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高考秘闻 政协委员推动高考从七月改为六月

2007-06-05 18:57:56 
0
分享到:
T + -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各位网友准时光临网易新闻直播室,这场访谈是高考三十年系列访谈之一,今天请到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王翔。

王翔,全国政协委员,江西省工商联副会长,九江市政协副主席,九江市工商联会长,江西民生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很多网友是九几年、八几年参加高考,那时候的高考都是在七月份,大家称之为“黑色七月”,但有一年,高考变成了六月,大家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王翔老师作客网易中心,之所以改变,就是因为他,今天我们把这段历史重演。

高考是一个考生焦虑、家长担心的日子,在七月,全国大部分地区最炎热的时候,高考的确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当它改为六月,最起码让考生的心理放松了一点。先问一下,老师,您参加高考时是什么样子?

王翔:非常遗憾,我没有参加过高考,我适合高考的时候,我们的国家、民族正在受难——就是文化大革命。能够高考时,我已经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而且我自己觉得,高考可能也不是我唯一的路,我在现在的这条路上也走得蛮好,搞企业。我记得77年恢复高考时,我已经是一个万元户了。

主持人:回忆一下您当时提这个案是怎么想起来的?

王翔:也是有感而发。第一,我的孩子参加过高考,我受过黑色七月的煎熬,在我的思想中有一个印象,那么多考生、那么高的温度,不但是考学生,也是烤家长。

在1998年时,我是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大家知道,98年的时候长江破堤,整个九江很大一部分是一片汪洋,而且我们下面的县、区也是一片汪洋。当时我作为防洪前线人员,也是一个小小的指挥长。, 7月8号、9号高考正好那时候在汹涌澎湃的洪水之中,当地的政府、当地的学校全部积极行动起来,一方面处理这边的防洪,解放军战士日夜守护在大堤上;另一方面高考又来了,还要组织一大部分力量为考生服务。我记得当时湖口县整个县城全部淹没了,怎么办?解放军战士把考生驼到背上,一个个驼到考场。

我也看了报道,一方面要用来对付洪水,一方面要用来对付高考。在这种情况下我想了为什么高考要放在七月?为什么不可以在其他时间?我毕竟是一个全国政协委员,我肩负着把群众所关心的问题,群众需要解决的热点问题,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把问题带到神圣的两会之中。

而且我的提案很多,包括《物权法》,我也是提案第一人。所以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印象太深刻了。

洪水退掉以后,我就进行了一些调查研究,一是查阅了七月份全国各地历年的天气资料,看看七月份到底天气如何,另外查了八月份的,也查了六月份的天气情况。后来发现了一个规律,七月份对于中国来讲是一个灾害最频繁的月份,一般来讲,南方是洪水、大雨、暴雨,北方是干旱,特别是98年,不光长江洪水,嫩江、黑龙江也有洪水,可新疆那边却是干旱。其他年份大体上就是南方洪水、北方干旱,温度一般都在35度左右。我想35度对于人、对于考生来讲那就是“烤”,所以我觉得,七月是一个不合适的时间。

我查了六月份的天气资料,一般平均气温在20度到25度左右,全国各地大概就是这样。除了特殊年份,有的地方20度,有的地方25度,最高也就28度。所以我觉得6月的7、8、9号是比较合适的时间。根据这个逐步形成了一个想法,然后我也走访了江西九江的高考学生、老师,提出了问题,看有没有可能。他们说:“改当然好了,但他们觉得没有可能!”

主持人:当时很多人都不相信?

