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安倍乱”与日本政治多事之秋(图)

2007-09-21 11:20:00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辞职(资料图)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安倍戏剧性的告别,为自己一年的执政生涯画上一个沉重的句号,也将日本政治推入一个变局之中。

  围绕总裁竞选,自民党的派系纷争再次达到高潮。与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理念相似的麻生太郎先声夺人,然而福田康夫的突然出山,打破了麻生的所有优势。各种民意调查显示,以“温和派”著称、重视发展与邻国关系的自民党老将福田康夫在这场竞选中似乎稳操胜券。

  反观日本国内政治,即使首相人选尘埃落定,变数依然无法估量——自民党内部派系矛盾此起彼伏,又缺乏一个像小泉纯一郎般的强势掌舵人。而与此同时,日益强大的在野势力不会放过任何冲击执政地位的机会。

  日本政治是否会重演当年“短命内阁”的宿命,将成为未来最大的看点。

   安倍乱

  执政一年,除了中日关系的破冰,安倍的政绩可谓乏善可陈

  记者/杨中旭(发自日本东京)

  特约撰稿/陈言

  9月1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国会上,以一种慷慨激昂的语气发表了新内阁施政方针演说:“着眼于日本50年和100年后的改变,以及我们永远铭记的传统,我庄严地宣誓:我会全身心地履行首相职责。”

  仅仅两天以后,下午2点,安倍眼含泪水,断断续续地念了另一篇文稿:“我……在这里……宣布辞职,我觉得……局面需要改变,所以,今天……很遗憾地……没有实现(与民主党)党首的会谈,我……已经不能实现自己的诺言……”

  今年7月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惨败,安倍的新旧内阁处在丑闻不断的窘况之中,安倍却在一片“下台”呼声中安之若素。当人们都以为他要死扛到底时,这位53岁的首相却选择了让大多数日本人深感不满的方式“临阵脱逃”。

  日本《朝日新闻》随后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70%的受访者认为,安倍在慷慨激昂地发表施政演说仅两天之后辞职,“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逐步瓦解的安倍圈

  日本政局的复杂,有时真让人看得心惊肉跳。当安倍在国际上大谈日、美、印、澳构成“自由与繁荣之弧”的时候,日本国内的倒阁运动已经悄悄兴起。

  8月中下旬,安倍奔波于印度尼西亚、印度、马来西亚。特别是在印度,安倍反复谈了日、印价值观的一致性,劝印度成为“自由与繁荣之弧”中的一个国家,但印度方面只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而在国内,安倍正面临内忧外患——党内派系纷争,在野势力“逼宫”的呼声不断。为稳住阵脚,安倍在8月27日改造了内阁,但民意对他的支持率依旧在40%左右,并没有多少改善。

  而安倍刚刚改造完内阁,就曝出了农水大臣远藤武彦的金钱丑闻。

  倒阁包围网是从排除安倍的身边人开始的。改造内阁时,安倍最重要的亲信、官房长官盐崎恭久,第一个被清除了出去。之后,负责媒体的首相辅佐官世耕弘成、官房副长官下村博文也先后离开了首相官邸。这些人多年来能力虽然有限,但他们与安倍知根知底,有他们在自己身边,安倍心里就踏实多了。

  “改造内阁以后,首相的心腹被先后清除。能外出搜集信息的人全都没有了,安倍真够可怜的。”自民党议员山本一太说。

  至于党内、行政方面的重要事项的决定,也已经由新任官房长官与谢野馨、干事长麻生太郎作主。“安倍首相最近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发言权。”《朝日新闻》一位熟知日本政治内幕的编委当时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此时,在日本媒体又开始流传:安倍首相在金钱上也不干净。日本《现代周刊》反复调查安倍在其父过世后的遗产继承上的问题时,采访到了“安倍漏税3亿日元”的内幕,文章将在9月15日的杂志上刊出。之前,该杂志给安倍发去了采访到的主要内容,希望安倍在9月12日下午2时以前对内容的真实性做出回复。

