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

网易 > 新闻中心 > 历史 > 正文

宫禁荒淫生活与房中术

2007-02-05 10:51:14 来源: 中国深宫实录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皇帝和他的后妃之间存在爱情吗
皇帝和他的后妃之间存在爱情吗

如果说耽于情爱的帝王还具有人类的感情,那么有的帝王则行同禽兽,不齿于人类。

在这方面,最为无耻、淫荡的帝王要算金代的海陵王。“常令教坊番直禁中,每幸妇人,必使奏乐,撤其帏帐,或使人说淫秽语于其前。尝幸室女不得遂,使元妃以手左右之。或妃嫔列坐,辄率意淫乱,使共观。或令人效其形状以为笑。凡坐中有嫔御,海陵必自掷一物于地,使近侍环视之,他视者杀”。

金海陵帝还不满足于淫乱宫中女子。任何一位有夫之妇,只要他淫念一起,就得从其所愿。其夫如不被杀,就是万幸了。先后嫁过两个人的阿里虎,被海陵召入宫中,连同她的女儿重节,都被海陵王淫乱。定哥先嫁给乌带,海陵命她杀夫入宫,否则灭她全家,定哥只得将丈夫缢死。入宫后,开始得幸,后又被冷落一旁。

定哥之妹石哥,也被召入宫中,后来海陵将其夫召入便殿,令石哥用秽语对他戏谑,以为笑乐。定懒本是海陵叔父的妻子,海陵杀了叔父,霸占了定懒。凡被他杀害的宗室成员,其妻都被他霸占。海陵对姐姐的女儿叉察也不放过。他告知太后要把叉察纳为嫔御。太后说:“是儿始生,先帝亲抱至吾家养之,至于成人。帝虽舅,犹父也,不可”。最终,叉察还是落入了海陵之手。

元妃的妹妹入宫看望姐姐,也被海陵逼淫。对于孕妇,他也要肆其淫欲。辟懒有夫而且怀孕,海陵亲自给她堕胎,强令她喝下麝香水,用力揉其腹部,辟懒哀求他不要这么做,海陵根本不听,最终弄掉了胎儿。海陵最宠习撚、莎里古真。二人都有夫,海陵召她们入宫,令其夫在内廷值宿。每召入她们,海陵必在廊下提前等候,显得很殷勤,有时,立久了腿发酸,他认为这种约会比当天子更难得,所以可贵。实际上,是二女最能与他的淫行配合,令他重视。

后来,海陵发现莎里古真在外面有奸情。海陵大怒,质问她,“尔爱贵官,有贵如天子者乎?尔爱人才,有才兼文武似我者乎?尔爱娱乐,有丰富伟岸过于我者乎?”气塞于喉,海陵说不下去了。过了一会儿,怒气消了,还抚慰莎里古真不要惭愧。若是其他女子有外遇被海陵得知,肯定性命不保。

北周宣帝宇文斌也是一个荒淫的皇帝。其父皇丧礼正在进行中,他脸上没有任何悲哀的神色,心里念的是父皇原来该享受的东西该轮到他享乐了。于是,放下丧事不办,去父皇后宫阅视宫女,强行与她们淫乱。即位后,整日肆情声色,派人到各地挑选美人以充后宫。年仅二十一岁就传位给七岁的儿子,他一心扑在色欲上,二十二岁就病死了。

五代的后晋出帝石重贵也同北周宣帝一样,被色欲所驱使,根本不讲伦理、孝道,竟在先帝的梓宫前结婚。

乱伦的皇帝也集中在南北朝时期。

南朝宋前废帝刘子业,七岁时父皇就为娶何令婉为皇后,但在生活中却和姐姐山阴公主关系暖昧。即位后,他和山阴公主出入宫内外。山阴公主天性淫荡,她对刘子业说,“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后宫数百,妾惟驸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刘子业同意为她配置面首左右三十人。面首是指相貌出众的男子。面,取其貌美。首,取其发美。

