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

返回网易首页

商洛女市长张改萍信鬼神的背后:因为她太贪了

2006-05-09 17:52:32 来源: 法制早报  网友评论 0 条
 

官员“拜神”现象透析

核心提示

-女市长张改萍贪污受贿背后的信仰变迁

-她精神失常了,她是真正信佛吗?

-在职官员信神拜佛的也大有人在

信佛的女市长

□本报记者 张有义

□本报记者 张娜发自陕西商洛

4月25日,陕西商洛市境内阴雨绵绵。

在当地的二龙山上,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跟着一队人往山上走,他的鞋子和挽着的裤脚上都是泥水。今天,他们要在僧侣的带领下放生。

上午10点,一个身披袈裟的和尚准时出现在二龙山水库。水库就像绿色的镜面,没有一丝水波。

和尚站在船沿上,口中默念:“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今对佛前求忏悔。”

上至花甲老人,下至顽皮孩童都是一脸虔诚。

对于佛祖,商洛人从历史上就有着发自内心的虔诚,尤其是他们的“父母官”——张改萍。但似乎张改萍的信佛与普通百姓有着很多的不同。

昔日商州“女菩萨”

商洛是个地级市,而商州区是商洛市唯一的一个区,整个商洛市中心就是整个的商州区,以至于人们常说:“商洛就是商州。”

在商州改为地级市之前的1999年10月,张改萍从经济相对发达的咸阳市渭城区交流到要吃国家财政补贴的贫困老区商州任市委副书记。

“当时的商州小得可怜,我就是那一年大学毕业分到这的,看到这的情景,想想那些分到北京、西安等大城市的同学,我的心都凉了。”决定“献身”西部的高材生胡先生介绍着初到商州时的情景。

张改萍一到商州才知道,全市干部职工工资已拖欠了二三个月,她彻夜难眠。一方面她想方设法调动资金,及时拨付大家的工资;另一方面她积极寻找开源节流的新举措。目标定在通过农业、工业、旅游各个方面抓机遇,让群众的腰包鼓起来。

那一年张改萍42岁,正处在官场上的黄金年龄段。

2000年8月,商州地区遭受洪灾,张改萍立即带领民政、交通、财政等部门的主要领导徒步十几里山路赶到受灾最严重的砚池河乡查灾救灾,慰问群众。

当时,老百姓都说“商州来了个女菩萨!”

胡先生若有所思地说:“张改萍一来彻底改变了商州的市容市貌。她提出要把商州市建成西安的‘后花园’,到现在这种口号还在提。”

2000年11月,张改萍被任命为中共商洛地委委员,商州市市委书记,继续兼任商州市市长。

在商州,人们都说张改萍创下了五个“一”的纪录,即商州历史上第一位女市长(2002年前商州区是县级市);第一位硕士研究生学历的女书记;第一位最年轻的市委、市政府机构的“女班长”;第一位党政一身挑的“女带头人”;第一位不拖家带口交流来的“女市长”。在老百姓的眼中,张改萍成了“女强人”的代名词。

“张改萍给我们当地办过很多实事,现在我们商州也通火车了,也有国道了,也不怕水淹了……但是她太贪了。”胡先生回忆着。

首次拜佛缘于贪

二龙山水库码头上停放着很多船,自从这里开发旅游了,老张便开始在这里以开游船为生。

对于眼前热闹的放生场面,老张根本就没有兴趣。他说,他也有过唯一一次放生经历。那次张改萍是专门来放生的,坐的正是他的船。

“张改萍是区委书记,经常上电视,我们都认识。当时放生的程序都一样,只是放生前张改萍还往鱼袋子里倒了瓶绿茶和矿泉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为什么张改萍会来到这里,如此虔诚地拜佛上香?这个谜团被一位知情人士破解。

“刚来商州的时候,张改萍硬得很,从不收受贿赂,她的转变应该从陈家兄弟的贿赂开始。”知情人对记者说。

陈氏家族案是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重点督办的案件,曾经震惊商洛。

自1992年以来,陈浩军、陈浩年、陈三虎、陈红军四兄弟及其子、侄先后9次寻衅滋事、殴打无辜。陈三虎开办了陕西夏阳实业公司,一时间垄断了商州区交通肇事车辆的维修和停放,强迫交易、窃电经营,通过各种手段大肆敛财。陈浩年通过行贿,多次承揽建筑工程。陈浩军自恃身为西关社区党支部书记、社区主任,又是商州区人大代表,放纵陈氏家族先后 7次殴打民警。此外,陈浩军利用手中权力,以农工贸公司名义派出专人,向西关社区的施工单位和个人强行收取过路费、管理费50多笔,涉及金额50多万元,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2004年10月25日,商洛警方对陈氏家族立案调查。当时,专案组共收集到陈氏家族犯罪团伙线索达100余条,涉及妨害公务、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行贿受贿、串通投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侵占、偷税漏税、骗取信贷等罪名。