  巧合的是,这天下午2时,安倍辞职。

  丑闻,还是丑闻

  安倍辞职次日,日本《朝日新闻》刊出了首相执政一年来内阁支持率的走势图。除了上任初期63%的支持率,以及在成功破冰中日关系之后维持了10天左右,其他的支持率在后来的时间段,基本上呈现一路下滑的趋势。

  回想当初安倍甫上任,日本国民即刻发现,这一内阁简直称得上是“朋友内阁”,其中就包括首相在山口县的同乡松冈利胜。

  《AERO》杂志撰稿人在安倍辞职之后的文章中说,他们早在一年之前,就已通过文章发出警告,松冈存在资金问题,不宜担任内阁大臣。

  两个月后,更多的日本国民在民调中表示,安倍的特点是表述模糊不清,与小泉的风格大相径庭。“明明是要修正小泉执政期间的一些改革路线,却又不敢明说”。日本外务省下属的国际协力机构职员山本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任内,安倍内阁继续延续小泉内阁的经济自由化路线,如削减福利,而这触动了日本民众尤其是中低收入民众的生活。“更多的日本民众原本寄望安倍修正小泉改革路线中的消极部分,安倍本人也说要让阳光照耀到小泉改革的阴影部分,但实际上,安倍没有拿出任何有力的措施。”日本爱知学院大学教授岩城刚对本刊说。

  到了5月28日,原农水相松冈利胜自杀,给了安倍内阁重重一击。7月下旬的参议院选举惨败,在舆论看来,实际上表明了民众对内阁的不信任,安倍继续执政的民意基础已经彻底坍塌。

  安倍在8月27日重组内阁,包括自民党最大派系领导人町村信孝等5位重量级人物重返内阁,又被媒体解读为安倍用人毫无原则——第一任内阁是朋友和同乡,而现在则是这个“跛脚首相”根本无法驾驭的各派大佬。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日本爱知大学客座教授冯昭奎也对本刊说,安倍对外政策的成功之处只有中日关系回暖。在内政中,除了一个接一个的丑闻,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全无岸氏DNA

  根据安倍的辞职声明,《反恐怖特别行动法》难以在国会通过,是他辞职的一个动因。

  9月初,安倍在澳大利亚APEC峰会上与美国总统布什会晤时表示,日本政府支持美国军队在海湾以及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日本自卫队将继续为美军提供石油补给。他将全力促使维系这一方针的《反恐怖特别行动法》11月到期之后,在国会获得延长期限,并愿意为此“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

  在宣布辞职之时,双目含泪的安倍表示,希望新首相能够说服民主党,将《反恐特别法》期限延长。

  提前出版的日本航空杂志《AERO》在封面文章《安倍下台》中,专门将安倍和他最崇拜的外祖父、日本前首相岸信介做了一番对比。文中说,安倍曾经多次表示,身上遗留了许多外祖父的DNA,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文章甚至用一个严厉的标题给安倍定性:“全无岸氏DNA!”

  《AERO》的封面文章回顾了1960年《日美安保条约》签订之时民怨沸腾的局面,并刊登了一张33万人围攻首相官邸的老照片。当时,岸信介考虑到大多数日本国民并未意识到《日美安保条约》对日本的重大意义,他通过己身的政治影响,在国会强行通过了这一条约。而条约通过之后,失去民意基础的岸信介随即请辞。

  世事轮回。半个世纪之后,当岸氏的外孙碰到几乎相同的局面时,尽管口中声称要“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实际上,却选择了临阵脱逃。

  或许还是安倍晋三的母亲更了解自己的次子。这位岸信介的女儿洋子曾经在父亲最艰难的时候告诉父亲:“迟早有一天,日本国民会认识到《日美安保条约》的重要性。”

  洋子曾说,“晋三的政策像外祖父,性格像父亲。”

