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生审理林彪集团企图谋害毛泽东阴谋(二)

2007-07-10 09:29:41 来源: 新闻午报
0
分享到:
T + -

4、

一审江腾蛟,收审相关涉案人员

李德生当即果断决定,在空军机关,将直接放走256号飞机的副参谋长胡萍、主持制定南逃广州行动实施计划的副参谋长王飞等人先后收审。

为了体现坦白从宽、区别对待的政策,将鲁珉送到收审地亚洲疗养院时,李德生吩咐单独给他安排一间住房,允许他的妻子孩子看望,允许他在院内活动。

李德生注意到鲁珉交代中谈到的江腾蛟。江腾蛟原来是空四军政治委员,1967年升任南京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后来因为有错误被免职,长期住在北京。

江腾蛟很善于逢迎。文化大革命初期动乱最严重的时候,林彪、叶群委托他照看林立衡、林立果,他把他们安排在上海营区里。1967年2月,他亲自把林立衡、林立果送回北京。林彪曾经提议他担任空军政治部主任,被毛泽东否定了。他多次写信给林彪、叶群,表示“不管什么时候,需要我干什么,下命令吧,我江腾蛟绝对不会说出一个难字”。就是这个江腾蛟,虽然没有任何行政职务,居然被任命为“空军党委委员、常委办公会议成员和空军政治部党委书记”。

鲁珉交代的当天下午,李德生派秘书将江腾蛟带到空军办公大楼的党委会议室。李德生严肃地说:“空军昨天跑了一架飞机,这架飞机是西郊机场的。而你11日在西郊机场开会,你现在在空军没有职务,到西郊机场干什么呢?”

江腾蛟心中发虚,满头是汗,但是他不知道林彪情况,还不愿意回答。李德生说:“我可以告诉你,这架飞机已经在逃出国境后,摔下来了。”江腾蛟听到这里,脸色陡变。

这时中央办公厅通知李德生,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召开会议,让他晚上8时到达。李德生要求江腾蛟:“你要端正态度,认真写出交代。”当晚,江腾蛟被送到亚洲疗养院,在一个单间住下。

亚洲疗养院位于北京西郊北京军区机关附近,本来是接待来自亚洲各国友好人士休息疗养的。自“文革”以来一直空着,于是,把有关林彪事件的所有收审人员都集中在那里。

集中在亚洲疗养院的涉案人员,是按照党的政策区别对待的。有的是属于拘留审查;有的是组织学习,使他们划清界限,进行检举揭发。毛泽东曾经针对林彪一伙身边工作人员的情况说,这些秘书是党派他们去工作的,林彪搞阴谋活动,他们中的许多人并不知情,要区别对待。这个讲话,使他们很受感动,促进了他们深入揭发和交代问题。

5、

二审江腾蛟,揭开林彪谋害毛泽东阴谋内幕

一些“联合舰队”的“战斗小分队”骨干,过去长期集中在一起,有“队歌”,有联络密语,有“不准探亲,不准亲友来队,不准恋爱结婚,不准单独活动”等等法西斯纪律,又经过“宣誓效忠活动”,满脑子是“永远忠于林副主席”,“一切听林副部长调动,一切听林副部长指挥”。一到亚洲疗养院,发现被监护起来,自恃是“林副主席、林副部长的人”,情绪对立,根本不交代问题,有的依然神气十足地要“誓死忠于林副主席”。经过宣传政策,特别是告诉他们,林彪已经摔死在温都尔汗了,他们才泄了气,开始交代问题。后来看到党的政策确实得到体现,交代问题的人越来越多。

就在林彪阴谋活动真相还未完全揭开之际,李德生开始同一些重要知情人谈话。为了进一步了解鲁珉所说的9月11日晚西郊机场开会的情况,李德生再次找已经收审在亚洲疗养院的江腾蛟谈话,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江腾蛟回避要害问题,只是说:“那是林立果要我找鲁珉的。”

李德生指出:“你是参加革命军队40多年的老同志,怎么能够听一个二十几岁娃娃的话,说不过去吧。你在那个会上说了些什么,你又要在上海干些什么,你应当好好想想,毫不隐瞒地向党交代清楚。”

江腾蛟说:“那次会,是林副主席布置林立果召开的,我没有掺进自己的意见,在上海主要是王维国执行林副主席的指示。”