“陈家兄弟在当地可算是一霸,没人敢惹。当时他们要接一个矿的工程,而这事张改萍握着大权。据说他们第一次送钱,张改萍没收,后来就又拿去300万,而且声称事情办好不止这些。”知情人说道。“之后没多久,张改萍便去了二龙山的一处寺庙。”

在山上一个简陋的寺庙里,一个和尚接待完了3个烧香拜佛的游客,坐下来郑重地对记者说:“出家人不打诳语。”

随后,他向记者讲述了与张改萍接触的情况。

“她第一次上山,是开车来的,我看到她身份不一般,忙问‘您来这做什么?’当时她手里拿了把桃花,对我说‘借花献佛,求佛保佑’。”和尚描述着第一次见女书记的场景:“我在佛学院学过心理学,我看她的眼神总是飘忽不定。”

“后来她要烧一炷香,听司机介绍说她是区委书记,烧香时我询问还缺不缺什么,并倒上了一杯水,但她只说了两个字‘肃静’。”和尚接着说:“我就没再多说。”

张改萍对佛很虔诚,从那次以后,她开始频繁地出入寺院,这让和尚多少有些费解。

信佛未变贪私欲

2005年10月25日,按照陕西省纪委领导的指示,省纪委成立调查组,对群众反映商洛市委常委、商州区委书记张改萍违纪违法问题展开调查。

现已查明,张改萍在担任商州市市长、市委书记及商洛市委常委、商州区委书记期间,在选拔任用干部及其他事项中,收受他人贿赂共计106.9万元;在个人建房、住院及为其父办理丧事等事项中收受礼金18.05万元人民币、港币1 000元;插手基建工程为亲友谋取利益等违纪违法问题。

张改萍曾向28人卖官,而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要数教育局局长的案子。

她利用干部调整、选拔任用等机会,先后收受商州区教育局局长陈新智、柞水县副县长(原商州区政府办公室主任) 陈绪忠等28人贿赂共计101.9万元,为他们职务调整及工作调动提供帮助。

其中,陈新智为了达到转任商州区教育局长的目的,先后3次向张改萍贿赂共计38万元。陈在任教育局长一年多的时间里,利用调动教师等机会,收受巨额贿赂;陈绪忠在商州区工作期间,为了得到提拔任用,给张改萍行贿5万元。陈到柞水工作后又收受巨额贿赂。目前,陈新智和陈绪忠的腐败问题已被商洛市纪委查清,两人均因涉嫌受贿罪被商洛市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一市民说:“当时,教育局长刚上任没多久,有人就把大字报张贴在了市政府的门口,揭发买官的问题。据说,当时,教育局长买官不是一个人的行为,是一个集资的过程,几个人投资给他买的这个官,而且很快,除85万元‘投资成本’收回后,净收入40余万元,几个人又分了红。”

知情人说,张改萍的这些行为也许是她更加频繁地出入各种佛教寺庙的原因所在——“因为她害怕啊!”

“人在做,天在看”

一两年来,张改萍把敬佛演义得出神入化。整日痴迷于烧香拜佛、占卜问卦,以求得神佛保佑自己健康平安、官运亨通。

为了求得保佑,她以开发佛教旅游为名,专门请外地寺庙的僧侣来到商州区。为了表示自己的虔诚、掩饰内心的恐慌,她还亲自组织并参加“开光”、“灌顶”、“天供”等活动。

另外,张改萍多次前往中国许多大寺院烧香拜佛、上供布施,花费达几十万元。

一位曾经与张改萍接触过的和尚对记者说:“现在她每次来寺院都表现得忧心忡忡,远没有了以前的稳重和耐心。”

“她经常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和尚最后一次见到张改萍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她提出要读一下她孩子的作文,其中有这样几句话‘我本是大自然之鸟,但总有一天我会被关进鸟笼去……惟独我有多少时间,我就在大自然快乐飞翔,但永远也飞不出广阔的鸟笼。’”

“我听后明白她的意思,我对她说:‘人在做,天在看,凡事不能太过,把自己放进去就什么都没有了。’”

“张改萍说:‘是啊,我是要惹天发怒了,如果老天发怒,老天让我翻,我也没有办法。’她接着忙问:‘大师,有何妙法?’”

