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的悲情传奇:抗日反成污点

2007-06-25 09:27:23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0
分享到:
T + -

八路军战士在破坏日军铁路线 图/沙飞

这支曾让日本军队头疼不已的民间队伍,第一次在媒体上公开,是在抗战胜利50周年的时候,后来就消失了。

1996年,河南省文联的一名干部张明泽根据线索,从这年冬天开始,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寻访尚健在的破坏队员。他独自一人走遍了信阳、湖北、天津的许多小站和铁路沿线的村庄。

他没想到的是,在赶走日本人后的六十年里,这些满腔热血报国杀敌、又侥幸活下来的抗日战士,却因他们的抗战经历,有过一段荒谬的残酷岁月。

他们,曾经经历几十年的努力得到自己抗日的身份。现在,他们不去请求了。“我为民族而战过,不管是哪个阵营,够了!”

何惠民老人 图/江华

周毓松老人 图/江华

平汉铁道游击队悲情传奇

“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电影《铁道游击队》里的歌曲让人们荡气回肠。

当年在河南,在平汉铁路上,有一支远比铁道游击队规模更大、人数也更多的工人抗日组织——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

《平汉路工人破坏队队史》中说:“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是一支组织严密、有九个分队、最盛时有2000余人的队伍。从1938年到1945年的八年抗战期间,他们活跃在道清、平汉、同蒲、津浦、陇海、汴新、淮南七条铁路上,不断在‘皇军护路队’的封锁圈内炸毁日军铁路和列车,使“皇军”视若“神经系”的交通线时常中断,运输给养根本无法完成。”

可是,他们在胜利60年来的每次纪念中,却像尘埃一样被湮没在战争的旧迹中,遗忘在历史的角落。我们揭开史实,像发现一个被巨大石块压盖的井口,每向下挪动一厘米,就有史册无名的英雄被发现,有动人的故事被开启。

我们找到了两个活着的人,周毓松和何惠民。其他的绝大多数,已经回归于他们保卫过的土地,成尘,成土,让后人走过。

1938年五一劳动节,在延安体育场由边区政府召集万人的庆祝大会,刚成立的平汉路工人破坏队代表工人参加庆祝集会。那时,刚在郑州成立的平汉铁路工人破坏队共有80人,大部分是郑州机务段的工人。他们抱着不愿做亡国奴,参战杀敌的心愿,离开心爱的火车入了伍。那时,发给每个队员的除了灰色军服、绑腿和水壶,就只有滑条器和炸药。这就是他们的武器。

事实上,他们当时的地位,让他们在今后的日子里吃尽了苦头——他们是受国共双重领导的民间力量,而且,他们的武器和经费,大部分来自国民政府。

1938年,日军已开始全面侵入中原地区。当年9月,为阻止日军南下武汉,西取长安,破坏队在荥阳汜水北渡黄河,驻在武陟县附近的磨庄。

磨庄就在道清线的附近,破坏队的目标就是日军盘踞的道清铁路。该路新乡至清化段,被敌人据为西进南下的要冲,驻军很多,敌人自以为固若金汤。

破坏队趁夜在钢轨下埋好炸药,采用电气发火。机车驶至埋药地上方,就在百米外按动电钮。轰隆一响,车头炸飞路外,后面列车向前挤来,敌人惨叫声一片。列车后部的敌人莫名其妙,不敢应战,过了几分钟才明白中了中国的“特种地雷”,待还击时这边队员已经撤回驻地了。这次出击,共毙伤敌人120余人。

之后,他们又和八路军合作,炸毁了修武和狮子营之间两公里的铁路,和老百姓一起掀翻了35公里的铁路。敌人傻了眼,只好派重兵看守线路,连续抢修35天才勉强通车。

“十几个人的破坏队,比一个团的兵力还能干”。当时漯河的《警钟日报》、武汉的《大公报》都用红字刊登这个消息。

死里逃生何惠民

老班长何惠民是记者见到的年纪最轻的老人,他的家在湖北广水市萧家畈。何惠民因为当年在破坏队能吃善战,被队友起号“吃不饱”。

广水,这个隶属于湖北随州的小城,是当年平汉铁路线上重要的一站。

在广水老铁路区附近的村庄,我们找到了何惠民的家。村口。一座没有围墙的平房里,房子破旧不堪,能够和周围漂亮房子相比的,是门前还没有脱落颜色的对联。

两个月前,因为哮喘病不能下床的老人的病情有所好转,这个80岁的老人和81岁的老伴互相争吵着让谁先说话,活跃着这个贫寒家庭的气氛。

何惠民,16岁就当上班长的娃娃兵,是让日本人闻风丧胆的爆破能手,有着17次与阎王打照面却活下来的传奇经历。

虫虫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江华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