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虐恋是快感和痛感并存的性行为

2007-11-20 01:31:17 来源: 成都晚报
0
分享到:
T + -

成都晚报11月20日报道  尽管现代社会中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公开谈性仍然需要勇气,11月16日—17日,全国两大著名性学专家李银河、马晓年齐聚成都,参加“2007中国成都首届人口与生殖健康文化节”专家论坛,相比其他城市,成都人对这一领域的包容度超出他们预料,本报记者就两位专家所从事的研究领域进行了独家专访,且听他们畅所欲言内心的不解、困惑和矛盾……

李银河:对性需要勇气更需要包容

无奈

不要求所有人都接受虐恋

成都晚报:您博客上最新一篇文章是对最近上映的某部颇具争议的电影中被删掉部分内容的质疑,其中提到一部分人因对片中的虐恋场景有误解,您认为是什么让一些人产生了误解?说明这一领域面对着怎样的尴尬?

李银河:我看到一些网友留言说他们看了该电影的全版,删剪内容是否确切我没有考证过。不过觉得其中有几种情节的描写有虐恋色彩。比如他撕了她的衣服,用皮带抽打,男主角从后面将女主角眼睛蒙上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典型的虐恋方式。

国外关于淫秽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看对性的描绘是不是为情节所必需。只要所描绘的性是情节发展所必需的,那就属于艺术的范畴,而不是淫秽的范畴。我不明白这部电影的这个情节为什么非删不可呢?虽然断臂维纳斯还是维纳斯,但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砍掉她的手臂呢?我想是大家对这一领域的误解吧。

从性心理角度讲,虐恋是将快感和痛感联系在一起的性行为方式,而太多人将虐恋误解为家庭性暴力,男人在欺负女人,简单地理解成灰暗的东西。其实这也是一种爱的表示,有性游戏的成分。由于不能理解,有些人就认为不能宣扬和引伸出她爱上这么一个坏男人,还要为坏男人背叛家庭。这都是因为误解而作出的错误判断。从国外的调查来看,“性咬”发生比例相当高,一点不足为怪。当然,我们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喜欢虐恋,对性有精细的品位,也有粗放的品位。

成都晚报:您在博客《为什么一定要砍掉维纳斯的手臂》一文中指出人们的第二错误判断是:“中国的成年人没有国外成年人那样的需求,他们不喜欢看成年人的性影像。”那中国人性心理的现状是什么?

李银河:我们认为全世界的人都差不多,只是在性别上有区别。在所有调查中,这方面女性需求占40%,青壮年的需求要大些。实际上,中国人这样的欲望是存在的,不能说就比国外少。

成都晚报:您认为造成人们只接受谈论一般最常见性方式的根源在哪里?

李银河:宋明以来就开始了反性、禁欲,发展到后来成为一种潮流文化愈演愈烈,认为性是可耻的、有罪的,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曾经一位国外朋友发问:“中国人怎么看性?”对方回答:“我们不喜欢性。”国外朋友奇怪了:“那怎么生出这么多小孩?”对方答不出来了。之前我们长期停留在既要生育又反性的机械状态。大家谈性色变,欲望却非常扭曲和压抑,最近二三十年,有了变化,人们开始讨论什么是我们的性权利了,这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郁闷

那件正常的事被说成不正常

成都晚报:您的常识一定会与大众的惯性常识激烈相撞,双方一定会伤痕累累。能谈谈前段时间的封博事件吗?后来又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开博的?

李银河:我将博客的评论发表区关闭是2006年七夕中国情人节,在南京的一次讲座引发的。讲座上我对一夜情、婚外性、同性恋、乱伦等一一作了解答,实际上整个现场气氛是很融洽的,只有一个老人有些异议地站起来说:“现在年轻小姑娘不要太随便!”根本没有“惹众怒”。讲座结束,让我签名的人挤得电梯门都关不上,这叫什么“惹众怒”?但某报说成我在南京“惹众怒”,到场的人可以作证,这根本就是歪曲事实。这篇题为《李银河憧憬“多边恋” 前卫性观念南京惹众怒》的报道经网站转载后,那件正常的事被说成了不正常。人们在不了解真实情形下说什么的都有,甚至是谩骂。我便觉得以后就不需要说什么话了。重新开通博客评论区是最近的事,我发现还有不少人是支持和鼓励我的,不能将这些朋友和那些素质低下的人混为一谈,这样对他们太不公平,考虑到这点我鼓足勇气开通了。

成都晚报:许多媒体认为您超前,前卫性观念依然受“主流社会”断然拒斥,至少接受起来无比困难、羞愧难当。您认为您的观念超前吗?会造成误导吗?