李德生见江腾蛟毫无交代之意,再次告诫他:“我告诉你两个情况:第一,林彪乘飞机外逃,飞机坠毁了,林彪、叶群已经摔死;第二,鲁珉等许多人已经陆续交代了不少重要情况,包括你的事情。我希望你‘竹筒倒豆子’,彻底讲清楚。”

江腾蛟听到这里,头上再次冒汗,答应仔细想想。不久,他终于交代了9月8日、11日林立果策划谋害毛泽东的黑会情况,其中包括关于谋害毛泽东的几个方案,如点着停放专列的机场油库,乘救火之机下手;用日本人制造皇姑屯事件的办法,炸毁铁路。

6、

攻破“联合舰队”重要成员的防线

空军副参谋长王飞是个重要人物,李德生在收审他的时候直接同他谈话。

李德生说:“在这场斗争中,你的问题很严重,组织上决定对你停职审查。”

王飞开始就顶牛,什么都不说。李德生严肃批评说:“这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命运的大事,你这个态度,究竟是站在什么立场呢?”

王飞混不过去,又采取推诿的态度。他向李德生说:“我是副参谋长兼司令部办公室主任。林立果、周宇驰虽然是办公室副主任,可是他们好多事情是背着我搞的。主任,你不知道,我在司令部办公室是受排挤的。”

李德生问:“组织谋害主席、另立中央的会议,你参加了,怎么没有被‘排挤’啊”

王飞无话可说,又采取蒙混的办法,说:“我是受蒙蔽的,他们好多事情是背着我搞的,我并不知道。”但王飞没有坚持多久,后来也交代问题了。

程洪珍是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年轻的秘书,办事认真,有头有尾。“九一三”后,他发现领导、指挥他的人突然都不见了,察觉到空军出了大事情。15日,他终于鼓起勇气,要求同李德生谈话。程洪珍不仅交代了“联合舰队”让他办的许多事,还交出了他的工作笔记。

程洪珍的交代,都和林彪、林立果阴谋谋害毛泽东有关,特别是他的笔记本保存了原始记录,提供了准确的时间、地点、事件等重要线索和证据。比如,9月9日这一天,就记了几件事:一是早晨,周宇驰交代他描绘北京市钓鱼台地图。他绘好后下午交给了周宇驰。这张地图后来在于新野的保险柜里查获,并且得到证实。11日,林立果、王飞、江腾蛟、于新野曾经偷偷到钓鱼台周围实地看了地形。二是周宇驰交代他,向王飞的秘书孙水森要一份国防科委和空军司令部科研部研制的关于化学武器或炸药的文件,程洪珍找孙水森要到后,也交给了周宇驰。这个笔记本记录了很多事,是林彪实行反革命政变的重要罪证之一。

当林彪的原秘书、时任127师政治委员的关光烈,被武汉军区按通知护送到京后,李德生也亲自同他谈话。

林彪策划谋害毛泽东,南方是在上海等地动手;北方将在北京采取军事行动,包括用坦克、火箭筒攻打钓鱼台、中南海,准备谋害的对象有周恩来、朱德、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刘伯承等,也有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他们确定调有兵权的关光烈到北京受领任务。9月11日,关光烈乘坐10次特快到北京,是周宇驰亲自到火车站接的站,并且安排住进西交民巷空军招待所。11日晚,关光烈参加了林立果召开的策划谋害毛泽东的黑会。

李德生首先向关光烈指出,过去给林彪当秘书,是组织上的安排。但是你参加林立果企图谋害毛主席的活动,就不是组织上的安排了。在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不揭发,不报告,这是犯了不能宽容的错误。你受党的教育多年,应当懂得这个道理。

关光烈无言以对,不得不交代他参加黑会的经过,但是他辩解说,他们要我调防化连来,我说,不要说一个连,就是调一个班到北京也进不来。李德生认为这倒是实情,按照部队的规定,调部队进京,必须有军委的命令,他关光烈是没有这个权力的。

李德生把同重点人员谈话的情况,及时向毛泽东、周恩来作了汇报。毛泽东听了以后指出,林彪搞阴谋活动,有的人不愿干,有的人不敢干,真正死心塌地跟着林彪干坏事的死党,不会超过100人。他是副统帅嘛,有些人是跟着犯了错误的。毛泽东的分析判断,对于后来清查工作的深入,防止扩大化,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姚文广 本文来源:新闻午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