  安倍晋三3岁的时候,父亲安倍晋太郎怀疑他做了错事而大声呵斥儿子。父子对视了一小时,最后以父亲退却而告终。后来,安倍晋太郎官至日本外相,但两次竞选自民党总裁失败,心情郁郁,不幸患癌症于1991年去世。

  事实上,安倍从来不是小泉纯一郎式的强势人物,不少自民党大员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加藤一曾说过,安倍只是一个“扶不起来的公子”。前首相森喜朗去年也曾告诉小泉,“安倍还年轻,不如先让福田康夫过渡,待安倍进一步磨砺之后再出任首相。”但小泉考虑到福田与自己保持着相当的距离,诸多政见不一致,执意要推动安倍上台。

  安倍从7月前后开始,体重骤降了5公斤。多次直接采访过安倍的日本记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已经看得出来安倍非常的憔悴,眼泡总是肿着,很少有精神饱满的时候。”

  胃疼、胃涨一直纠缠着安倍,他经常需要在打过点滴之后才出现在公众面前。出访时,更是除了官邸的医生外,特意叫上一名自卫队的军医跟随身旁。

  今年9月上旬,就在安倍被农水相丑闻缠得焦头烂额之时,首相夫人安倍昭惠接受日本一家电视台的访问,在节目中透露,丈夫的肠胃一直不好,饭吃不下,觉睡不香。她曾经劝丈夫:“要不就不干了。”

  处在崩溃边缘的安倍终于被《反恐特别法》这最后一根稻草压倒。在民主党党首小泽一郎拒绝与自己会面之后,安倍最终没有动用自民党在众议院的多数强行通过延长《反恐特别法》期限的议案。除了辞职,他无路可走。

  安倍辞职次日,便因肠炎住院。住院期间,首相夫人的上述访谈才被播出。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国民认为首相不是一个能够顶得住压力的人。

  安倍延长了原定的5天住院时间。至本刊截稿的9月18日,他仍在院中治疗。

  这期间,他始终保持沉默。

  1234

  

   螳螂与黄雀

  麻生太郎咄咄逼人之势,最终遭到福田康夫的阻挡。

  各种民意调查显示,自民党中的“稳健派”元老福田康夫后来居上

  特约撰稿/陈言

  “小泉之后还是小泉。”横滨市立大学矢吹晋名誉教授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的意思是,当初小泉纯一郎卸任后,继任者安倍晋三将小泉时代的“剧场政治”全盘继承了下来。

  如今,“小泉剧场”随着安倍的淡出即将落幕。自民党干事长麻生太郎就成了日本媒体追捧的新星,麻生本人也大有首相之位志在必得的姿态。没想到,党内反麻生的派别很快就抬出了原官房长官福田康夫,局势突发异变,转眼间出现了福田领跑、麻生远远落后的局面。

  9月23日,自民党举行选举——党总裁将成为日本首相。

  麻生螳螂在前

  许多日本媒体报道称,7月29日,参议院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当时的外务大臣麻生太郎乘坐安倍办事处的汽车,避开记者的监视,到达安倍官邸与其进行一次密谈。这次密谈决定,在自民党失利的情况下,安倍继续执政。

  但是,提前出版的10月1日号《文艺春秋》月刊披露内幕说,早在6月4日安倍参加八国峰会前,麻生就与安倍有过一次绝密会谈。通常安倍与别人会谈时,身边会有几个人旁听的,但与麻生会谈时,连安倍的心腹、政务秘书井上义行都没有参加。屋里为麻生准备了他最喜欢的白兰地酒,安倍则是一杯柠檬汁。时间为晚上9时30分。

  据后来麻生透露出来的消息说,那时他已经替安倍考虑了7月29日参议院选举失利的可能,他劝安倍“在任何情况下,也绝不放弃首相职位。”麻生与安倍会谈时,特别喜欢谈他的爷爷吉田茂。在二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吉田当政,他并未取得参议院的半数。“但他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发过怵。”麻生说。

