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滚动新闻 > 正文

2007中国艺术盘点;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图

2007-12-26 08:48:24 来源: 南方日报(广州)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07年是中国经济高涨、空前繁盛的一年,这一年,文学、艺术、出版,相比于房价、股价、涨价来说,似乎不是热点所在。但是,无数在这一领域“奋斗”的文学艺术家、出版家们从未甘于寂寞,以他们的一支妙笔,充分地展示这个时代和社会,在眼球经济时代中制造着各种话题和论争,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年关将至,似乎有必要把这一年来的盛事做个盘点备忘。

  现在,就让我们把幕拉开吧!

  策划特刊导读

  当代艺术市场的天价是否已登峰造极,夹杂多少泡沫?是否会破灭?中国当代艺术在冷静的回眸中,在思考和审视自己的本位,学会清理自己的历史问题。

  这一年,文坛风波连连,各路人马,吵吵嚷嚷。有的是过眼云烟,有的将青史留名……我们用反义词的形式,把文坛纷争来个年终总结,以供读者选择。

  是精品,还是垃圾?另类读史、名嘴出书、悬疑励志……这一年的书坛,热闹的都是些速朽的,书如过眼云烟,很多不读也罢。

  “我认为中国艺术家除了没有钱,没有大工作室,什么都有,而且什么都是最好的。”在11月开幕的尤伦斯艺术中心文献展厅,艺术家顾德新在1989年8月说的这句话被单独印在一大面墙上。

  20年后,面对当代艺术的火爆蹿红,在许多人心里,这句话被篡改成“中国艺术家除了有钱,有大工作室,什么都没有。”

  正如,理性复萌使人类从混沌未开的蒙昧时代走来。中国当代艺术像一个夹杂着泡沫的气泡,短时间被“吹”得又滚又圆,却一直没有提供出“顺理成章”的合理注解。直到2007年,中国艺术界在持续的喧哗与骚动中,寻找理性复萌:一边有人将气泡吹得更大,市场上天价纪录不断被刷新;另一边许多人大胆地刺破这个泡沫,陈丹青、吴冠中尖刻地“离去”,而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的“星星画会回顾展”、“85新潮”展,通过回溯当代艺术的最原点,呼唤一种理性思考:中国当代艺术是否已走得太远?

  100多年前,最早研究艺术现代性的理论家、现代诗歌之父波德莱尔有一句名言——“你无权藐视现在”。当越来越多的人试图为中国当代艺术的火爆寻找合理注解时,2007年是值得记住的一年:在反思和回望中获得理性复萌,中国的当代艺术可以更自信。

  
冲撞中搅动

  陈丹青的退与进

  “这些不过是有钱人玩的把戏。”

  “我不想再玩下去了。”

  2007年初,清华大学教授陈丹青宣布正式辞职,黯然离开清华园。谈吐温文尔雅的陈丹青,其实总是双目圆睁。“人文艺术学科的外语考试、政治考试,严重阻碍并扭曲艺术教育的品质与性质”;“人的才气、性情、素质,统统变成了表格数字”……

  2月份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了最后一篇文章《收摊的话》,宣布当日停掉2005年年底开的博客。“收摊”前,他告诫青年:“网络、博客近年火,实在是大家无聊。顶好的去处,还是书店。”

  2007年的陈丹青没有“平静地离开”,一边留下几句诤言,一边成为公众视野里最火的“明星艺术家”。

  4月,在《退步集续编》出版签售上,陈丹青笑称自己“真的太公共化了”,“野心还是在画画上”。8月,面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频出天价的火爆局面,陈丹青说“艺术拍卖市场的繁荣与艺术的繁荣是两码事”。

《国学研究院》 资料图片

  12月初,他的油画《国学研究院》以1200万元落槌,跻身“千万元级”画家行列。5天后,《牧羊人》拍出3200万元天价。从热点话题人物到热点天价艺术家,对于中国当代艺术top至尊的桂冠,陈丹青一笑置之:“这些不过是有钱人玩的把戏。”

《牧羊人》 资料图片

   吴冠中冲撞美协

  “别再养一群不下蛋的鸡;美协权力太大,制约画家创作。”

  年初,吴冠中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提出“取消画院,取消美协”,“美协是个衙门,文联也是这样。谁都来管文艺,结果文艺上不去!”7月,吴先生在《文汇报》发表《奖与养》一文,对国内的美协等艺术家协会提出质疑。吴冠中屡屡抨击协会以钱养人,大胆提出“别再养一群不下蛋的鸡;美协权力太大,制约画家创作”。

  吴冠中一语激起千层浪,引发众多口水仗。中国国家画院院长龙瑞,一提起吴冠中“取消画院”的说法,立刻发火:“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然而,社会各界也开始对“中国特色”的美协制度、作协制度展开莫衷一是的大讨论。