李银河:我没觉得有多么超前。同性恋、一夜情、多边恋等是客观存在的事,我只是在告诉大家有这个权利,我并没有提倡大家一定要这么去做。我递交了同性婚姻提案,我就喜欢同性恋?难道我研究犯罪,我就喜欢犯罪就会犯罪吗?到底谁在误导?很多场合我都强调过同性恋、一夜情、多边恋的弊端,但极少被媒体提及,那是因为这样的提法很正常,没炒作点,提升不了他们的点击率。

希望

如有机会想来成都做调查

成都晚报:您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曾受到过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李银河:其实最大阻碍有时来自出版方面,关于同性恋的书最早是在香港出版的。到现在为止,出版这方面的禁区很多,有一本关于青少年网恋调查的书,对青少年的恋爱、性问题有非常权威的调查和描述,但出版部门怕青少年“学坏”,一直没有审核通过,这些是让我最为不解的,我觉得公众面对“性”除了勇气还需要包容。

成都晚报:性心理的调查、研究对您的个人生活会有什么影响?

李银河:给我最大的启示是“多样化”,在我的调查中,没有遇到任何一对或两对的性心理是相同的,这非常有趣。

成都晚报:能谈谈学术研究之外,现实生活中您会保持哪种状态?

李银河:我觉得这并不重要,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

成都晚报:您对成都人的性心理了解多少?

李银河:我所做的调查都以北京为主,因此我没有对成都人进行过性调查。没有调查就难有发言权。不过从性文化节讲座的情况来看,我觉得大家挺热切的吧,对于了解性教育、性知识的期待挺强烈。一些听众所提问题的水平也很高,比如“社会文化规范对性的影响”。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希望将调查做到成都来。

○李银河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家庭与性别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社会学所学术委员会委员。1988年毕业于美国匹兹堡大学,获博士学位。主要研究领域:妇女社会学、家庭社会学、性别研究、性社会学。她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已故著名作家王小波的妻子。

○印象

她是当今中国最著名的性学家之一,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她的许多讲座和言论备受争议,甚至有些媒体把她当做娱乐人物在炒作,而不是把她作为严肃的学者来对待。

见到李银河博士是在这届“性文化节”专家讲座上,她向成都公众讲解的题目是:《性的中西对比》。她衣着朴素,谈吐举止温和,散发着中年女性的知性和魅力,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个高高在上擅长唇枪舌剑的人。因为李银河博士的时间安排非常紧张,我们之前预约的专访时间只有15分钟。然而,随着双方话题的深入,采访时间超时了半个小时,但李银河博士并没有打断和中止采访,对话气氛轻松平和,超出记者先前的想象。

马晓年:

谈“性”不得不谈“心”

替男性担忧:性焦虑是心理原因

马教授提及生殖健康的误区时说,其实大多所谓的“病”都是心理问题。他说,有一对博士,女的嫌男的一个月一次太少,希望一周一次,男的却说:做一次我一个月都缓不过气来,要是一个星期一次,我这个博士还做不做啊?实际上,这位男博士人高马大,各种检查都没有问题,所谓的“缓不过气来”应该就是心理问题。

他认为男性性焦虑,有两个原因:一是身体确实有病,如性腺功能低下,生殖器官未发育起来,或是严重疾病影响;二是纯粹观念上的,目前男性最大的焦虑就是肾亏,而肾亏很多都是心理问题。根据国际定义来说,肾亏是文化特定性障碍,也就是在某种文化下发现的某种疾病,肾亏只发生在东方文化,如中国、印度。东方文化对性有偏见,如认为性有损健康,实际上性交、自慰都是正常的。有时观念上的错误转变成心理压力,从而导致严重焦虑,并引起植物性功能紊乱,即所谓的肾亏。

为女性无奈:恐性束缚生活和谐

他说:“男科知识在伟哥发明后,慢慢普及开来。男性遇到性问题找医生看病很容易,医生也不会太排斥或者是看不起,80多岁的男性去医院治疗阳痿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对于女性来说,很多妇产科医生没有受过性医学教育,而且社会对于女性看性病在观念上比较排斥。”他提到一个例子,曾有一位40多岁的妇女来看病,说自己一直没有高潮,医生虽然当面不说什么,却在背后议论纷纷:“老流氓,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想这个。”马教授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说:“我们暂且不说这位医生,但是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女性在性心理上的束缚。”

马教授认为,性生活不成功的原因首先是观念造成的,如错误地认为性很脏,碰到就要得病;或是太紧张从而导致操作焦虑;或是曾经受过心理创伤;或是确实双方感情变淡漠了等等。

桃花与剑 本文来源:成都晚报 作者:刘静 傅艳 龚雪燕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