王翔:都不相信有这个可能。特别是98年那一年,我就在两会期间提出了这个问题,在全国政协会上有一些是大学教授、大学校长,我也专门找了他们讨论这个问题,他们说不可能。我说为什么不可能?他说这要修改教学大纲啊,这很难。我就觉得很奇怪了,《宪法》都可以改,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都可以改,过去是“以阶级为纲”,现在都改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宪法》可以改、国策可以改,教学大纲有什么不可以改呢?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改。但那个大学校长说,要说改,你不是搞教育的人,外行话提提倒没有问题,像我们是不好提的。

还有的人提出,少一个月考生怎么办呢?我说这怎么会少呢?了不起就是这一年少一个月,以后又不会少。同时我也了解到,高考最后的一个月都是考生自己复习,并不影响教学大纲。经过这些调查研究以后,就坚定了我提这个提案的决心。所以在1999年全国政协两会上,我就提出了这个提案,建议高考适当提前。

主持人:您那时候没有说提前到6月7、8、9?

王翔:我很明确的提出,就是6月的7、8、9。

主持人:您当时提出提案的理由就是7月份为我国灾害最严重的一个月?

王翔:温度最高、灾害最频繁,这样势必给学生增加心理和生理上的负担,给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而改到六月,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好。

这个提案很简单,没有多少字,总共加起来不超过400字,大概就是400字的样子,很少。也没找人签字,我一个人提的。

主持人:您一个人提的?

王翔:对,本来可以联署(联合署名),人越多力量越大。但我感觉我一个人可以提这个提案,政协就没有什么要求,一个人也可以提,所以99年我就提出了这个提案。

主持人:交给各个部门审议?

王翔:对,交给各个部门交办,我这个提案就交到了教育部,当时就立了案。

主持人:当时交给教育部以后,教育部是什么样的想法?

王翔:当年没有什么反应,但接下来就有了。在2000年的会议上,教育部有关官员跟我有过接触,对提案的回复是“在考虑之中”。就是说,提案很好,我们正在考虑之中。到了2001年,教育部党组就做出了一个决定,把高考从7月改到6月,时间就是7、8、9号,2003年正式实施。因为实际操作有一个时间的过程,这个过程我觉得也是应该的。提案过程大概就是这样。

主持人:实际操作者肯定会在实际操作中遇到一些问题。

王翔:这当然了,把意见办好是非常不容易的,毕竟还要征求各方面的意见,经过反复研究,教学大纲也要调整。还有这一年少了一个月怎么样使考生不受到损失,这些问题我相信他们都做了大量大量的工作。

主持人:当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王翔:非常地高兴。当时通过提案以后,全国各地新闻界比较关注,我记得当时大概有四十多家报纸采访过我,都觉得这个提案惠及了千万考生,觉得政协委员还是能做点事情的。一个普通的委员提一个提案能够得到采纳,我觉得对于提高政协委员的政治地位,推进我们国家的民主进程,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事情。

主持人:随着时间的变革,现在大家对六月的七、八、九号考试又有不同意见了。现在有人提出,高考时间能不能再次变革,改为6月的第一个或第二个周末,周六或周日考试,您觉得这样的方案合适吗?有可行性吗?

王翔:我觉得这个事情比“七改六”简单得多,而且不是特别重要。为什么这么讲呢?如果改成六月的周末,又增加一个心理负担,时间不固定,谁晓得是哪一天呢?你说可不可以,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什么东西都是有利就有弊,每年的7、8、9号不是固定日子,这就是一个不利的方面。你说家长们星期六、星期天有空,那也只有两天,要考三天怎么办?还不是要耽误一天。

主持人:耽误一天总比耽误三天好吧,比如在北京,周一周二周三送孩子考试的确很痛苦。

王翔:那又提出问题了,星期天上班的人怎么办?那国家再颁布一条法律,凡是星期天高考的孩子家长可以不上班?

所以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如果都不上班那怎么办?又是一个问题。所以说要满足每个人的要求很困难,任何事情都是有利就有弊,不可能十全十美。当然你说改到星期六、星期天似乎好一点,可能也会好一点,这个我倒不否认,我没有去想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不是大问题,教育部门去研究就可以了。

主持人:您会不会在明年两会上提这样一个提案?