“我只对她说了一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和尚接着说:“当时,张改萍拿出两万块钱说要捐献给寺庙,要我给她念经保平安,并送了一面锦旗给我。但我没有收。”

据百姓反映,实际上,除了佛教,张改萍甚至信奉当地农村跳大神的。

当地一村民对记者说:“我们这的板桥镇就有个跳大神的,据说,张改萍在出事之前就去过那里,跳大神的跟她说这个劫难她可能过不去了。”

在商洛,对张改萍现在情况的传言很多,一个市民就这样跟街坊说道:“张改萍现在被弄到山西去了,据说,她在看守所里疯了,一直举着手唱‘两只小蜜蜂’。”

商洛市纪委的徐主任对记者说:“外面都是传言,张改萍没在四川,也没在山西,现在就在陕西西安,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

还有多少“张改萍”

唐见奎被“算准了”

唐见奎,原系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重点建设领导小组副组长。1997年至2002年先后42次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144万余元。

检察官在办案中发现,唐见奎很信奉神灵,而且特别信奉的是南岳衡山的菩萨。据说是因为衡山某座庙的一个和尚“ 算准”了他职务升迁的几件事,而且这个和尚还告诉他衡山的菩萨特别“灵验”。为了求得南岳菩萨的保佑,他大笔一挥,从省财政拨出200万元专款为这座庙修筑了一条水泥路。

令他不解的是,他对南岳菩萨尽了这么大的“善心”,菩萨也未能“保”他平安,最终还是落了个身陷牢笼的下场。

邹恒春对老尼姑言听计从

邹恒春,湖南省冶金集团总公司原总经理,正厅级干部。他因挪用公款1000万元炒期货被群众举报。

据了解,邹恒春为官时最崇拜的是长沙市开福寺的一个老尼姑。这个老尼姑曾经“预测”他50岁之前可能在政治上有一劫,并告诉他,“化解之法”是尽量多做善事,多积功德。邹恒春对老尼姑的话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可是由于他错将老尼姑的忠告理解为多给神灵烧香、多给佛堂送功德钱,结果,“善事”做了不少,“功德”也积了许多,到头来还是未能逃过挪用公款这“一劫”。

林国悌大年初一

必烧“第一炷香”

林国悌,湖南省机械工业局原局长。1992年8月至1998年8月,林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收受贿赂527万余元。

办案检察官介绍,为官早期的林国悌还算清廉,也不信鬼神。可自从开始利用职权收受贿赂后,他便开始信神了,而且随着受贿次数的增加和受贿数额的增大,他信奉神灵的观念也越来越强:每年大年初一必到南岳大庙花大把的钱烧“第一炷香”,平常出差开会或旅游更是逢佛必拜。据说,在被湖南省检察院立案侦查前夕,也就是在2001年被湖南省纪委叫去谈话的前一天,他刚从南岳烧香拜神回来。

蒋艳萍脚系“平安线”

蒋艳萍,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原副总经理,副厅级干部。

1995年到1999年,蒋艳萍利用职务之便,先后15次收受个人或单位贿赂人民币187万余元。此外,她还介绍贿赂以及有493万余元拒不说明合法来源。

湖南省检察院的办案人员介绍说,蒋艳萍是个很能干也很贪的女人。正是由于她具有这样一个“双重”特点,她自己感觉一直是在风口刀尖上过日子,她的精神也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所以她特别喜欢求神拜佛,每年她都要几次到南岳烧香拜佛,捐款也非常慷慨。有一年,一位陪同她去的建筑老板一次就替她给南岳菩萨捐了6000元“香火钱”。和林国悌一样,在湖南省检察院对她立案侦查的前夕,在由省纪委对其采取措施之前,她还专门跑到南岳衡山去烧了几炷香。

