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中国一样,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2007-06-06 10:00:00 来源: 南方报业网
0
分享到:
T + -

阮明哲 资料图

越南国家主席阮明哲接受《明镜》专访,分析经济飞速发展的原因

“我们和中国一样,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世界是一个大舞台,成功之路也绝不只有一条。从越南的政治和经济国情出发,我们认为没有必要完全固守中国人、美国人或是法国人的那一套来干。不过,我们和中国的共同点,就是都采用社会主义体制下的市场经济。

南方报业网6月6日报道 德国《明镜》周刊日前采访了越南国家主席阮明哲。阮明哲分析了越南经济飞速发展的原因,并表示越南的目标是建立民主开放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

64岁的阮明哲是于2006年6月当选为越南国家主席。他于1965年加入越南共产党,并参加了抗美救国战争。

选择市场经济道路

实现南北共同富裕繁荣

《明镜》周刊:主席先生,现在的越南正在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你能就此进行简单阐述吗?

阮明哲:我们通过寻求独立和国家统一的战争实现了社会主义。为了建立富裕繁荣的社会,我们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越南在经济增长上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与此同时,整个社会依旧团结稳定,对人们来说,这一点非常重要。

《明镜》周刊:你出生于南部地区,并在那里参加了抗美救国战争。现在,越南的南部和北部地区依然有很大的差异吗?

阮明哲:1975年5月,越南解放,抗美救国战争赢得彻底胜利。当时,南部和北部地区的确反差巨大。北部地区一直致力于帮助南部地区发展社会主义,许多党的干部也前往南方工作。

《明镜》周刊:不过,从经济的角度上来看,南部还是比北部发达得多。

阮明哲:在全国统一后,南部具有明显的经济优势。撤出越南之前,为防止经济崩溃,美国及其盟友在南部进行了大量的投资。此外,北部在经历了连年战事后资源匮乏。基础的不同注定了南部的经济发展更为迅速。

《明镜》周刊:越南的北部邻居中国在过去几年一直保持着每年10%的经济增长速度;越南的经济也以每年不低于8%的速度增长。这是否是对历史的讽刺——在全球化的今天,两个社会主义国家反而成为了西方银行和投资者的宠儿?

阮明哲:这是因为我们为外国企业家提供了良好的投资机会,而且这绝不只是我们自己的一厢情愿。越南和外国投资者在合作中取得了互惠互利。

越南仍是一个穷国

亚洲发展无损西方利益

《明镜》周刊:在经济改革上,越南走的是哪一条路:中国式市场经济,东南亚式新兴工业化经济体,或是西方的资本模式?

阮明哲:世界是一个大舞台,成功之路也绝不只有一条。从越南的政治和经济国情出发,我们认为没有必要完全固守中国人、美国人或是法国人的那一套来干。不过,我们和中国的共同点,就是都采用社会主义体制下的市场经济。

《明镜》周刊:西方投资者十分看好越南和中国,这两个国家投资限制也较低,社会安定,对环境保护也不像发达国家那么严苛。相比较而言,德国工人也许比越南或中国的工人拥有更多权益。在主席先生看来,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如何得到体现呢?

阮明哲:越南产业工人与西方工人的最大差距在于薪酬的差别。因为我们的工人没有得到完善的培训,我们是一个穷国,这迫使我们必须接受国际市场的各种条款。不过,在越南,我们有工会代表工人的权益,为工人说话。

《明镜》周刊:西方的劳工领袖不时谴责越南和中国政府,认为这些国家的产业工人工作环境十分恶劣;同时由于这些地区极低的薪酬标准,导致了跨国公司在西方的大裁员,间接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阮明哲:越南政府和中国政府都在努力发展本国经济,同时,亚洲国家的崛起与西方国家的发展并非对立,亚洲经济的繁荣绝不会对西方国家造成负面影响。这种发展是互惠互益的,在越南,西方投资者的经济利益是得到保护的。我们与西方国家在同等条件下获益。

腐败问题关乎

越共和社会主义的存亡

《明镜》周刊:前不久,越南在全国的夜总会和舞厅中开展了整治行动。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享乐,在观念上,他们是否已经对胡志明时代的价值观不再感兴趣?