  当媒体、甚至是自民党党内舆论要求安倍辞职时,也每每是麻生出面“劝进”。麻生的忠诚,换来了自民党干事长的职位。如果按权力轻重衡量,首相(即党总裁)排在第一位,第二是官房长官,第三是自民党干事长,第四是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会委员长。

  而麻生从安倍第一届内阁的外务大臣,到改造内阁后成为自民党干事长,前进了好几位,离首相职位仅有半步之遥。

  一年前,小泉纯一郎把首相职位让给了安倍晋三,照此看来,安倍也完全有可能将首相之位拱手相让。如果实现安倍(Abe)与麻生(Aso)的“AA联合”,有干事长的职位在手,加上官房长官与谢野馨身体欠佳,坐上首相宝座,对于麻生来说似乎只是个时间问题。

  麻生惟一担心的是町村派老政治家、原首相森喜朗会出来搅局。曾有几次,森喜郎想到了扶持同派的政治家福田康夫。7月29日,森喜朗与其他两位老牌政治家在东京的一家酒店中密谈时,他们就考虑过在自民党败局已定的情况下,让福田出面收拾残局,然后再换新人主持党政国家。

  于是,“AA联合”把福田当成了最大的敌人。安倍本人在去年的选举中就对福田很不满意,但他好歹封住了福田的嘴,让福田在选举战开战之前就先退却了。麻生则是出于自己的利益,更是把福田看成了眼中钉。两人在福田问题上一拍即合。

  8月5日,森喜朗亲临麻生私邸。谈到重组内阁之时,在其他人选上麻生没有太多异议,只是在森喜朗离开之前说:“有一句话是我必说的,森先生要是推举福田康夫的话,我会动真格地和你们打一仗的。”

  就这样,8月27日安倍内阁改组之时,好几位自民党大员都被吸纳,但福田无缘此次内阁。

  福田黄雀在后

  没想到,安倍改造内阁后,农水大臣旋即出事,让本来就有神经性胃炎的安倍十分难受。

  在9月10日朗读施政演说稿时,“我将继续发挥领导作用”这句话被安倍有意无意地漏念了。演讲结束后,自民党主要干部召开会议时,安倍身边的麻生开了个小玩笑,说:“我爷爷(吉田茂)在国会演讲时,有次一下子有两页稿纸的内容都忘了念了。”麻生原以为大家会笑一笑,让安倍渡过尴尬时刻。但是,会场内一片沉默。

  也正是在这天,安倍将自己准备辞职的心思告诉了麻生。12日上午,安倍还没有对媒体发表辞职演说,麻生在回答日本记者提问时,已经公开说自己知道安倍准备辞职一事。第二天,麻生接替安倍的报道已经占领了所有日本媒体的头版。也正是这个时候,自民党内反麻生的势力开始集结。

  自民党内许多小泉的亲信,在安倍内阁时期没有得到太多的重用。而他们的敌人、反对邮政改革的势力渐渐回到自民党内,让小泉的亲信们感到很不自在。这一派势力认为,麻生在反邮政改革问题上,将会比安倍走得更远。于是,反麻生成了小泉亲信们的一个重要旗帜。

  小泉的追随者曾试图邀请他再度出山,但小泉明确表示无意参选。9月16日下午,一些自民党众议院议员在党总部开会,讨论选举中该支持谁的问题。显然,让小泉纯一郎出来收拾残局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为了不让麻生当政,会上决定支持福田康夫。

  福田已经在14日宣布参加自民党总裁竞选。“在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参加这个竞选的。但现在自民党处在一个特殊的情势。”他还表示,许多自民党成员请求他出山,也是他决定参选的原因之一。

  福田决定参选,就立即成为了麻生的“终结者”。自民党9个派系中,除了麻生自己领导的派别以外,其余8个派系均表示了对福田的支持。麻生当选的可能性基本上被排除掉了。

  福田康夫曾经在森喜朗内阁和小泉内阁中担任官房长官,本来距离首相宝座只有半步之遥,但却“偶然”因为未支付养老金而辞职,此后又在去年党内竞选总裁时临阵退却,让他最后与首相宝座失之交臂。

