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380公里:一块煤的利益之旅

2007-04-29 12:08:26 来源: 南方报业网-南方周末
0
分享到:
T + -

在中国能源紧张的背景下,作为紧俏商品,煤炭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挑动社会各相关利益群体的欲望。

矿难和由此引发的安全生产问题是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最为关心的话题之一。当煤矿超能力生产甚至冒险生产不断导致矿难的时候,本报记者从北京循着一块燃烧中的煤出发,回溯它从挖出、运输到燃烧的辗转路线,试图在这条复杂的链条中,提供一个与煤有关的社会图景的缩影。

《南方周末》驻京记者 李海鹏 徐彬 王轶庶

安全生产问题成为全国“两会”热点话题本报记者王轶庶摄

下矿井采访的三位记者:李海鹏、徐彬、王轶庶

煤场像个超市,有暴利,有贫穷

●2月26日,太月园、国昊桑达煤场

北京市的居民们不知道,他们的供暖用煤与骡子在井下的工作有关。

3月6日午后,北京市白天最高气温12摄氏度,采暖季节已经接近尾声,太月园的5名锅炉工在控制室里慢悠悠地打着扑克。然而仅仅在8天前,2月26日,这个城市的各个供暖机构还处在降温的困扰之中,为了保障公寓楼群的温度,当时太月园的中央锅炉加大了用煤量,不得不再次向煤场购煤。

太月园今冬用煤来源很多,原因之一就是煤源不够稳定。“有时两天拉来一车,有时一天就拉来好几车。”一位锅炉工说,“哪儿来的都有,乱着呢。”位于北京昌平的国昊桑达煤场,就是这个社区的供应商之一。

2月27日,国昊桑达煤场的老板张选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望着窗外的一个个煤堆,抱怨煤炭坑口价格上涨,自己根本赚不到钱。不过他承认,煤非常好卖,这边儿卸下了货,那边儿就有人要。

每当隆冬来临,大雪封住了八达岭的山路,国昊桑达煤场的利润就找上门来。昌平南口地区的煤场一家连着一家,顺着被煤粉染成黑色的泥土路,急需燃煤的供暖公司和工厂就能找到它们。对于物流环节来说,它们是公路交通必不可少的转运站;对于流通环节来说,它们又是中间商。国昊桑达煤场在2004年销售了12万吨来自鄂尔多斯和大同的普通煤炭,价格通常在每吨330元到340元左右,这中间的利润相当不错,可是煤场老板张选还是叹息大不如前。

单就一个煤场来说,12万吨已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在去年岁末的70天里,北京市为保障全市供暖而计划调运的储备煤炭量也只有50万吨。

这是一个煤炭紧缺的冬天,当时,北京市发改委预计,今冬北京市煤炭需求为1460万吨,其中电煤约550万吨,锅炉供暖用煤约450万吨;民用煤约100万吨。其中,锅炉及民用燃煤库储煤率不足45%。

在能源不这么紧俏的时候,煤炭的地位不仅在工业领域一度下降,在民用领域也是如此。为了确保“蓝天计划”的实施,北京市一直在进行供暖设施的改造。资料显示,到去年年末为止,北京市天然气锅炉总数已经达5142台,采用燃气锅炉进行分散供暖的面积已达到1.7亿平方米以上。除此之外,北京市还有1900多辆公交车使用压缩天然气。

四处扬起粉尘的煤炭显然不是最受欢迎的能源,石油、天然气等更优质的能源都供不应求。

由于北京市供暖能源紧张,政府开始号召大家把温度调到20摄氏度左右。另一方面,市长王岐山要求加强管理。“我们开始查天然气表,3500个锅炉挨个查。”当时他表示,一定要查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魔鬼就在细节中。”最后,王岐山市长引用一位投资银行家对他说过的一句作为结论。这个“细节”,事实上就是需求的不断增加。

中国经济的崛起,正在带来能源方面不知餍足的增长。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专家牛梨在去年冬天表示,中国能源问题的短缺,表面上在运输、需求等方面反映出来,根子却在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上。中国作为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方式,能源使用效率比西方发达国家要低得多。单位GDP的能耗和水资源用量过大,才导致中国经济的资源瓶颈。

2003年,中国人均GDP首次突破1000美元大关,标志着国民消费结构的升级。也正是在这一年,中国的钢产量达到2亿吨,占据世界首位。以钢铁生产为代表的工业能源需求是如此之惊人,以致本国居世界首位的煤炭生产量也不敷使用。

在国昊桑达煤场,工人刘进青说,这两年冬天到这里买煤的车特别多,而且跟以前不一样,没有什么人在价钱上太费口舌。附近的煤场很多,北京周边还有很多煤场集中的区域,行业内价格稳定,因此买卖双方都很痛快。

“这就跟超市买东西似的,现在买煤卖煤形成规模了。”他说。

刘进青家里有个女孩,正在上初中,妻子不上班,全家人的收入都靠他800元左右的薪水维持。谈到他的老板时,他反问说,倒煤的能没有钱吗?另外一个工人说,这个煤场上不止张选一个老板,他们最初大多在产煤地比如大同倒运煤炭,如今到北京来,说明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资本。

昌平南口的煤场大多由山西人经营,工人也以外来务工人员为主,在过秤、接待、后勤这些老板认为关键的工作,都由自己的亲信来做。刘进青说,像他这样的本地工人在煤场里少之又少,倒是有不少本地人会到这儿来做点儿外围生意,多少拿点儿回扣。

张选总是说自己没钱。他的抱怨是,成本太高了。他养着一支12辆斯太尔大型卡车组成的车队,由于各地交通部门合力整治公路超载,由自己出面倒运煤炭并获取暴利的空间已经缩减。现在他更多地坐在煤场办公室里,等待送货或买货的卡车驶过来,他只需监督过秤、做做账目即可。像这个行当里的很多老板一样,他敏感地防范着记者,对于“在煤炭生意中赚到了多少钱”之类的问题避之惟恐不及。

这个煤场占地100亩,是周围最大的一个,为此张选每年要向昌平南口农场交纳10.5万元租金。

张选说,天气转暖,民用煤的生意已经接近淡季。但是,到这里送煤的大型卡车依旧络绎不绝。在2月26日、27日和3月5日,我们看到,张选和这个煤场的其他老板们对送来的煤基本上照单全收,然后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核能研究院和中国政法大学等机构的供暖车间。

vingie 本文来源:南方报业网-南方周末 作者:李海鹏 徐彬 王轶庶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62岁大妈谎称49岁与网友发生关系 对方却亮出尖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