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

返回网易首页
[世界杯特别报道]

河南农村男女比例失调 缅甸妇女非法嫁入当地

2006-06-16 10:46:59 来源: 南方报业-南方都市报 网友评论 0 条
 

20000元讨个缅甸老婆

男女比例失调,娶不上本地新娘的河南农村贫困青年将目光转向中国周边

今年4月20日,河南省展开清理“三非”人员(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打工)行动,驻马店市新蔡县清查出69名缅甸妇女。 早在此前,这个经济欠发达之地就传出过缅甸妇女通过非法途径嫁入农村的消息。随着这次清查,驻马店的缅甸新娘现象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这些外国新娘被遣返时,很多人哭喊着不愿回国,而警方更被指责为拆散鸳鸯的“法海”。

5月7日晚10点多,赵黑孩和陈小思在旧屋吃过饭后,回到两人居住的新房。刚睡到床上,警察来了,带走了陈小思。

这是两人“新婚”第四天。经警方核查,新娘陈小思是缅甸非法入境人员,按规定将被遣返回国。陈在拘留所坚决地向警方表示:“我喜欢赵,我不想回去。”

赵黑孩对自己这桩短暂的婚事充满了留恋和懊恼:“我是人财两空。”28岁的赵为了娶到妻子,全家东拼西凑了两万元交给了领陈小思来的“婚姻中介人”。

今年4月20日开始河南省开始清理“三非”人员(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打工),该市所辖新蔡县公安局一位负责人告诉媒体,当地清查出69名缅甸妇女。非法的跨国婚姻在这次由公安部在全国发起的清查中显得岌岌可危。在河南,南阳、信阳、周口等市也存在缅甸新娘现象。在安徽、河北等省,这种现象亦并不鲜见。

“在清查、遣返过程中,很多缅甸妇女强烈表示不想回国,愿意生活在现在的家庭中。老百姓因此称我们为‘法海’。”新蔡一位警方人士说。

一桩非法的跨国婚事

陈小思抱怨缅甸生活艰苦,那里的男人不爱干活还吸毒

今年五一期间,在石家庄一家建筑工地打工的赵黑孩接到了母亲电话,母亲说,村里来了两个缅甸姑娘找婆家,让他回家相看相看。

赵是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化庄乡和庄村人。他17岁出来打工,后在一次事故中右脚落下残疾,相恋4年的同村姑娘跟他分了手。赵的婚事一直拖延到28岁。

赵黑孩回到家,他和母亲先后赶到邻村张结实家相看,都看中了20岁的陈小思。张去年娶了一位缅甸媳妇,所以今年婚姻中介人落脚在他家。

陈小思上身穿件粉红色长袖衬衣,下着黑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粉红色凉拖鞋,站起来正好到赵鼻子那里。陈会说一些汉语,还会写几个汉字,两个人交谈了半小时,把亲事定下了。赵觉得陈脾气温和,陈觉得赵朴实。“其实,我把年龄少说了两岁。”赵黑孩说。

赵家很穷,但决定把小儿子的婚事解决。35岁的二儿子只能等待下一次机会。赵黑孩拿出了打工攒下的9000元钱,向二叔借了4000元,大哥给了3000元,父母把自己的积蓄和二哥打工挣下的钱也拿了出来。

领着陈小思来新蔡的是一男二女,陈称女的为“姨”。赵家凑起来的2万钱交到了这二人手中。“姨”表示这笔钱的大部分会作为“养老费”交给陈的父母。

在赵黑孩筹钱的时候,陈小思来到赵家,看了看赵黑孩盖起来好多年的三间新房,尽管房间里面只有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但她很满意。第二天上午,赵领着她来到化庄乡的集市上,花100元钱给她买了两身衣服和一双鞋,又买了包糖。中午,赵家人与陈小思的姨们在一起吃了顿饭,两个人的婚就算结了。

新婚第二天,同村一个在县城里开诊所的村民回村来,对赵黑孩说:“恭喜啊,你娶了个老外。”

这让小学文化水平的赵大为意外,他们一家人一直以为缅甸是中国云南的一个地区。这时,他开始意识到可能办理结婚手续会出现麻烦。

四天后,警察来把赵的新娘子带走了。在此之前,他们抓获了陈的“姨”们。与陈小思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顾的19岁女孩子,她也跟十来家农民有过接触,但婚事一直没有定下来。在“姨”们继续住在张结实家为顾找婆家时,化庄派出所的民警们以涉嫌贩卖人口将他们抓获。