  虽然曾在小泉内阁中担任要职,但福田始终与小泉保持距离。他比谁都清楚小泉“剧场政治”的缺陷。在这场戏中,要不断地去寻求选民观众的兴奋点,打出鲜明的旗号,持续地博得观众的感动、共鸣,这绝非易事。

  而继承小泉担任剧中主角,如果搞不好,很可能在下一次出场中遭遇喝倒彩。也许,当初福田预见到了这个结局,所以没有像安倍那样高调接过小泉的接力棒。

  此外,政治家的命运往往不是想争就能争得来的。在去年选举之时,安倍气势逼人,大有天下非其莫属的态势,而他又得到了小泉明里暗里的扶持。当时,福田心知肚明,于是选择了以退为进的对策。在自民党内反而赢得“识大体,顾大局”的好名声。

  一年多的等待,今天看来对福田康夫来说非常值得。

  后来者稳操胜券

  9月16日下午4时,在东京都中心的涩谷附近,天上开始不断有直升机飞来,很快就人潮涌动,人们开始在火车站前聚集,倾听可能的新首相人选福田康夫和麻生太郎发表竞选演说。

  “我的故乡在群马县,东京的饮水有很多是从我的故乡引来的。”福田康夫先谈了自己与东京的关系。接着,他谈了自己的政治主张,表示要建立一个安心、安全的社会(有别于安倍的“美好国家”);要保护弱者(有别于小泉安倍的让强者愈强的政策);注重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有别于小泉的与所有亚洲国家在历史问题上对峙的外交)。

  2005年底,福田康夫曾经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在谈及中日关系时,福田曾表示,中日两国应该坦然正视彼此间的差异分歧,这一问题的解决并不简单,需要双方付出更多的努力。

  在这次的竞选演说中,福田沉稳、实际的言谈举止,让会场中近万名听众感受到了他与小泉和安倍的巨大不同。

  而另一名候选人麻生则强调了“国力”。他表示,要建设一个让国民有活力、有安全保障的社会。

  众所周知,麻生特别喜欢漫画,如果在秋叶原演讲,那里的漫画爱好者能回应他雷鸣般的掌声,“在秋叶原,大家会喜欢听我演讲的,但到了永田町(日本政治家聚集的地方),我的话就听者寥寥啦。”麻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地说。

  17日,福田和麻生两人转战到大阪市。福田强调在解决朝鲜问题上,不能只强调压力,“我将最终解决绑架问题。”麻生则继续强调使用压力,压迫朝鲜就范。

  9月17日《朝日新闻》调查结果是,自民党387名议员中,有213人支持福田。而在各个媒体的各种民意调查中,福田康夫的民众支持率也远远领先于麻生太郎。

  1234

  

   日本政治的多事之秋

  “温和派”的登场,使自民党内部矛盾得到缓解,朝野之间尖锐对立的局面也得到一定改观。但在野势力不会轻易放弃“政权轮替”的终极目标,如果其促成众议院提前解散举行大选,日本还将面临新一轮的政界重组

  文/王屏

  安倍以樱花凋零般的速度离开了首相宝座,他带着几分刚毅,也带着几分无奈。人们在震惊之余,也感叹着日本政坛的花开花落。

  安倍辞职,与其说是因反对党“逼宫”,不如说是由于党内各派势力打压所致。自小泉上台,日本政坛便进入“地震多发期”。小泉曾信誓旦旦地要“砸烂派阀”“捣毁自民党”,但2005年众议院大选的结果却是自民党“一党独大”,“森派”(即现在的“町村派”)“一枝独秀”。

  小泉内阁虽然算得上是个长期政府,但像样的政绩无非是通过了“邮政民营化法案”。安倍上台后的政治口号是“摆脱战后体制”,“构建美好国家”。然而,正如小泉的“新保守主义”在亚洲外交上遇到阻力一样,安倍的“新日本主义”在国内和党内也遇到了阻力。