刘子业在位时仅十六、七岁,这个昏狂的少年大概觉得乱伦更加刺激,他和山阴公主的来往是双方淫荡生活的一部分。与此同时,他又看上了姑姑新蔡公主。新蔡公主刘英媚嫁给何迈,刘子业召她入宫,假称她得病猝死,杀了一名宫女装敛到何家。何迈疑惑又不敢问询。刘子业改刘英媚为谢氏,封为贵嫔。

刘子业自己乱伦还不够,有一天,他想出了一个恶虐的主意,让王妃公主们进宫,参加饮宴。宴中,他令侍臣们分别从其所好,与王妃公主们配对行淫。王妃公主们吓得惊恐万端,有的想夺门而逃。这时,武士们已将各门封住,一切按照刘子业的命令行事。

只有南平王的妃子江氏无论如何不肯就范,刘子业威胁说要杀死她的三个儿子,江氏仍然不从,这使刘子业的乐兴大扫,气得他命人鞭打江氏百下,活活打死,同时,命人杀了她的三个儿子。

南齐东昏侯有两个姐姐,也封为山阴公主。当东昏侯为太子时,父皇为他纳褚氏为妃。他不喜欢褚氏,待她冷漠。东昏侯感叹地对身边的侍从们说,“若得如山阴公主无恨矣!”山阴公主是齐明帝的长女,东昏侯是明帝次子,后来姐弟俩真的发生了乱伦关系。

北齐文宣帝高洋,开创高氏王朝,东征西讨,建立了功业。但数年后,沉于酒色,肆行淫暴。有时,他一个人欢舞、讴歌,从早到晚,甚至通宵。有时,他袒露形体,面施粉黛,披头散发,穿着不伦不类的衣服,拔刀张弓,游于街市。常常在炎热的盛暑或寒冷的隆冬,他脱去衣服狂跑,随从都觉得难以忍受,他却居之自若。他还征集外间的淫妇,剥衣裸体,令从官朝夕临视。

随着酗酒,不断刺激神经,高洋的恶作剧越发残酷。一天,他跑到李皇后家,不知为何与李母霍氏动气,便用鸣镝射向崔氏,正中其颊,还骂道“吾醉时尚不识太后,老婢何事!”又用马鞭乱打一百多下。

李皇后的姐姐是元昂的妻子,高洋见她貌美,要把她纳为自己的嫔御。他令元昂伏在地上,然后向元昂连射鸣镝一百余下,元昂周身流血,血又凝固,将近一石。残酷地杀死元昂以后,高洋故作悲痛,前去哭丧,在灵堂前逼拥李氏。

高洋有位宠妃薛氏,正得宠之时。一天,高洋见到薛氏,忽然忆起她曾与高岳私通,这原是入宫以前的事,高洋此时怒不可遏,一刀斩了薛氏。他把首级藏在袖中,便这样去参加宴会。

宴会上大家相互劝酒,气氛很欢洽。高洋忽然将薛氏的头掏出来,扔在一个大块木柴上,众人都惊呆了。高洋又命人把薛氏的尸体拖来,支解了,取大腿骨准备作琵琶,众人毛骨悚然,莫不丧胆。忽然,高洋悲从中来,收拾起薛氏的尸骨,哭着说“佳人难再得,甚可惜也”。于是,为薛氏办丧事,尸体载出宫门,高洋披散头发,大哭着步行跟在后面。

南朝宋明帝身体肥胖。他作湘东王时,前废帝刘子业把他封为猪王,加以虐待。明帝在位时身体更胖,到晚年患痿疾,不能御幸后妃。但他还有淫乐的嗜好,即剥光妇人的衣服。

一次,他在宫内举行盛会。会上,令人把一群裸体妇人带上来,供大家观赏,以此为欢乐。众人中,最难堪的是皇后,皇后以扇障面,用沉默表示不满。明帝很生气,揶揄她说:“你们家寒酸了,今天一块享乐,你为甚么偏不看”。皇后郑重地说,“为乐之事,方法很多,岂有姑姊妹集聚,而裸妇人形体?我们家取乐的方法确实与此不同”。明帝大怒,让皇后站起来, 走开。