王翔:我不会提,我觉得这个提案不是非常重要。有的人给我提意见,“老王同志你再提一个提案吧,凡是有孩子高考的这两天都要带薪放假。”那我不是又要去提提案了吗?作为政协委员来讲要抓大事,要抓普遍的事情,抓群众热门的事情,个别的问题,少部分人的事情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问题,我不会提这个提案,但我也不反对这件事情。

主持人:谢谢王老师给我们回忆了整个高考从7月变为6月的历史,高考是一个很热的话题,高考之所以热是因为过去就称之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考试,虽然现在大学扩招了,虽然招生比例提高了,但竞争的压力丝毫没降低,您怎么看待高考?

王翔:我觉得高考是一个公平竞争,展示才华、发现人才的,目前的,唯一的办法,这个问题讨论了很久,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呢?没有。任何办法都不可能那么公平,只有这个办法还是比较公平的,我觉得高考还是应该按照目前的办法考下去,要不然你怎么办?所有的办法都没有高考公平公正,这是唯一一个比较公平公正的办法。

所以每个人都要努力去迎接这场考验,这是你人生道路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必须过的一关。所以社会那么关注,考生心理负担那么重,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应该坚持下去,非要这样,每个人都要过这个人生的关口,这对人生来讲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口。

但我也想,这也不是唯一的,也不要把它看得太重!有的时候说不定你没有考取,还能给你提供另外一条路。

现在有一个问题,好象高考考上了,你就是天之骄子。一考定终生,使现在的社会有些浮躁。包括高考,考取了就一步登天,考不起就像下了地狱一样,我觉得大可不必。

成材的道路有很多条,伟大的作家高尔基有一部作品《我的大学》,他写的就是社会大学。实际上社会就是最好的大学,我也没有高考,我也不是大学生,但我赚钱也赚成了亿万富翁,政治上我也是三届政协委员了,我也没有高考啊。我今天来网易讲,你请我来,证明我还是有些社会地位的,这也不是高考的结果,所以我觉得这也不是唯一的结果,我们的考生要在心理上放松一点,能考取当然好,考不取也不要紧。

另外我感觉到,现在社会上由于高考而增加浮躁。你看现在基层没有人去,贫困的农村没有人去,怎么办?大家都围着大城市,那么我们的和谐社会、全面小康怎么实现?还是要有一大部分人下基层,还是要有一部分人到农村。

工厂里现在是白领多了、蓝领少了,做实际工作的人少了,做管理工作的人多了。你看现在这个大厦,这里面肯定都是大学生,可是许多工厂里招不到工人。所以我觉得,这方面要引起教育部门的重视,比高考改到星期天星期六要重要得多,我到会提这方面的提案,怎么样加强职业教育、培养蓝领工人,而且要提高蓝领工人的地位,蓝领工人和白领是一样的。

现在机床没有人开,农村老师没有人当,这个问题对于全面建设和谐社会,对于建设小康社会是很大的障碍,我觉得我们的行政部门、行政领导要在这方面多动动脑子,政协委员要在这方面多提一些提案,使社会目前的这个浮躁心理平静下来,每个人都脚踏实地地做些事情。

主持人:高考这个问题的确是牵扯到方方面面,一个点就牵扯到很多方面。老师今天跟我们谈的就是关于白领、蓝领,职业教育以及精英教育,劝大家不要浮躁,高考并不是唯一的道路。今天是6月5日,高考日子是您定的,7、8、9号,还剩两天,给考生说几句打气的话吧。

王翔:第一要努力,第二要不要看得太重,我就这么两句话。

主持人:高考是人生的一个坎,其实更多是人生的一个经历,经过高考你才明白什么是竞争,现在招生人数很多,招生压力没有这么大,我们的竞争压力也没有这么大,祝愿每一个考生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考出理想成绩,祝愿所有的考生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参加高考,得到一个好成绩。谢谢各位网友,谢谢王老师,各位网友,再见。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美国务卿发表涉华演讲 中方:望美摒弃对华偏见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