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新闻 > 正文

英格兰与苏格兰的三百年之痒:分家呼声越来越响

2007-11-15 09:04:56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中国新闻周刊06年12月14日报道 大不列颠联合王国善于妥协的政治习俗,让其保留了君主制度和共主邦联制度,同时也埋下各种隐患。近期的英国政治迹象表明,从威廉·华莱士时代开始的苏格兰民族独立运动越来越活跃,并成为英国内政的一个巨大的影响因素。

苏格兰民族党领袖向支持者保证,如果该党在明年5月举行的新一届苏格兰议会中成为苏格兰第一大党,他们将提出苏格兰独立议案,并举行全民公决。9月份以来的多项民意调查都显示,至少一半苏格兰人支持这一议案。这意味着,1707年苏格兰和英格兰组成的联合王国有了“离婚”的意愿,这是大不列颠的三百年之痒。

苏格兰“嫁给”了英格兰

无论从种族和历史上说,苏格兰和英格兰都不是一回事。苏格兰人的祖先和爱尔兰人一样是凯尔特人,说的是来自凯尔特文明的古老语言,这种语言至今在苏格兰仍是官方语言。公元843年,苏格兰地区的一个国王完成了各个苏格兰部落的统一大业,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苏格兰王国。而那个时候,盎格鲁·撒克逊人还在不列颠岛的南部地区打野猪。

说到苏格兰与英格兰的结合,要追溯到1603年。当时英伦半岛正因为追随新教而与天主教廷决裂。接受新教信仰的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因为担心继承人的问题引起宫廷斗争,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丈夫,终身未嫁。临死前她将王位传给年幼的詹姆斯。詹姆斯的母亲玛丽是名义上的苏格兰女王,她不愿意为了讨好伊丽莎白而放弃天主教信仰,随后由于卷入了刺杀伊丽莎白一世的阴谋而被处死。这样,年幼的詹姆斯同时成为苏格兰和英格兰两个国家共同的国王。苏格兰称其为詹姆斯六世,英格兰则称其为詹姆斯一世。苏格兰和英格兰两个王国合并成为共主邦联。但是,苏格兰依然保留自己的议会、司法系统与政府。对于欧洲大陆来说,苏格兰和英格兰依然是两个国家。

在詹姆斯一世时代,因为他而统一的英伦三岛实际上并不存在统一的社会条件,英格兰、苏格兰与爱尔兰处于族群、文化与宗教的高度分裂与对立之下:苏格兰的贵族长老议会与英格兰国会为了彼此的政治优越冲突不断,都试图支配对方并改变对方之政体国体;而爱尔兰对罗马天主教庭的高度虔诚也使其与英格兰主流的国教会、新教思想水火不容。这些内部矛盾在詹姆斯一世之子查理时期以血腥的内战(清教徒革命)作了最糟糕的结清。所以,尽管在1606、1667和1689年英联邦议会都曾提出正式合并法案,但都没有获得成功。

但是在18世纪一开始,形势发生了转机。1700年,安妮女王最后一个孩子夭折。这意味着,一旦安妮女王驾崩,苏格兰和英格兰王国就没有了共同的元首,两个国家的联姻将告吹。不过,此时苏格兰在巴拿马的殖民计划彻底失败导致国库亏空,英格兰王国又卡着苏格兰对外贸易的脖子;而英格兰担心已经新教化的苏格兰选一个天主教国王,成为欧洲大陆天主教势力的前沿阵地。要知道,爱尔兰对教皇的无比忠诚已经让英格兰贵族心惊肉跳了。与此同时,苏格兰的新教贵族们对处死过300多新教教徒的血腥玛丽女王也记忆犹新。

于是,两国的贵族们决心维护这场婚事。从1701年起,双方连续签订了若干协议,并最终于1707年完成了婚礼。当年5月1日,联合法案通过,苏格兰正式与英格兰合并为一个国家,成为大不列颠王国,而原本的苏格兰议会已于3月26日解散,和英格兰议会合并为单一的大不列颠议会。苏格兰地区的管理工作全都移交到位于伦敦的单一国会来执行,而苏格兰地区的权益则透过国会里部分席次由苏格兰人担当来保证。

从此,800多年的苏格兰王国和苏格兰民族独立英雄威廉·华莱士的故事成为了“上一代人”的传说。

事实上,如果合并当初,苏格兰举行全民公决的话,这个婚礼就办不成了。当时的苏格兰议会收到了许多反对合并的请愿书,到处都是抗议游行。当时留下的文献显示,差不多四分之三的国民不支持合并。就在合并仪式签字的当天,有人跑到爱丁堡圣伊莱斯大教堂敲钟,钟声的调子是一首苏格兰歌曲“为什么在婚礼这天我如此难过。”

但是,合并以后苏格兰在1730年到1800年之间迎来了自己的辉煌时代。这个时代的苏格兰养育了哲学家休谟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由于苏格兰和法国在地理位置和宗教上的关系,法国的启蒙运动思潮最先从苏格兰传入了英伦半岛。伏尔泰说过,英格兰的启蒙思想都来自苏格兰。

英国20世纪著名的历史学者波拉德曾在其著作《英格兰史》中提到,英国真正意义上的对外扩张全是在苏格兰和英格兰合并之后进行的。这是攘外必先安内的典型。

可见,苏格兰和英格兰的结合虽然不情不愿,但结果是家族兴旺儿孙满堂。

苏格兰议会的复活

现代苏格兰民族独立运动始于20世纪20年代。1921年,苏格兰国家联盟在伦敦成立。到1928年,苏格兰民族党成立,其创始人麦克迪儿米德是一位用苏格兰语写作的诗人。但是第二次大战的爆发使这一分裂活动成为泡影。