  然而仅一个月的喧哗争吵过后,8月,“80后”作家郭敬明、张悦然、蒋峰、李傻傻加入中国作协,吴冠中“顶撞”美协的事件以不了了之的结局告终。

  面对中国当代人文艺术的种种“进步”,陈丹青写出《退步集》。而吴冠中更是一派桀骜不驯,频频喊出“我对美术教育很失望”等狂狷话语,被誉为2007年的“吴冠中现象”。2007年,陈丹青和吴冠中的出现,让许多人开始更多地对“中国特色”的文艺家协会制度、文艺招生制度展开广泛反思与追问。2007年,陈丹青和吴冠中的身上凝聚着百般缩影,令人们更清楚地看到中国当代人文艺术的种种焦灼与困顿、茂盛与迟疑……

   震惊中反思

  蔡国强爆出天价王

  除了冒出几个天价“泡泡”外,艺术市场仍处于“崩盘”与“调整”的边缘。

《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 资料图片

  11月25日,香港佳士得秋拍,蔡国强的作品《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以7424.7万港元成交,一举将当代艺术标王“F4”抛在身后,刷新了全球艺术品市场中成交价格最高的中国当代艺术品纪录。

  应当说,从2005年秋开始,国内艺术市场一直处于持续的盘整期。除了当代艺术冒出几个天价“泡泡”外,艺术市场仍处于“崩盘”与“调整”的边缘。股票、基金投资的空前高涨,似乎让人们一时淡忘了艺术品投资市场。2007年下半年,随着股票、楼市的震荡调整,投资市场上的“热钱”开始回潮,无疑给徘徊已久的艺术市场打了“强心针”。

  
《木槿》 资料图片

  4月,徐悲鸿的《放下你的鞭子》以7200万元港币成交,创下中国油画的世界拍卖新纪录;5月,陈逸飞的《黄河颂》拍出4032万元天价;10月,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F4”之一的岳敏君画作《处决》,以4478万元人民币的高价,锋芒盖过同场拍卖的英美当代艺术家;10月13日,伦敦菲利浦斯拍卖行推出曾梵志的4件早期作品,其中的《协和医院》三联画中的第二幅以4116万元夺得全场头魁;11月30日,吴冠中油画《木槿》以3500万元天价在北京保利秋拍中落槌……

  在一连串惊人的数字背后,有人解读出中国当代艺术家与20世纪现代大师的分庭抗礼。新锐一代的蔡国强以7424万元超过老一辈现代大师徐悲鸿的7200万元,天价对撞的背后,是一个感叹号还是问号?是否隐藏着当代艺术即将全面主流化的征兆。而当事人如蔡国强等,对此却并不乐观:“如果你注意到与这个市场热度相比,世界上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很冷淡,你就不会因为高价而得意。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20世纪世界艺术回顾展览上,中国的作品少得与它的市场价格完全不成比例……说明高价并不意味着艺术成就。”

  
  艾未未《童话》的欧洲之旅

  是满足外国人对中国“奇观心理”的渴求,还是真正地融入世界艺术舞台?

  6月份,中国著名诗人艾青之子、著名当代艺术家艾未未的《童话》,成为德国卡塞尔文献展风头最劲的“作品”。从年初开始,艾未未在博客上招募了1001个中国人,筹资3000万元,将他们空降德国小城卡塞尔,报名者中不乏地产大鳄潘石屹这样的富商。而这1001个中国人一边到德国卡塞尔看展览,一边也充当了《童话》作品的本身。

  1001,被认为是西方童话“一千零一夜”的隐喻,这些中国人散落在格林童话的故乡——德国卡塞尔小城镇的各个角落,活泼地移动,引起了无数德国人的好奇心与观望。“它是对现状的记录……为今天的中国、中国和外界的关系,我们的人群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世界去思考。”艾未未如是说。

  随后,艾未未的行为艺术《童话》因涉嫌抄袭,引发了持续数月的诟病,王朔连连斥责艾未未是“艺术寡头”,斥责他频频以“无赖”作风、“垮掉”的形象示人,以此换取知名度。

  然而艾未未并未由此“打住”,12月传出消息,明年9月开幕的利物浦双年展上,艾未未将“编制”一件大型装置蜘蛛网,罩在泰特利物浦美术馆的外墙面上。艾未未的作品将再度以光怪陆离的面貌,令世界震惊。

  是满足外国人对中国“奇观心理”的渴求,还是真正地融入世界艺术舞台?蔡国强和艾未未:一个是目前的“天价王”纪录保持者、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视觉特效总设计,另一个是最多出现在国际当代艺术舞台的中国艺术家、2008年北京奥运会“鸟巢”(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的中方顾问。他们在越来越大胆的尝试中,留给人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繁盛与虚化的种种遐想和反思。

  陈丹青的《国学研究院》是关注焦点,现场被一买家以1200万元的价格竞得。这件2001年的作品是陈丹青在清华大学任教5年里唯一的大幅作品,画中5人从左至右分别为70年前创办清华国学研究院的赵元任、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吴宓等5位学术大师,同时将16张创作素描稿和2幅油画习作同此画一起作为整体上拍。此前陈丹青曾透露,他认为这些当年的大师的努力在今天看来都是“失败者”,因此这是一幅具有反思意味的作品。(李培)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拖垮你的不是工作,而是低效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