持人:他也是为了传播新闻,把艳照经过处理了,只出现头部或者重点部位打马赛克,这种行为呢?

吴春岐:这是我要谈的,我指的网站有责任,责任是有边界的,而不是像现在的人主张的,网站现在太过分了,要加强控制,加强管理,配图,加马赛克,这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要一点儿不加处理地发上去,是有很大问题的。

主持人:门户性网站和大网站好象没有见到谁敢直接把图片不加处理地放上去,新闻传播的话,都会把点遮上,不能露点嘛,这是基本原则。

朱巍:你说的那个马赛克,那是一个质的标准,还有一个量的标准,比如一个图片就可以说明这个事情,有的网站,某些门户网站,我就不说了,我看到了,他发了十几张这样的照片,我觉得这有吸引眼球之嫌,因为一两张照片就可以说明问题,虽然都打马赛克,但量的程度也是有问题的。

吴春岐:我们网站对热点事件报道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主持人:一个是操作手法上的必要处理,再就是量的上面,不是打着名义做无节制的传播。

杨立新:还有一个问题,不管是网站还是媒体或报社,我作为媒体,这么大的新闻都不去报道,你就不是媒体了,比如网站,对艳照门一句话都不说,那网易肯定有问题,这么重要的新闻全世界都关注的新闻你就不关注吗?你失职,没有满足公众知情权。

吴春岐:看怎么报道的问题。

主持人:公众的知情权我也想问一下,这个权的边界到什么地步?看这个东西也是一种知情权?

杨立新:我觉得是这样,知情权是一个很复杂的权,我们在起草这个权法时不知道这部分该怎么写,后来我们就简单地写了一句拥有知情权,我把知情权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交知政的权利,政府要干什么事情,我要求听证,这是一个;第二就是公众知情权,是一个普遍的权,这个权利好象是一个公权力,公众享有宪法上的权利,每天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应该知道,政府要保证我知道,媒体要保证我知道,这是公众知情权。

杨立新: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要告诉我,你没告诉我你就是失职,我今天要知道天气预报,你要没有报,那相关责任部门就属于失职;

杨立新:还有一个是私人的知情权,比如我上医院,医生给我检查身体,你要告诉我我身体什么样,我看完你说你走吧,不告诉你那叫什么知情权呢?还有我的身世、我的家庭,找女朋友,我得了解了解女朋友怎么样,这也是知情权。比方说谈恋爱要了解了解情况,问问她怎么样啊?那你就是刺探人家隐私,其实这也是知情权。一个知情权有这三个方面,现在我们仅仅讲公众知情权。

杨立新:公众知情权就是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公众关注的事情你有权告诉我,我就是有这个权利,底线就是在这里。

主持人:刚才从您的话里得到一个信息,我原来不知道,谈恋爱的时候可以多问别人的事情,这是不是会侵犯到别人的隐私啊。

杨立新:要涉及到以后几十年一起生活的,为什么不可以问?

吴春岐:当然这要得到对方的配合,他愿意告诉你,如果不愿意告诉你。

杨立新:还有一个,你知道了以后不能传播,乱说,我现在了解你的隐私了,然后开始跟他们讲。

主持人:我看见山东大学政法学院有一个副教授李克杰,他曾经评论,互联网的信息量很大,覆盖面广,交叉没有国界,国家和地区的警察执法疆界明确,属地明确,在艳照门执法中警察遇到了很大的难题,各国各地的警察执法不一样。

杨立新:这就是各地的问题了,你按照自己所有的执法权去行使你的权力。

杨立新:如果我是国内一个未成年子女的家长,我现在认为我的子女在这个事件中受到损害了,那我们可以告国内的网站,我也可以告境外的网站,或者国外的网站,既有疆界又没有疆界,这就涉及到国际司法的问题,在大陆起诉的时候用大陆的法,在香港起诉的时候是不是可以选择按照国际司法的原则,都可以解决啊,不是难题。

主持人:现在我们不知道奇拿的发图情况怎么样,我们假设奇拿是香港人,他的团伙在日本作案,服务器在美国,这怎么判?

杨立新:有一个“侵权结果发生地”。

主持人:结果遍及五大洲。

杨立新:起码我在内地,我受害了,所以中国法律可以管啊。

主持人:那谁是起诉方?

杨立新:这就要看谁是真正的原告,要有资格。比如现在我是美国的未成年子女的家长,按我的讲法来说我就可以起诉,我是受害人,我子女是受害人,因为我的父母子女关系受到损害了,这就没有问题了。

杨立新:现在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们没有公益诉讼的制度。

主持人:能不能跟大家解释一下?

