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王朔:我是毛泽东教育出来的

2007-01-18 15:03:11 来源: 北方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前言:王朔重出江湖,《三联生活周刊》和《南方周末》分别推出相关报道,本组报道包括三篇。第一页是三篇报道提示性内容,篇幅有限,未能面面俱到。请注意文中链接。

报道一:王朔的自我认识之路(三联生活周刊)

我的思想武器就是这几本书:《时间简史》、《金刚经》、《六祖坛经》、《杜尚访谈录》,还有一本《一颗原子的时空之旅》

我天生骨子里有这个,我是毛泽东教育出来的,毛泽东干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你怎么理解权力斗争,那都单说),他把中国的士这个等级给废了

我是读书人,但我不是他们说的那种精英

语录:

知识分子从此“现”了,经过“文革”的成年人,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干净的

不认识我的人骂我,跟我有什么关系?靠人多势众吓不着我,我见过群众运动,不就是打群架嘛!

中国革命把儒家打倒了,中国历史进步意义就在这儿。共产党在执政就不能把这点放弃了。

我是看不起大众文化,谁也别冒充大多数,大多数是暴民。

我承认我庸俗,谁不庸俗啊,至少我不搞朋友老婆,体制内的人别跟我聊气节了,王彬彬为了城市户口和就业,博士生毕业又去拉关系混进南京军区,这是对人民军队的玷污,我觉得非常卑鄙。

我认为金庸的小说犯了很多文学大忌,他那就是大众文化,你别花钱请一堆人开会,要把茅盾拉下来,把他补上去,说实在的,他的行文跟贾平凹也差不多,还把暴力加在民族大义上。

90年代我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我是既得利益者,我认为傻子们就该打,对暴民就得镇压,其实暴民是环境造成的,这帮孙子在生活中其实是受压迫者,你看中国历史300年一折腾,全是暴民起来的,你给他压得太惨了

报道二:王朔:我现在有真正无所畏惧的感觉(三联生活周刊)

谈春晚>>>吐了好几年

中央台的春节晚会多次啊!吐了好几年不能再看了

谈《满城尽带黄金甲》>>>土鳖、SB大片

地主才认为金子是最好的,就跟镶了一口大金牙似的,土鳖。国产的SB大片我不看,我看地下电影。他们还玩贴金,炫富。这太讨厌了,特别炫耀,炫耀权力。

谈韩片>>>民族极端分子

韩国人拍那电影多拧巴呀!什么呀,就跟自己没完没了。它呀,亡过国,切肤之痛,说实在的这不叫爱国,这叫民族极端分子。中国也有一帮这个呀,这帮孙子只会误国误民。

谈知识分子>>>张志新 季羡林 王小波

什么英雄?你不就没吭声吗?也没敢站出来嘛!你还不如张志新哪!季羡林同志写那“牛棚杂记”写得多差呀,不就认识点梵文吗?当然这老头儿自己明白:什么国学大师?中文多差呀!他们自己就朋比为奸,互相吹捧,严重地讨厌!死一王小波,把人王小波抬出来供出来,你别招人王小波讨厌了。这帮孙子,假装被边缘化。

谈世界观变化>>>性不是人生活的中心

表面的东西太虚了,过去我觉得小说没有性描写就不好看,我现在不觉得这样了,可以不这么写,我不觉得性是人生活的中心。

谈文人>>>舒乙 余秋雨 张承志 余杰

舒乙是鲁迅说的典型的空头文学家,没有本事仗着他老子。他在那儿鼓励读经,太讨厌了,讨厌之极。

那演名人演精英的余秋雨,经常说一半是对的,扯最后又不对了。很多人假装谦卑,假装人民公仆,实际上控制大量资源,搞绝对权力。天天在那儿招摇撞骗的,往往是知识精英

张承志怎么就成圣人了?包括作家里的北村,胡乱信个基督教

余杰同志,冒充“五四”青年,最后信一基督教,不就抱粗腿吗?自己完整吗?这些人都是跪着的人。

报道三:王朔说说说(南方周末)

谈演员:

艺人又像旧社会,沦为有钱人的玩物。戏子。北京有很多淫媒,学院扩招,以前一个班就是10多个女生,现在300多个。孩子出来哪有戏演?就是到夜店。好点的组织party自己认识,不好的就是直接出台了,我见过很多。大多数成了找对象了。淫媒开价,就有无耻的商人,包括香港人

