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宣南古城区在拆迁中消逝

2007-12-09 10:02:05 来源: 《瞭望》
0
分享到:
T + -

 北京,宣南的消逝

在中国的文化版图中,宣南是绕不过去的存在。

那里见证了北京城的源远流长,成就了清代士文化的盛极一时。

在过去的3000多年里,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在那一带发生。其间风云变幻,诚如《桃花扇》所记:“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些年来,北京市宣武区在文物保护方面投入了很大的力量,全区文保单位的修缮率达到了52.5%。

2003年至2006年,宣武区完成了先农坛、报国寺、中山会馆、正乙祠等6处文保单位的周边环境整治,拆迁单位18个,腾退、搬迁居民1935户。

整修后的湖广会馆,每晚文戏一台、武戏一台,既保护了文物又创造了效益,成为一处典范。

有着400多年历史的长椿寺,随着447户居民、7家单位的搬迁,恢复了故有风貌。

可是,我们仍会把最为热切的目光,投向宣南最后的砖瓦。

因为,那里有着剪不断的乡愁。

明清时人们街头摆棋布阵的场景雕塑 图片来源:中国广播网

宣南士乡之殇

“我不是为了自己的家,你给足我钱,我走都行,可宣南文化拆没了就太可惜了!”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王军

11月20日上午,北京市宣武区菜市口胡同84号,三位民工爬上了潮州会馆前院的东厢房和倒座房,用铁镐用力向下砸去。

“太可惜了,”一位尚未迁出此院的老人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叹道,“这么好的房子为什么要拆呢?”

潮州会馆现存建筑为清代中后期建造,至今仍保存着两组三进院落,正房面阔五间,宏敞高大,旧式木质屏门、棂条花格清晰可见。

“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时候,这个房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质量多好啊。”那位老人说,“当年潮州进京赶考的举子就住在这里,他们当中还出了不少进士呢,听说还有一对是父子进士。”

一番锹飞镐舞之后,前院那几间房子徒余残垣断壁。会馆东侧,瓦砾堆成了小山,几位包工头模样的人站在“山头”警惕着周围的情况,上前将记者劝出现场。

潮州会馆一带的老城区,在近期相继启动的房地产开发中,正在变为废墟。那里是中国古代士文化的最后结晶——宣南文化的核心区域。

清朝在北京实行“旗民分城居住”。八旗据内城,汉人居外城。在北京宣武门以南的外城地区,逐渐形成了一个以汉族朝官、京官及士子为主要居民的地域,人们称之为宣南。

北京旧时会馆原有四百多座,绝大多数集中在宣南地区。参与编纂《四库全书》的4200多位清代士人,多在会馆住过;进京赶考的学子从全国各地汇聚而来,客居会馆之中;政治家、学者、诗人在这里彼此往来,形成了清代引领学风、主导潮流、开近代改革之先河的宣南文化。

西周的蓟城、唐代的幽州、辽代的南京、金代的中都,也在宣南一带。“宣南地区文化历史积淀非常深厚,全国数一数二,”清史学家戴逸撰文称赞,“宣南到处是文物古迹、名人故居,几乎每一间房都能找到是谁住过的。”

被拆碎的记忆

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六君子血溅菜市口。紧邻刑场的米市胡同北口,至今仍有一处旧棺材铺遗存,让人联想起当年菜市口刑场的腥风血雨。

“拆”字被写在了棺材铺的墙上。由此向南,是康有为领导戊戌变法、起草“公车上书”之“万言书”、创办北京出版的第一种民办报刊《中外纪闻》的所在地——南海会馆,外墙嵌有石碑,上刻“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康有为故居”字样。

2004年12月3日,南海会馆一进院主堂发生火灾,北京市文物局、宣武区人民政府随即发表声明称,受保护的康有为故居为院内北部的七树堂,“发生火情的建筑不属于任何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今年8月,这处戊戌变法的纪念地被公布在北京国信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国信公司)实施的大吉片危改工程的范围之内。

南海会馆以南的米市胡同64号泾县会馆,门道两侧的墙上各有一个“拆”字。这里是五四时期叱咤风云的《每周评论》编辑部旧址。

由陈独秀、胡适先后任主编的这本刊物,高扬新文化运动的大旗。李大钊在此发表《新纪元》社论,提出“打倒全世界资本的阶级”,并与胡适展开问题与主义之争;蔡元培在这里发表文章歌颂“劳工神圣”。

接着南行,关帝庙已是废墟中的“孤岛”,这处格局完整的寺庙,创建于明天启五年(1625年),清末被改为潘祖荫祠。

潘祖荫在光绪年间任工部尚书、户部尚书等职,时值各地水灾频发,他奏请赈灾粮米,捐出自己的养廉金去救济,择地设粥厂,重病之中仍在督导赈务,死后检出他亲手写的告灾、乞赈函件达一千多份。

关帝庙东侧,南横东街131号院内古槐参天,一座庑殿式建筑饰有琉璃彩瓦,周围的房屋几被拆尽。

北京市宣武区建设管理委员会、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1997年编辑出版的《宣南鸿雪图志》载,此处院落为清朝接待朝鲜、琉球、安南、回部四处贡使的会同四译馆。现存前殿、后殿及西跨院数座建筑。

宣武区文化委员会采信有关专家的意见,将这组建筑认定为华严庵。北京市政协常务委员、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灿炽对此提出异议。“这有贬低其价值之嫌,”他对《瞭望》新闻周刊说。

1998年,王灿炽阻止了一次对这组建筑的拆除,他写了一份政协提案:“请立即行动起来,坚决阻止拆除会同馆的行为,请保留下这个北京唯一幸存,具有255年历史的清代国宾馆——南横街会同馆,留给后人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吧!”

从南横东街向北折入前兵马街,一堆瓦砾之中,四处拆下来的木料被归拢到一处,堆成了小山,边上置一磅秤,木料论斤而售。

一笔交易刚刚完成,正在装运的卡车,货厢被堆成了另一座小山。

接着北行,路东的湘阴会馆徒余残房数间;中兵马街南口,三进院的观音庵仅有后殿残存;平坦胡同之内,京剧“后四大须生”奚啸伯的故居被拆除一空;后兵马街北侧,京剧“四小名旦”张君秋的故居被夷为了平地。

旧时保安寺街多有文人雅事流传。清初大诗人施愚山常到此访友,留下“蹋月夜敲门,贻诗朝满扇”的诗句。这条街上,明正统年赐额的保安寺现有山门留存;湘潭会馆、关中会馆屋宇高大,格局完整;玉皇庙尚有院落和老屋可寻。

眼下,保安寺街被写满了“拆”字。街道北侧,京剧“前四大须生”高庆奎的故居,外墙已被拆破,那上面的“拆”字就有四个。

下一页:“这样的书空前绝后了”

“到本世纪初,北京的会馆约留下200处,在这之前,约200处被拆掉;到2007年,又有约100处被拆掉,现在约不足100处了。”

吉陆 本文来源:《瞭望》 作者:王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2本世界畅销书,人生80%答案都在里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