  以2007年参议院选举为契机,“反安倍、非安倍”势力重新集结。尽管安倍以改组内阁、出让权利、放弃部分主张为条件,以求得继续执政的机会,但被严重削弱的安倍势力,外有在野党“逼宫”,内有反对派掣肘,安倍已无法控制局面。

  刚刚第二次起航的“安倍号”只能搁浅。

  安倍遗产:新日本主义

  其实,在小泉政权结束时,就应该是“温和派”出场收拾局面,以调整各派之间的政策差异,纠正小泉内外政策上的偏差。但是,“民族派”的安倍却急于求成地匆忙登场。他虽然也对小泉路线予以纠偏,在亚洲近邻外交上稳住了阵脚。可是,安倍极力推行“价值观外交”,又不可避免地与构筑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发生摩擦。

  安倍是以小泉路线继承人的身份登上首相宝座的,但是,面对“贫富差距拉大”现象,他无法实施继续改革的路线。而且,他的“恢复历史文化传统、走向民族自尊自立”的“新日本主义”国家理念,也与小泉的“新保守主义”拉开了距离。因此,在自民党内部,安倍既得不到旧保守派(吉田路线支持者)的支持,也得不到新保守派(小泉及其追随者)的认可,陷入孤立境地已是不可避免。

  一年前的自民党总裁竞选,实际上就是“温和派”与“民族派”之间的一次较量。不论是“森派”内部安倍晋三与福田康夫之间的“安福之战”,还是安倍与“反安倍”派阀势力之争,主要都是围绕着两种争论:对外是奉行“鹰派”路线,还是奉行“鸽派”路线;对内是“增长第一”,还是“协调发展”。

  作为“民族派”,安倍在外交上表现出对美“亲而不从”,对华“和而不同”的日本特色。在内政上,安倍极力摆脱“吉田路线”的影响,比如修改《教育基本法》,制定了《国民投票法》,还将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

  安倍的上述主张体现了安倍的“新日本主义”理念,其具体施政方针为整合日本人的国家意识奠定了基础。这作为安倍的政治遗产,将被载入战后日本政治发展的史册。

  安倍是第一位战后出生的日本首相,也是实现战后“非主流保守派”(鹰派)遗愿的实践者。从岸信介到安倍晋三,战后日本的“民族派”历尽艰辛,终于在安倍手上出了一些“政绩”。然而,由于国内外政治形势所限,日本的“民族派”还无法尽施本领,只好暂时归山。不过,他们代表着日本社会和民族对未来的一种渴望与诉求。

  自民党内的“温和派”多表现为“稳健派”和“鸽派”,他们多以平和的手法处理内外事务。如“谷垣派”和“山崎派”,以及原来的大派阀“桥本派”,都很注意协调与亚洲各国的关系,在国内政策取向上也非常注意协调发展。当然,由于自民党长期执政,形成一定的利益集团和“权钱交易”现象,以及派阀主导政府权力的政治体制也是事实。

  本次“温和派”福田康夫出山竞选自民党总裁,得到党内八个派阀的支持,就被反对派阵营称为“派阀复活”。反对势力还将福田比喻为在明治维新的进程中出现的“幕府将军”。

  一年前的自民党总裁竞选,由于朝鲜试射导弹帮了“强硬派”安倍的忙,使舆论很快倒向了安倍,福田为了“举党一致”而放弃参选,使安倍顺利踏上首相宝座。这次,在执政党面临权力危机的时刻,福田受命于危难之中,参选自民党总裁。

  也正因此,福田康夫和父亲福田赳夫组成的日本宪政史上第一对“父子宰相”,成为可能。

  福田内阁:希望与安心

  随着“温和派”登场及其相关政策的实施,不仅使自民党内部各派势力之间的矛盾得到缓解,也将使朝野之间尖锐对立的局面得到改观。

  在去年竞争自民党总裁时,党内各派阀中的稳健派、温和派、鸽派就力推福田出山,但最终未能实现。后安倍时期来临,在自民党处于执政危机的时刻,福田挺身而出,即刻得到除麻生派以外的各派阀的广泛支持。福田打败竞争对手麻生可谓是众望所归。