阮明哲:我们尊重民众的自由。年轻人应该有娱乐活动,但我们政府拒绝毒品。滥用毒品正在成为越南的毒瘤,这也正是为什么政府对贩毒吸毒者处以严厉处罚的原因。

《明镜》周刊:在越南,很多共产党员正向另一些“毒品”低头——金钱、贪欲。传奇名将武元甲将军(原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曾发出警告,党正成为官员贪污腐化的温床。他说得对吗?

阮明哲:在某种角度上,金钱腐化正像毒品一样,成为越南发展的绊脚石。我们必须在全国开展反腐败斗争,国家才能取得进步。腐败已成为一个威胁到越南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生存的巨大问题。国家必须加大反腐力度。

党的职责是

提高人民生活质量

《明镜》周刊:越南已经在经济上敞开大门,但在政治上,越南依然是一党制国家。这二者矛盾吗?

阮明哲:我并不认为这二者相互矛盾。就经济方面而言,我们保护所有投资者的利益,私人投资正在经济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还在解决数千家国有公司的改制问题,帮助他们适应市场经济。相比较而言,越南共产党的职责是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我们的民众对此也充满信心。

《明镜》周刊:在西方看来,一党专制就不够民主。

阮明哲:我们的民众充分享有表达自由。作为国家主席的我必须每三个月就听取一次党内同志的批评。此外,民众对于我的妻子及孩子的生活也十分关注。

《明镜》周刊:当你到各地视察时,人们会怎么称呼你,他们会跟你说些什么?

阮明哲:有些人喊我“主席”,不过更时髦的称呼是直接喊“阮先生”,还有一些年轻人称我为“阮叔叔”。不管是谁,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说出自己的真实看法:他们希望生活安定,生活质量得到提高。人们会拿自己的生活与其他国家的民众进行对比。他们还会谈到反腐问题,你绝对无法想像他们对腐败之不满,对贪官之痛恨。

在法律的框架下

提倡民主政治

《明镜》周刊:在越南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越南国内有人士筹划组织一个民主党。这些人最终被法院判决有罪,有人还被处以较长时间的监禁。这是否与你所说的“表达自由”有所违背呢?

阮明哲:你所提及的这些人违反了越南的法律。现在,我们并不会把持有不同观点的人关进监狱,但一切必须是在法律的框架下。上述这些人得到了海外财团的支持,试图建立一个敌对政府的组织,还发布虚假讯息误导民众。

《明镜》周刊:换句话说,你们能忍受对政府的批评,但不能容忍对越共领导权的挑战?

阮明哲:不,这并不是事实。我们提倡民主政治,但必须是在法律的框架下,这个前提绝不能改变。

《明镜》周刊:战争期间,很多越南人逃离了家园,他们被称为“船民”,现在他们又回来了。政府欢迎他们吗?

阮明哲:我们十分欢迎。我们敞开大门,欢迎海外的越南人或越南后裔回家。我们能与历史和平相处。海外越南人以前在国内的投资也很多。

其人其事

越南主席爱《三国》

阮明哲非常喜欢《三国演义》,家里还珍藏着一尊诸葛亮的塑像。阮明哲说,越中两国有很多相似和共同点,文化的交流很有必要,两国人民对此也是有需求的。越南人民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有兴趣。他举例说,越南人很喜欢中国的古典名著和一些传统故事,他本人就非常喜欢《三国演义》。阮主席开玩笑地说:“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朋友能像我这样熟悉《三国》里的故事!”

阮明哲对《三国》中诸葛亮和“七擒孟获”的故事最为深刻。他说:“诸葛亮非常有智慧,而且很宽容,他对孟获的七擒七纵,就是一种宽容和大度。”前不久,他在给越南共青团的干部讲话时还说了“七擒孟获”的故事,用来说明对犯了错误的青年同志要有宽容之心,只有宽容待人,才能真正服人。

阮明哲提到诸葛亮的时候,脸上神采飞扬。他说,他非常欣赏这个人物,也在一直向他学习。他还笑着透露了一个“隐私”,在他的家里,珍藏着一尊诸葛亮的塑像。

阮明哲1942年生于越南平阳省边吉县富安乡。他曾先后获得数学学士和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政治学学士学位。越南革新开放以后,阮明哲又成了经济改革的实践家,他被认为是推动南部经济繁荣的主要改革者之一。任胡志明市市委书记期间,他把胡志明市管理得井井有条,受到百姓的拥戴。许多革新开放政策的制定,都是先在胡志明市搞试点,然后推广到全国。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报业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2019力荐:人生必读52本豆瓣高分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