警方查明,三个婚姻中介人两个是缅甸人,一个是中国云南人。来找婆家的顾来自云南双江县孟库镇,陈小思来自缅甸,她只能笼统地用不熟练的汉语称自家住在“大水塘”。陈甚至不知道自己国家的首都叫仰光,但她知道中国瑞丽,“那里很大”。

“我来这儿就是要嫁老公。”陈小思告诉派出所警员,她的父亲是缅甸的一位医生,母亲是家庭妇女。她还有一个姐姐和弟弟。她抱怨缅甸家中的生活条件太差,而且那里的男人不爱干活,好喝酒,打老婆,还有很多人吸毒。她平时在中缅边境打工,这一次是从双江跟着中介人来到河南的。

陈现在新蔡县拘留所。赵黑孩去看过她三次,她哭着说“我不想回去。”赵找到了警方问能否把自己的新娘留下来,得到的答复是:陈小思必须被遣返缅甸。

八千里婆家路

一些人专在缅甸北部曼德勒周边搜集家庭贫困的妇女

“她们肤色比较黑,个子矮小,语言又不通,只有在当地娶不到老婆的贫困大龄青年才会娶缅甸女人。”新蔡警方一位办案人员说。

在当地农村,结婚费用普遍在3万元左右。而娶缅甸妇女,只需掏12000元左右的“养老费”,少的只需花7000元,年轻、模样好的最多花20000元。在河南西部一个山村,由于嫁过来的这样的女人很多,周围村子的人戏称之为“黑人村”。

此次清查表明,驻马店市的缅甸非法入境人员主要集中在东部的新蔡、上蔡、正阳、平舆以及确山等县。这些地方都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新蔡的缅甸妇女分布在西部几个乡,那里相对更穷。”新蔡县公安局国何大队大队长张建林说。

新蔡的缅甸新娘最早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一些农村打工青年从云南中缅边境带回缅甸女子回家成婚。这些女子感到中国农村的生活比老家好,遂在回娘家探亲时会带自己的亲戚过来,介绍给当地的青年为妻。

“河南农村还是比较尊重妇女的,她们嫁到这里后较少发生虐待事件,同时也不必承担太重的农业劳动。”张建林说。

杨金锋是新蔡的一名出租车司机,有一次他载一位缅甸妇女走亲戚。这女的已经来新蔡三年,会说简单的汉语,她告诉杨,去年,她介绍外甥女嫁到了当地。

皮稳,一位31岁的缅甸女子,来中国已有很多年头,开始她在北京打工。后来在那里认识了新蔡河坞乡一位务工农民。皮稳后来怀了孩子,但她不能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位农民把她领回老家,介绍给了表弟为妻。

这种亲戚间的相互介绍随即发展为专门的“婚姻中介”。在警方看来,婚姻中介就是一种贩卖人口行为,“所谓养老费,可能只是他们逃避打击的一种手段。”新蔡县公安局化庄派出所警员张健介绍说。

去年,新蔡警方打掉了两个这样的犯罪团伙。往中国内陆农村贩卖妇女已经形成了分工细致的链条:一些人专门在缅甸北部中心城市曼德勒周边搜集家庭贫困的妇女,以介绍到中国打工为名将她们带到云南瑞丽市。“在中缅边境,由于边民往来频繁,偷渡并不算太难。”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缅语教研室副教授蔡向阳说,犯罪分子用船将妇女们从一条小河边运到对岸,就已经到了中国境内。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缅语教学者,蔡经常被警方请去做翻译。

妇女们聚集到瑞丽的一些旅馆里。送她们来的人从接收者手中拿到自己的酬金后返回缅甸。接收者则将妇女们带到昆明,再乘火车深入中国的中原地带,为她们寻找丈夫,收取养老金。从老家到婆家,妇女们要跨越八千里路。

兔子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每日推荐

分类信息
头条新闻热点追踪
网易趣闻娱乐新闻
网罗天下资讯!

频道精选
网易新闻
 
网易新闻,更多精彩在首页,
网易新闻,更多精彩在首页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历史回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