杨立新:如果有公益诉讼的话,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起诉这个网站,比如现在国内有一个网站大量传播,我作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代表公共利益来起诉这个网站,要求政府或法院对他制裁,这也可以啊。

主持人:二位对此有什么看法?谁有资格成为原告?

朱巍:现在在网上已经公布了,听说是阿娇啊,已经要起诉了嘛。

主持人:当第一次公布她就号称要起诉,说那是假的。

主持人:她现在应该是比较低调地在处理这个事情。

朱巍:我听说好象是跟陈冠希侵犯隐私权有一定关系,好象说又要起诉奇拿,赔的钱很多,影响她拍广告了,很多公司把她代言人的身份拿掉了,一个公司代言人就是几千万。

主持人:很多网友在问另外一个事情,去年的一个新闻,华南虎,周正龙的事儿,刚才您谈到谁有资格做原告的事情,把它谈开,网友们想知道,华南虎这个事情现在算不算也是一个法律上的困境?

杨立新:华南虎这个主要是造假啊,原来我当过法官,当过检察官,我有一点点侦查的经验,依我看,平疆(音)这个不好辨别,因为是真老虎,我看这个造假的可能性比较小,但陕西那个照片一看就是假的,老虎怎么这么温柔?它身上怎么盖了这么些特殊的树叶,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假的。

杨立新:明显是假的,到现在也完不成鉴定任务,比较不容易鉴别真假的一下就甄别出来了。

主持人:我们暂时还是在困境之中。还有人问,这次明星受害者的身份,明星本人也应该负责,最近也经常发生明星手机丢失、密码被盗的事儿,特别多,在现在这个隐私越来越多托福于手机、电脑、网络的时代里,想问问三位有没有一些建议给名人明星,怎么样更好地保护自己?

杨立新:其实不仅仅是名人,所有的人都涉及到这样的问题,都需要保护好自己的隐私,你看我们现在的社会,一方面特别强调隐私权的保护,另外一个方面隐私权最容易受到侵害。就像我们这两天谈分钟传媒掌握了两亿人的电话号码,那你说这不是侵权吗?那是严重的侵权,电话手机号码本来是我们自己的隐私,但现在各处都可以搞到你的手机。

主持人:对,经常收到垃圾短信,都不知道哪儿飞来的。

杨立新:现在我们说名人的电话号码你想要我可以卖给你,现在普通人的电话号码也被公布了。隐私是最容易受到侵害的,提出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对隐私给予更好的保护,现在立法上对于隐私的保护真的不够,现在我们能够找到的法律依据,第一,2001年3月10号最高人民法院规定隐私利益受到损害可以追诉侵犯隐私权,妇女权益保护法规定了,妇女享有隐私权,我们男人没有啊。现在没有一个法律可以保证中国公民享有隐私权。

杨立新:因为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民法通则没有隐私权,现在最新修订的法律妇女权益保护法,妇女有了,但我们推论,妇女有了,男人也应该有,所以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说明我们的隐私权保护还是有欠缺,需要国家和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对隐私权给予更好的保护,特别是在现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什么情况都容易丢失,什么情况都容易被刺探,所以应该更好地保护隐私权。

朱巍:这两天在民生法律网做了一个调查,也是跟那有点关系,响一声电话,现在经常有电话响一两声就够了,开始还上当,什么香港六合彩什么的,真要有什么事情,尤其等电话的话肯定会回过去的,这在网上调查有人认为是侵犯生活安宁权,有人认为是侵犯隐私权,有的人认为是欺诈,还有不到1%的人认为不构成任何侵权,我觉得这1%可能就是打电话的人。

朱巍:我的号码,说句实话不知道怎么被他们搞到了,尤其在像网易这样很多的大型网站上要注册用户名必须要输入相关正确的信息,我有时候想输入一个假的都很厉害,输入不进去,怎么保护啊?我就是特别特别相信,尤其像网易这样的大公司不可能把我的真实资料公布出去所以才注册。

吴春岐:这个问题实际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难题,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社会、网络社会,人的信息是很容易被泄露出去的。我们生活在一个透明的世界里,你所有的信息,个人资料,包括医学上很多信息,都容易被泄露出去,像刚才杨老师讲的,一方面我们的立法在这方面还不够,下一次马上要制定的侵权行为法,隐私权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但最主要的,法律上即使有规定,我觉得个人的保护意识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说不要丢失,但有时候被偷了,丢失了是难免的,但一旦被侵犯,自己一定要拿起法律武器用法律保护自己。

主持人:说到这儿我插一句,我想问二位,如果你们收到垃圾短信,香港六合彩这样的垃圾短信,你们曾经尝过保护自己吗?

段文 本文来源:网易嘉宾访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因举报被劝退"学生:不是第一次举报 愿做出头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