我认为张钰就是这样,她没有能力上戏,她觉得你们上了戏的都是不正当上的,怎么可能是这样呢?你能跟所有导演睡觉吗?我知道过去有个女演员跟所有导演都睡觉,最后这个女演员什么戏都上不了,所有导演的老婆都反对她

谈张艺谋:

我不该说张艺谋是臭大粪。我郑重建议张艺谋同志当广电部副部长。主管电影,他会是一个好局长,真的。张艺谋有这个大格局,电影局从来都是专业人来干的。或者说当广电部副部长,茅盾同志也当文化部副部长啊。那时候电影局都是导演来干啊。张艺谋太好了,奥运会总导演干完,干四年广电部副部长,一定带出一个硬邦邦的国家电影

谈80后:

韩寒老实说作品也不行,整个80后没有立得住的作品,都别吹牛逼了,少年意气写些东西。白烨那些人不是瞎搞吗?自取其辱!

谈余秋雨:

余秋雨在文学界真的不入流,写点游记,那叫作家吗?一个小说没写过,你配称作家吗?散文作家,青春作家,我觉得余秋雨已经是一个不青春的青春作家了。还来这一套,席慕容他们早搞过了,比你搞得地道多了

《时间简史》与众生平等

王朔在读着《时间简史》和《金刚经》,人却在2006年12月26日出现在海淀人民法院,因为他在公众期待中有特殊的位置,所以出庭为朋友代理民事纠纷的事情足以引起媒体追逐,而其中的关键被猜测为“王朔要再度发表作品了”。

最早利用商业传媒和读者舆论的作家当属王朔,所以这种动机猜测也不算是空穴来风或小人之心,从他的小说和电视剧作为最早的大众文化作品广为传播开始,无论他的写作如何真诚严肃,如何表达他的感受和理念,解读他这个人却永远是一种事件。

王朔曾以“无知者无畏”为旗,横论中国文化名人,他的语言的攻击性和恣意直率构成了那个时期的一种文化姿态。如果说那时他所针对的是文化领域的权威和偶像,那么当商业娱乐文化成为社会生活中更有压迫性的力量时,他原来那种颠覆权威的文化姿态将如何面对?2000年《看上去很美》之后的6年,也正是商业娱乐文化蒸蒸日上的时候,王朔几乎退出了追踪者的视野。6年后,当我们约请采访的时候,期待似乎还是想听他对文化名人们的评点,以及他那种具有攻击性的恣意畅言,只不过,轰轰烈烈今又是,换了一茬人。

如果说他真的是把为朋友主持公道作为再次发表作品的一个出场象征,抛开这个具体情景即时的故事性,这个象征也并非没有令人期待的深度。

可能的深度来自于王朔与社会现实的一层紧张关系,当他往文学殿堂奔的时候,他奔来的成功却是被推进大众文化庙会,这一方面让他有世俗的得意,另一方面是与那个殿堂的关系紧张。他被当成大众文化的急先锋,吸引了一批后学者,几年中却很快在网络上发扬出一种逮谁灭谁的饶舌风尚。大众文化就这样繁衍,生活变化给他带出的题目与大众文化庙会的现实几乎完全脱离了。

当他再次露面于媒体时候,他的文化姿态显然经过了一个调整,他回避所有匿名的合伙人,不仅想回避殿堂的准入,也想回避庙会的喧闹,即使是在作为出场象征的具体故事中,他的解说词也指向一个新目标——众生平等。

这是他在经历了6年自我调整后获得的最让他感到安慰的价值观,对于王朔,这个价值观其实并不新奇,他自己反省说:“说到底,我是毛泽东教育出来的。毛泽东代表的中国革命从根儿上说,就是《国际歌》唱的,就是为了人人平等,谁也别仗着什么欺负谁。”他今天自以为是的这个价值观来得曲折,他总结他的思想武器时,开列的书名有科学化表述世界的《时间简史》,也有宗教的哲学化冥想世界的《金刚经》,在这两者之间他建立自己的世界观,但这个价值观依然极其矛盾——他忽略了佛教的普度众生其实必须在一个特定的空间,忽略了人人平等必须将价值观拉向一个集体的起点,人人平等的革命是要以牺牲自己的利益为代价的。但他显然不会也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

王朔其实永远是一个矛盾体。

报道三:王朔说说说(南方周末)

报道二:王朔:我现在有真正无所畏惧的感觉(三联生活周刊)

下一页(报道一):王朔的自我认识之路

vingie 本文来源:北方网 作者:舒可文 孟静 袁蕾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