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骷髅案总指挥部判定头盖骨被制成工艺品(图)

2006-04-06 01:59:00 来源: 新京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公安部联手甘肃青海两省警力,重点部署排查头颅骨工艺品加工销售等环节
骷髅的假牙呈现红色,专家认为年代较近。

  核心提示

  3月27日,甘肃省天祝县一河边发现121个颅盖骨被锯掉的骷髅头。当地警方初步怀疑为“猴头”,经送交兰州大学鉴定为“人头骨”。

  其后,上述认定被公安部特邀法医专家证实,并判定颅骨系死后人为造成,未发现生前有致命伤。

  与此同时,甘肃骷髅案总指挥部已初步判定骷髅头盖骨的去向是工艺品,在当地历史上确实存有用人头骨制作手鼓、人骨碗等习俗,而在黑市上的“手鼓”,年代越久远价格越贵。

  几天来本报一直对此事进行追踪报道,本文对全过程进行梳理。
  目前,121个人头骨已被警方编号封存。专案组由公安部、甘肃省、青海省公安人员组成。
一位收藏爱好者拍摄的人头骨手鼓图片。

  4月4日下午,甘肃省公安厅正式对外公告,确认在该省天祝县发现的121个颅骨全部为人头骨。

  一周前,上述颅骨在该县河边被当地村民发现并举报,共同的特征是颅盖骨被锯掉,被当地警方怀疑为“猴头”。

  转折出现在3月31日。该日,天祝县森林公安分局将12个头骨样本送至兰州大学,初步鉴定结果为“人头骨”。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4月4日,公安部特邀法医专家再次印证兰州大学前述结论,并认为:这些颅骨系死后人为造成,有男有女、有长有少;并判定不是医学解剖所为。

  这些人头骷髅从何而来?做何而用?更大的悬疑摆在公众面前。

  就在4月3日下午,天祝县炭山岭镇天池宾馆内,在公安部、甘肃、青海等一部两省四级警力组成的案件总指挥部会议上,初步推定骷髅头盖骨的去向是工艺品。

  河边的“人头骨”

  骷髅头一共4袋,头骨全部被锯掉。让张好兴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个还有胡子,就对民警说,“果然是人头啊!”

  “脑壳都没了,鼻子上都是洞,好像是白的,带着黄色。”66岁的蒋财帮说。

  4月3日傍晚,这位甘肃骷髅案第一目击者,第二次来到121个骷髅头骨的现场———甘青交界处,位于炭山岭镇菜籽湾村峡口社的大湾口金沙峡河边。

  蒋是村里的老牛倌,2月25日下午,他放牛时发现在河边的一棵大松树下散落着几个白色的袋子,里面装着许多骼髅头。

  眼前的情景令蒋扭头就跑,他觉得那几个袋子里装的是人头骨。此后的一个多月,他对外人只字未提。

  3月25日,蒋财帮到9公里外的磅称房办事,当日,他与相熟的肉铺老板张好兴同进晚餐。

  “蒋财帮神秘地跟我说,河边有几袋子人头骨,头盖子都没了,怕人得很。”张好兴事后向记者回忆,当晚回家后,张好兴决定报案。

  3月27日上午,炭山岭镇两名民警找到张好兴,三人一起驱车,沿着大湾口金沙峡河边,找到了那些散落于此的骷髅头。

  骷髅头一共4袋,头骨全部被锯掉。让张好兴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个还有胡子,他就对民警说,“果然是人头啊!”两个民警一声不吭,戴上手套倒出了3袋,发现全部是骷髅头。

  张好兴仔细观察,发现其中一个骷髅头上有白色的皮,脸上右侧还有干皮;同时,还发现一个袋子中有两段生锈的钢锯条。

  张好兴回忆,两个民警认为骷髅头是猴头,依据是,其中有的骷髅头脸上有不少黑毛,大约一厘米那么长,还有两块干皮,三人因此都觉得不是人头,因为人脸上不会长毛。

  不过,蒋财帮并不赞同这一说法。直到4月3日,他仍肯定地告诉记者:“是人头。”

  “猴头说”浮出水面

  如果事实确如“猴头说”所示,则可肯定事件不出动物保护范围,但如是“人头说”,则是重大刑事案件。

  从3月27日开始,大湾口成了警方频繁光顾之地,经当地警方清点,一共有121个骷髅头。

  之后,当地警方将头盖骨运至镇上的林场派出所。

  一个细节是,公安人员到村民包银山家吃午饭时,不知道谁把半袋子骷髅头倒在包银山家门口不远的地方。

  这些骷髅头引来不少村民围观。村小学孟老师看得很仔细,警察离开的时候,堆放骷髅头的地方留下了大约三厘米长、手指粗的一绺黑色毛发。“我看到了胡子。”镇上的藏族姑娘文·奈毛草说。