观念和社会风气决定了南北朝时期宫中淫乱的盛行,这之中有位妃子值得一提。南梁元帝的徐妃名昭佩,多情而淫乱。徐昭佩以父、祖任朝廷要职,入选为妃。她的相貌并不美,元帝两、三年才到她房中去一次。

元帝有一只眼睛失明,当徐妃估计他要来时,就化半面妆戏谑他。元帝一见就大怒而去。徐妃虽不美,但她喜欢俊男,对瞎了一只眼的元帝不欢迎。徐昭佩先与一个出入宫中的名叫智远的道人私通。后来又发现元帝的近侍暨 季江相貌英俊,于是,目标又转向他。

暨季江后来感叹说,“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暨季江对这个多情的中年妇女不感兴趣,却又抵挡不住她的 攻势。在暨季江之后,徐妃又听说普贤尼寺有个叫贺徽的美男子,便派人前 去联系。贺徽也领情。徐昭佩又在一个白枕上写情诗赠给贺徽。两人后来不 知用何方式见了面,估计贺徽凭和尚身份入宫,因为,南朝特别是南梁佛教 盛行,和尚可以获准入宫讲经。

对徐妃的淫行,粱元帝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徐妃还曾在有孕的宫人面前挥过刀子。到后来,元帝所宠爱的王妃死了,元帝怀疑是徐妃加害 的,愤而逼令她自杀。徐昭佩自知没了退路,便跳了井。徐妃死后,元帝作 了一篇《金楼子》专述其淫行,大概她的淫行还不止上述这些。

五代十国中南汉的末主刘,置内患外乱于不顾,兴趣专在淫戏上。淫 戏中有号称“大体双”的项目。《清异录》中记载,“刘 昏纵,……延方士求健阳法,久乃得多多益办。好观人交,选恶少年配以雏宫人,皆妖俊美 健者,就后园褫衣使露而偶,扶媚猪( 宠爱的波斯女),延行览玩,号曰大体双。又择新采异与媚猪对,鸟兽见之熟,亦作合”。

历史上皇帝的淫荡生活决不止上述这些。人们在史书上看到的多是失败的、亡国的、被废的君主淫行的记载,这些记载可以当作该皇帝败、亡的注 释,已经不属于秘闻了。真正的秘闻大多秘而不闻了。

皇帝对于人生快乐的追求,首先就是女色。皇帝一人要享受千百个女人, 他只会嫌少,不会嫌多,多多益善。不过,有时在夜分,皇帝会感到自己能 力有限,在御幸时有些力不从心。

道家术士们最能体谅皇帝的这种心理和需要。每一个朝代,都有道士入宫向皇帝传授房中之术。他们形象地用御敌比作皇帝御女,怎样才能常胜不 败,以一当十,就需要考虑战术。房中术就是房中御敌(女)的战术。当然 还包括药物。

中国古代的道士以求仙为目的,炼丹就是炼仙药,以求长生,长生才能成仙。但是,房事的亏损,也是损伤寿命的一个重要原因。为了增年延寿, 也得研究房中术。

据《抱朴子》中说,彭祖是房中术的创始人和集大成者。彭祖名篯铿,是颛顼的玄孙。彭祖主张“男女相成,犹天地相生也,所以神气导养,使人 不失其和。天地得交接之道,故无终竟之限,人失交接之道,故有伤残之期。能避众伤之事,得阴阳之术,则不死之道也”。

显然,彭祖主张的不是纵欲,而是法象天地,调理阴阳,以避伤寿。传说彭祖活了七、八百岁,经历了帝喾,并佐尧、舜,又从夏代活到殷代,殷 王封他为大夫,派采女到他那里学习房中之术,行之有效。殷王不愿彭祖将此术再传与他人,想杀了他。彭祖发觉了殷王的杀机,逃走了。