办案人员还发现,蒋艳萍的脚上总是系着两根红线。据说,这是一位“大师”从神那里帮她求来的“平安线”。

丛福奎竟与“女大仙”勾搭成奸

丛福奎,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2003年4月29日,被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在这位高官的演变轨迹中,有让人罕见的另一面:背弃信仰,思想颓废,信神求佛,投拜在女法师门下,成为一名有佛号的俗家弟子;竟与算卦测命的“女大仙”勾搭成奸,沆瀣一气,贪婪索贿,构成了世纪之交贪官阵营中一道荒唐奇特的“ 风景线”。

李真给“大师”8000元图个发

李真,曾担任河北省国税局局长。其利用职务之便,索取和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676万余元、美元16万余元。

在仕途升迁过程中,李真多次算命打卦,他在刚刚出任河北省国税局局长后,就问一位“大师”,再有几年他能成为 “封疆大吏”,“大师”说:“长不过5年,短不过3年”,李真一高兴就给了那位“大师”5000元钱,那位“大师”说 “应该再添1000元,凑6000元,图个顺”,没想到李真却又拿出3000元钱说“给你凑8000元,我图个‘发’ ”。

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康树华:“如果他们真的有这种信仰,那就应该‘放下屠刀,立即自首’。”

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这些贪官所谓的信仰是功利性的,不是真正的信仰。真正的信仰应该是敬畏型,不应该有任何企图。”

中国政法大学伦理道德研究室主任马宏俊:“类似于张改萍的这种现象,其实是一种政治伦理道德的问题,应推动这一学科的建立,以期使一些官员认识到自身思想的改造。”

贪官为何信鬼神

张改萍的案件并非个案,很多贪官的背后都隐藏着一段所谓佛教信仰甚至迷信的举动,这不能不引起重视和反思——

类似于张改萍信奉鬼神的这些案件几乎都有这样一个特点:他们或因官迷心窍,求“大师”指点升官捷径;或因做了亏心事,在反腐高压之下,惶惶不可终日,因而总是幻想能够求得神灵的保佑,以使自己逢凶化吉。

因此贪官信鬼神有这样几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寻求精神寄托。

腐败分子有很强的孤独感,他们明白自己的腐败活动见不得天日,不能让别人知道,甚至包括自己的妻子、儿女。

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讲,如果他很难也无法找到一个知心朋友诉说,他们是很孤独的,这些“隐私”无处诉说,那么他只能求助于迷信,希望天或神去保护他。

贪官们收受贿赂、徇私枉法,但他们也深知“伸手必被捉”的道理,于是他们本能地产生了深深的负罪感。这说明,他们是非观念没有完全泯灭,有了负罪感,他们就希望通过敬神、捐献来赎罪。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得到原谅,可以保持平安,在这种情况下,迷信活动就成了他们的精神麻醉剂,通过求佛拜神来使自己求得心理上的平衡。

第二个层面是迷信仕途来自神灵。

除了近年来查处的贪官被曝出拜神迷信的以外,在职的一些干部也大有人在。

“官迷”者,是渴望当官和当更大的官;“迷官”者,是不把“官”当作人民赋予的权力,而认为是祖上的阴德和神灵的庇佑。一些腐败分子“官念”作祟,梦想当官、当大官,却不通过努力学习,多为人民办实事、做好事,通过取得良好的业绩来赢得党和人民的信任,而是把升官发财的希望寄托在巫婆神汉,或一些所谓的“大师”身上,通过占卜算命,来求得仕途亨达。

第三个层面名为信仰实为敛财。

这类贪官本身不迷信,这一点,丛福奎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别人送钱他不要,他要人把钱作为善款捐给女大师,实际上他又通过“女大师”再把“善款”搞到自己手里,是在“洗钱”,迷信活动成为他索贿受贿的手段。

张改萍也有类似的行为,据当地人反映,她曾经对当地的寺庙出巨资修缮。据知情人说,修缮工程的利润可想而知,很大一部分落入了她自己的腰包。

综合这几个方面看来,凡是有所企图的带有功利性的所谓信神拜佛,不管是已经落马的还是在职的部分官员。他们已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基本信仰,丧失了作为领导干部的基本要求,都将必然为时代所抛弃。艾媚

每日推荐

分类信息
头条新闻热点追踪
网易趣闻娱乐新闻
网罗天下资讯!

频道精选
网易新闻
 
网易新闻,更多精彩在首页,
网易新闻,更多精彩在首页
 
北京互联网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意见反馈 新闻地图 历史回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