  福田与安倍虽同出一门(“清和会”,即“森派”),但政策主张、执政风格截然不同。与安倍相比,福田成熟、老练;与麻生相比,福田沉稳、更具有政治家、外交家素质,并给人以信赖感。

  福田可能在改革上不会有小泉那样的大动作、快步伐。同时,也不会像安倍那样急于求成地恢复传统文化、摆脱战后传统的“吉田路线”。即将诞生的福田内阁将是一个“稳健内阁”和“调整型内阁”。

  福田将对小泉实施的“新保守主义”政治路线和“新自由主义”经济路线所带来的弊端进行纠正和修复,还将对安倍推行“新日本主义”所带来的内外不安定感进行适度的调整。福田亮出的执政口号与改革理念是:“自立与共生”“希望与安心”。这样一来,在野党“逼宫”就显得力不从心了,似乎很难找到批评执政党的借口。

  当然,作为参议院第一大党的民主党不会放过任何可能实现“政权轮替”的机会,促使众议院提前解散并进行大选仍是其既定目标,福田新内阁可能只有半年的喘息之机。

  日前,福田借竞选之机已向在野党释放善意,表示愿意就延长《反恐特措法》与民主党协商,甚至在解散众议院的问题上也准备“商量解散”。福田对国内各派势力的包容性,以及他在外交领域所表现出来的娴熟技巧,将成为他在困难时期执掌政权的资本。

  众议院提前大选之后的日本政局还无法估量,但那必将是日本新一轮的政界重组。自民党可能失败,民主党终于实现梦寐以求的“政权轮替”。但同时更有可能的是,朝野两大党分裂后重新组合并联合执政。

  福田新内阁如果诞生,在短期内能够做出的政绩有两个:一个是迅速改善与朝鲜的外交关系;另一个就是打出“新福田主义”招牌。

  与安倍、麻生在对朝外交上持强硬立场相比,福田一直强调对话的必要性。2002年,“日朝平壤宣言”签订时,小泉、福田被国内的保守派批评为“对朝软弱派”。日前,福田向媒体表示,“自己要亲手解决北朝鲜问题”。

  另外,与安倍在“靖国问题”上的暧昧立场不同,福田明确表示,如果担任首相将不去参拜靖国神社。作为一个国家的首脑,向国际社会发出明确的信息,既可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同时也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战后,日本的亚洲外交政策随其亚洲观的变迁而得到调整。1957年,日本明确了自己“亚洲一员”的身份。但是由于当时处于冷战时期,日本无法兑现自己的亚洲外交政策,这种状况得到改观是在20年后的福田赳夫内阁时期。

  1977年8月18日,当时的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在马尼拉发表了日本对东南亚政策的基本原则:“第一,我国决心走和平道路,不做军事大国,基于此立场,我们愿为东南亚以及世界和平做贡献;第二,我国愿与东南亚各国之间不仅构筑政治、经济上的信赖关系,还要在社会、文化等广泛领域里构筑一种作为真正朋友的心交心的相互信赖关系;第三,我国将站在‘平等合作者’的立场上为整个亚洲的和平与繁荣做出贡献。”这就是所谓的“福田主义”,是曾经侵略过亚洲的日本在反省历史的基础上对整个亚洲做出的“新交代”,也是战后日本对其亚洲外交政策所做的一次最明了的宣示。

  福田康夫是否会继承其父的“和平主义”亚洲外交路线,成为许多观察家关注的问题。我们期待着随“新福田主义”的出台,中日“战略互惠关系”能有更充实的内容。可以预见的是,福田新内阁如果诞生,中日关系将持续平稳地向前发展。

  1234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小伙放弃聚美1亿期权攻读清华MBA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