到魏晋时,房中之法已经有了十余家,或以补救伤损,或以攻治众病,或以采阴盖阳,或以增年延寿,其大要在于还精补脑。这些方法都由真人口口相传,不记在书上。

道家研究房中术是为了养生,而帝王需要的是能够多御女色。因此,来到皇帝面前的道士,如果宣讲少近女色、保养圣躬,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他们要向皇帝进献多御女而不伤身之法。

历代向皇帝进献房中术的人,不过是为了投皇帝之所好,求取自己的名、利。房中术名目繁多,没有一种能促成长寿。但确实为皇帝的淫欲助了不少焰。

秀色宫娥足疗饥,殿廷行乐少人知。

番僧运气多神术,秘戏新传演揲儿。

元代末年,西域僧人到宫中向皇帝传授房中运气之术,号称“演揲儿法”。

明宪宗时,有方士李孜省、继晓进献房中术。李孜省一跃成为朝廷要员,任通政使、礼部左侍郎掌司事。继晓也被封为通玄阐教广善国师。明武宗时,色目人于永进阴道秘术,官拜锦衣卫都指挥。明世宗时,进房中术的人更多,先有梁指甲、段瘸子。梁被封为通妙散人,段被封为宣忠高士。后有邵元节、陶仲文等,恩遇更隆。还有朱隆禧作太极衣进献,世宗大喜,朱便升任显贵。

房中药,汉有慎恤胶,唐有助情花香,到明代又有长足的发展。

明宪宗时,首辅大臣万安以媚药进献皇帝。万安非道士,并不会造药,他的药得自御史倪进贤。大概是民间秘方。万安先因年老得痿疾,其门生倪进贤送他秘方,一洗便灵验。因此,倪进贤便被时人讽刺为洗御史。之后,寡廉鲜耻的万安又将此药进献给皇帝。

明世宗时,方士陶仲文、进士出身的大臣顾可学、盛端明都进献丹药。陶仲文最受世宗赏识,官至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少傅、少保、礼部尚书、恭诚伯,支大学士俸禄,并可荫子为官,赏银十万两。每次进见,世宗常邀请他同坐绣墩。走时,世宗与大臣们相送,在门庭握手告别。

与陶仲文相识的朝廷要臣也求他传授房中秘方。功勋显赫的兵部尚书谭纶兴致最高,用丹药后大有效果。于是,谭纶将此法授给同僚张居正。张居正任内阁大臣,后来升为首辅,二人一将一相,皆迷于此道。谭纶行此法二十年,一夕御女失败,一病不起,临死前,嘱咐张居正要谨慎。张居正前去吊丧时大哭,而继续使用老友的办法,以后身体日渐枯瘠,减损了寿数。

明世宗吃了这种热药(强壮剂),不论白天黑夜,随心所欲地御幸宫女。世宗中年以后,长居深宫,根本不上朝听政。本来,明宫规定,皇帝御幸的宫女,第二天要报名谢恩,然后由皇帝进封名号。但世宗非时御幸,打乱了规律,谢恩和封赏都顾不上了。

世宗之后,明穆宗也用这些药物。实际上,穆宗即位正当壮龄,体质并不虚弱,根本无须用强壮剂。然而,穆宗也非明智,不忍置房中药于一旁不用。因此,“循用此种药物,致损圣体,阳物昼夜不仆,遂不能视朝”。明神宗则十分谨慎,拒用此药,臣下也不敢进献。

清朝咸丰时大臣彭毓松,同治时大臣王庆祺,进献房中药,名龟龄集,并由此得到皇帝的提拔。王庆祺本是进士出身、士家子弟,此人风度翩翩,工于谄媚之术,赢得同治皇帝的青睐,以五品官加二品衔,在内廷行走。

一天,太监送上茶来,见君臣二人亲昵地共坐一榻,一同低头阅看一本图册。太监小心地到近前偷看,是一本《秘戏图》,君臣二人看得津津有味,并未觉出身旁有人。此后,王庆祺又引诱同治到宫外嫖妓。(王镜轮) (中国深宫实录) 徐东来

网易新闻,更多精彩在首页,
我也评两句
我的灌水记录
匿名发表

 

热点推荐



体育推荐

排行榜

娱乐推荐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历史回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