直到20世纪60年代后期发现北海油田后,苏格兰人才真正有了底气,而且越是靠近北海的苏格兰人底气也越足,对传统文化的保持也越在意。在全球闹能源危机的年代,苏格兰民族党的议员高喊“这是苏格兰的石油”,得到了苏格兰人的同情与支持。因为全世界所有产油区的老百姓都相信一个道理——石油利润都被“外国佬”抢走了。

在1974年,主张苏格兰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破天荒地在英国国会拿到7个席位。该党在当年的另一次大选中再次获得11个席位。当时,英国工党为了吸引苏格兰的选票,策划推动了苏格兰恢复地区议会的全民公决,结果惨败。随后,反对苏格兰独立的铁女人玛格丽特·撒切尔上台执政,苏格兰独立运动受挫。

在80年代,撒切尔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提出一个妥协方案,即允许苏格兰拥有地区议会,但是中央政府保留取消该议会的权力。这一方案遭到苏格兰民族党极端独立分子反对,但是被大多数苏格兰地区的政党接受。在1997年,英国就苏格兰地区议会议案举行全民公决,75%的投票者接受妥协方案。次年,英国政府公布了苏格兰法案,确定恢复消失了接近三百年的苏格兰议会。新的苏格兰议会拥有大部分内部事务的治理权,议会新址选择在苏格兰首府、也是过去苏格兰王国的首都——爱丁堡市区内的圣林区。同时,苏格兰还允许通行苏格兰英镑。

苏格兰的国家元首是现任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她是苏格兰王詹姆斯六世(1603年之后改称詹姆斯一世)的直系后裔,对于苏格兰王权的正统性勿庸置疑。

然而,关于伊丽莎白女王的头衔,部分苏格兰人的解读却与英格兰人有所出入,其原因在于伊丽莎白一世女王在位时,英格兰与苏格兰尚未结合成一个国家,因此对于苏格兰人而言,现任的女王是他们的第一个伊丽莎白女王,因此应该以“一世”称呼而非“二世”。关于这称谓的争议苏格兰法庭已经做出正式判决,要求统一使用“伊丽莎白二世”的称呼。

苏格兰法案得到支持的原因在于,尽管苏格兰人普遍同情独立,但其中有大量非苏格兰裔的新移民,他们并非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对于建立完全独立的民族国家没有兴趣。同时,苏格兰的学者也承认,苏格兰民族的文化传统在苏格兰地区已经非常衰弱。1991年的一项统计表明,在苏格兰使用苏格兰传统语言——盖尔语的不足66000人,仅占苏格兰人口的1.35%。因此,尽管早期苏格兰的民族精英期望通过独立来恢复苏格兰民族认同感和传统文化,现实效果却并不如意。

英格兰与苏格兰闹分家?

11月26日,英国《星期日电讯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许多英国人认为,英国应该分裂,英格兰和苏格兰应成为两个独立的国家。

调查显示,不光是过半数的苏格兰人(52%)支持苏格兰完全独立,而更多的英格兰人(59%)也希望苏格兰走开。60%的英格兰选民抱怨苏格兰人均占有的公共开支过高。

不仅希望与苏格兰说再见,48%的英格兰人甚至希望与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分家,完全独立。

对此,英国首相布莱尔最可能的接班人、财政大臣布朗11月25日在工党苏格兰会议上发表讲话,要求捍卫国家的统一。他表示:“我们应该永远不让民族主义分子欺骗人民相信能够分裂联合王国。看看我们之间的家庭纽带、经济联系、共享的价值观,人们就会明白:合则强,分则弱。”

英国保守党领导人卡梅伦也表示,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的联合对大家都有利,“我们在一起比我们分开更为强大。”

英国自由民主党领导人坎贝尔呼吁对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议员在英国议会的权利进行冷静理性的辩论,避免做出草率的决定。

《纵横》国别研究的英国研究员曾飙表示,关于苏格兰独立的民意调查结果对出身自苏格兰的财政大臣布朗很不利。长期以来,他一直被视为布莱尔的头号接班人。曾飙认为,近年来英国政坛正在兴起一股抵制“苏格兰化”的暗流,因为越来越多苏格兰背景的政治家在伦敦占据了权力核心,这让英格兰选民颇有怨言。

但是对于长期主张独立的苏格兰国家党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在2003年5月的苏格兰议会换届选举中,苏格兰工党获得34%的支持,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而苏格兰民族党的支持率不到24%,为第二大党。直到2006年9月,各项媒体调查也还显示,工党的支持率都高于民族党。但是在2006年10月以后,民族党的支持率就一直赶超工党。在11月27日的调查显示表明,民族党的支持率升至34%,而工党跌到了29%。

由于苏格兰另外两个传统党派——苏格兰绿党和苏格兰社会党都已经宣布不参加明年5月份的换届选举,在他们所掌控的选票中,将有相当一部分选票将分散到国家党和工党身上。苏格兰民族党党魁萨尔蒙德已经放出话来,只要明年选举中,民族党获胜,就一定会在上台100天内向苏格兰国会提交苏格兰独立的议案,举行全民公决。这位51岁的经济学家从70年代就开始在英国国会为苏格兰独立奔走,他将可能从一个英国小党的领袖成为“苏格兰国”的新首脑。

那时候,最恨他的人恰恰不是英格兰人,而是另外一个很可能成为下任大不列颠联合王国首相的苏格兰人——布朗。

垠铃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学霸:"穷忙"的勤奋者有多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