  随后,这些骷髅头被全部送至县森林公安分局进行编号封存。案件经由古城林场派出所上报至县森林公安分局。

  “到现场后的第一个感觉是:数量大,很残忍!”县森林公安分局祁顺国局长说。

  副局长秦秀文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头骨,“马上联想到人类的祖先。”

  3月30日,《兰州晨报》首发消息,猴头骷髅一说迅速传播。次日上午11时许,天祝县公安局开会决定,首先将头骨样本紧急送往省城请求相关专家进行鉴定。

  秦秀文和李富海均告诉本报记者,“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确定是否猴头骨的技术与资格,我们想拿到专家那里鉴定,到底是猴头骷髅还是人头骷髅。”

  天祝森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队长陈惠民承认,该局主要负责盗伐林木和盗猎,整个天祝县公安系有史以来从未遇到过此类奇案。

  “猴头说”与“人头说”区别重大。按照省公安厅相关人士的说法,如果事实确如“猴头说”所示,则可肯定事件不出动物保护范围,但如是后者,则是重大刑事案件。

  教授初定“人头说”

  “如果我鉴定的骷髅头不是人头骨,我愿意负法律责任。”刘逎发教授高声说。

  由于兰大生命科学院教授刘逎发的介入,案件开始向“人头说”倾斜,并也因此更加扑朔迷离。

  刘逎发,1945年12月生,兰大动物学博士点负责人,兼任甘肃省动物学会理事长、全国动物学会理事、国家科技进步奖生物组评审专家、国际自然资源及自然资源保护联想(IUCN)物种专家委员会委员等职。

  巧合的是,兰州记者与警方均选择3月31日请刘逎发为“人头说”与“猴头说”之争做论定。

  《西部商报》记者裴子华与刘教授相熟,深知其学养威望,挑选了该报摄影记者在现场拍摄的7张清晰头骨照片,放大送到刘迺发的办公室。

  “这是人头啊!”裴子华回忆,刘逎发看了他提供的照片后,当即做出这一结论。当时,他还指着照片仔细列举了以下理由:人的脑颅比较大,猴子的相对小;人头骨的下颌内收,而猴子前突。

  当晚6时许,天祝县森林公安分局局长祁顺国等三人,带着12个骷髅头样本(裴子华回忆为13个)敲开了刘教授房门。当时已经有三位记者赶到这里,警方默许了鉴定时记者在场。

  送往兰大的这些头骨,系该局选出的“有代表性的样本”,包括经媒体报道过的有假牙、胡须的头骨和半截钢锯条,它们被分别装在黑色的塑料袋中,放在一个纸箱里。

  第一个塑料袋打开后,刘教授拿在手里仔细端详后的第一句话同样是“这是人头啊”。裴子华当时注意到,祁顺国局长的脸色为之一变,但没有说话。

  更多的塑料袋相继被打开。据在场的《兰州晚报》记者回忆,仔细比照了头骨上的锯痕,尤其是一块凹下去的部分,现场警察和刘教授均认为,锯痕系新痕。这意味着头盖骨系不久以前被锯掉,工具正是长锈的钢锯条。

  至于支持“人骨说”的假牙,刘教授更为仔细的观察发现,假牙呈现红色,应该年代比较近。

  整个鉴定时间不足一个小时。最后,刘逎发在一页纸上写了几行字,核心内容是“头骨样本全部为人头骨”,随后,刘在警方已盖好公章的委托书上签名。

  《兰州晚报》次日对上述鉴定结果予以报道。当天上午,甘肃省公安厅召开会议,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对外统一宣称所发现头骨尚不足以确定为人骨,有待进一步的司法鉴定。

  “如果我鉴定的骷髅头不是人头骨,我愿意负法律责任。”4月3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刘逎发高声说。

  一部两省警力联查

  这种安排思路与骷髅骨的案发地有关。甘肃天祝县与青海互助县只有一河之隔,比邻长度超过20公里。

  “人头说”甫一抛出,引发大量关注和推测。有自称内行人士指出两种可能:其一,称天祝骷髅头系医学试验废弃物;其二,有人指出系制造头盖骨工艺品者所为。

  至4月4日晚6时许,甘肃省公安厅向媒体发布的新闻通稿称,“据公安部特邀法医专家、著名法医学教授陈世贤介绍,经对颅骨检验,确认121个颅骨全部为人头骨。”

  通稿援引陈世贤的话表示,121个人头骨“其中有男有女,有年长者,也有年轻者”。这一表述与《兰州晚报》此前刊发的报道非常一致,该报道的表述是“既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有男的也有女的”。

  本报记者在收到通稿后,曾数次接到甘肃省公安厅相关人士的电话。对方提示记者注意通稿中的如下字句:“陈世贤教授同时证实,在颅骨剩余部分,未发现生前造成的致命伤。”

  骷髅案发生后,诸多猜测浮出水面。有自称“从事医学解剖工作多年的一个医学工作者”的网友留言,“头骨图片极有可能是医学院开颅取过脑组织以后的颅骨”。

  甘肃省公安厅一位人员表示,该厅一直留意网络上的言论,但他们已排除了上述网友的说法。而公安部特邀法医专家、著名法医学教授陈世贤也认为,经对颅骨检验,颅盖骨被锯掉可判定不是医学解剖所为。

  通稿中明确指出,正是兰大教授的初鉴结果,引起了甘肃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的高度重视。

  此前的4月3日,针对骷髅案的高级别专案组在天祝县炭山岭镇开会,会议长达4个小时。

  名单显示,专案组成员包括公安部五局一位副局长、甘肃省公安厅一位副厅长带队的5人、青海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带队的4人,以及两省下属各地市、县公安部门的负责人,总共超过20人。

  这种安排思路与骷髅骨的案发地有关。甘肃天祝县与青海互助县只有一河之隔,比邻长度超过20公里。来自警方的消息称,所发现骷髅头很可能是被弃置于此,所以需两省警方通力合作。

  探源头盖骨工艺黑市

  会议传出的信息是:要查清各个事实环节,包括头颅骨工艺品的加工、用处、来源、销售等。

  4月3日,设在炭山岭镇天池宾馆的骷髅案总指挥部就该案召开会议。会议传出的信息是:要全力以赴,早日破案,查清各个事实环节,包括头颅骨工艺品的加工、用处、来源、销售等。

  这意味着专案组已初步推定大体的办案思路,加工工艺品用的是被锯掉的头盖骨,此次发现的骷髅头系制作工艺品不用的部分,很可能因此被丢弃。

  4月4日,和讯网一位收藏爱好者在其博客上发帖,认为案发地在历史上存在用人头骨制作手鼓、人骨碗等习俗。他同时出具的照片显示,手鼓由两块头骨背向相粘而成,上面有银、象牙等饰品进行装点。

  该人士介绍,5年前,他去甘肃旅游时,有朋友帮他购买了一个手鼓,“价格不贵也不是很便宜。”

  记者从某拍卖有限公司的展品资料中看到,与上述人士提供的样品模型一致,一件19世纪的紫檀制作的手鼓估价在1万至2万元,一件18-19世纪的象牙手鼓估价在1.5万元至3.5万元。

  “但在文革之后就没有了。”4月5日,上述收藏爱好者向记者介绍,不少收藏爱好者对这方面的古物感兴趣。但他同时表示,并没有在当地看到关于人头骨制成的手鼓的交易市场。

  该人士认为,目前此类手鼓已用木制皮鼓代替,真品十分稀少。加之其特殊的历史渊源和神秘性,具有收藏价值,在收藏界黑市甚至可能炒成天价。“因利益驱使,出现个别违背法律和信仰,私造、乱制人皮鼓牟利现象。这已经背离了当初的本意。”

  在西部工作过30余年的老记者陈宗立也介绍,当地居民已淡化这些传统,可能一些不法分子将此处相关工艺品向游客兜售,以牟取暴利。

  记者从一位爱好古玩的知情人口中得知,他在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曾经见到过用人头盖骨做的碗。但现场采访时,仅在潘家园发现了一只仿制人头骨做的骨碗。

  一位40余岁的摊主告诉记者,真的人头骨碗与仿制品类似,但是做工会非常精美,用金或银镶嵌。价格应该非常昂贵,一般都是在私下交易。同时,他表示,人骨碗也分年限,年限越长,价钱越高。

  “这些骷髅头骨绝对是经过福尔马林浸泡的。”4月5日下午,首都医科大学的解剖教授丁卫国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福尔马林的作用就是固定脂肪和蛋白质。否则骼髅不会有面部组织存在,早就腐烂了。但同时也可起到“做旧”的效果。

  丁卫国教授说,骷髅的“面部表情”是在离开福尔马林池子之后,自然干缩形成。“但福尔马林的诞生也就是100多年,这些骷髅肯定是离现在时间不长。”

  据其介绍,福尔马林处理过的头颅自然风干后一般呈现黑绿色,表面上看去好像经历很多年了,但只要用同位素一测或者类似方法,就可以知道骨头是不是年代久远。


  熟悉文物方面的专家介绍,一些倒卖文物的人,也会使用一些简单的方法使骨头看起来比较老,比如,煮熟后让它发霉再想办法去掉霉味即可,还有的会直接涂上黑色的灰,经过水冲洗,残留在骨缝当中的灰就会使骨头看起来有沧桑感。

  但是否会用福尔马林浸泡,记者尚未获得警方证实。

  4月4日,来自甘肃省公安厅的官方正式表态称,公安部介入后,甘青两地公安部门已全面部署彻查骷髅案。有受访人士认为,此案或将警醒该领域的法律模糊地带。

  本报记者朝格图 甘肃报道 实习生赵艳玲 北京报道

桃花与剑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FBI找人专家:你的圈子就是你的财富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