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故事:格陵兰海豹血染冰河(组图)

2006-03-26 07:45:23 来源: 新华网
0
分享到:
T + -

“今天的天气并不好,由于冰雨的原因,我们的直升飞机无法飞到圣劳伦斯湾,我们也就无法看到那些可怜的格陵兰海豹。但是,坏天气并没有阻止猎杀者的行动,他们的船只早就在海上做好准备,只等待开始的那一刻了。但是,格陵兰海豹们对周围的一切还浑然不觉,这让我很震撼。由于今年不寻常的天气变暖,海豹们赖以繁衍后代的冰层开始融化消失,这已经够糟糕的了,更糟的是很多刚出生不久的小海豹,还没有来得及学会游泳,就因为浮冰碎裂,溺水而亡。几天之后,令人不可想象的商业猎杀就要开始了,那些剩下的小海豹们也许在劫难逃了。“

年幼的格陵兰海豹。

一名猎人用木棍杀死一只格陵兰海豹。

商业屠杀:海豹惨不忍睹

如果被杀的是母海豹,当场开膛剥皮,把剥剩的血肉留在原地;公海豹呢,则用铁钩穿过脑袋上的窟窿,拖到渔船上,晚点送进加工厂细分加工。还有一些猎人,甩开母海豹,直接抢过它怀里的小海豹,敲死这个幼小生命后,马上剥皮。

3月里的一天,几只海豹妈妈在加拿大北冰洋里孤单地东张西望,它们身边的孩子并不多。不过,即使是这几只小海豹,也都扎着一身白色绒毛,雪团似的在妈妈身边滚来滚去;其中一只小海豹睁着两只大眼睛,安静地趴在冰面上,仿佛是在憧憬美丽的未来,但是等待它的,也许是一场杀戮。

周六上午6点,对于格陵兰海豹的捕猎正式开始,今年的捕杀配额是33.5万头。十几年来,每年人们看到的都是这样的景象:身背来复枪的猎人们拿着顶端带着铁钉的粗木棍,看到海豹,就照着头顶砸下去。海豹还在哀号扭动,猎人已经熟练地把它们翻转过来,检查性别。如果被杀的是母海豹,当场开膛剥皮,把剥剩的血肉留在原地;公海豹呢,则用铁钩穿过脑袋上的窟窿,拖到渔船上,晚点送进加工厂细分加工。还有一些猎人,甩开母海豹,直接抢过它怀里的小海豹,敲死这个幼小生命后,马上剥皮。很快,活生生的海豹就变成一堆模糊的红色血肉,只有雪地上留着一长串的血迹,等着冰雪来覆盖。

近年来,猎杀海豹的人越来越多,加拿大政府以格陵兰海豹捕食大量鳕鱼为由,每年都下达猎杀格陵兰海豹的配额。今年,加拿大联邦海洋渔业部部长贺恩宣布的猎杀配额———33.5万头海豹———是有史以来最高的猎杀配额。

也许惨烈的一幕还会重演,也许今年的猎人们会发现一些不寻常的变化……

冰层减少:海豹祸不单行

冰层脆弱不堪,逼着找不到产仔地点的海豹妈妈只好跑到陆地上,在陆地上出生的小海豹显然并不适应陆地,但是一旦回到海里,却因为找不到冰面立足而溺水而死。猎人们还能够完成任务吗?

根据加拿大环境部的报告,2006年的海洋冰面是最近几十年来最薄最脆弱的一年,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在1969年。缺少冰层,对于依靠冰层繁衍的格陵兰海豹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在1981年,加拿大也出现过冰层薄弱的情况,但是没有今年这么严重。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格陵兰海豹需要在冰层上产仔。但是在1981年冰层脆弱的时候,很多格陵兰海豹妈妈都纷纷跑到爱德华王子岛和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海滩上产仔。这些生在陆地上的小海豹受到了自然环境的强烈挑战,而一旦它们回到海里,又由于缺少冰层,成千上万的小海豹将溺水而死。

由于今年天气过暖严重影响了加拿大东部海岸冰面的形成,很多专家也都纷纷提出警告,要求停止海豹猎杀。

北京师范大学动物行为学副教授张立博士也对记者表示,目前海豹的生存处于危险之中。海豹是在冰层上产仔的,但是近年来随着全球变暖、冰层融化,海豹产仔的地点越来越少,实际上数量已经很不稳定。

面对这种情况,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的猎人马克·斯摩尔却不无戏谑地表示,今年圣劳伦斯湾缺少冰层,对于捕猎人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样驾驶渔船更加容易;但是对于抗议者则是个坏消息,因为他们的直升机就没有办法降落,也就不能监控捕杀的过程。

利益驱使:海豹无端受屈

那些刚刚出生两、三周的小海豹,还不能吃固体食物,不会游泳,甚至都不能亲手捕捉一条鳕鱼解解馋,就被剥皮剔骨,成了贵夫人头上的配饰。海豹虽然不聪明,但是面对如此短暂的一生,向来也不免心有不甘。

虽然人类和海豹的冲突可以追溯到公元2世纪,但是那时候只是人与自然的正常交锋,真正对格陵兰海豹进行大规模猎杀是近几十年的事情。

格陵兰海豹喜欢吃鳕鱼,而其生活的纽芬兰与拉布拉多海岸天寒人少,没有天敌,一下水,就有大群鲜嫩鳕鱼送到嘴边。但是随着鳕鱼的数量锐减,格陵兰海豹的数量剧增,捉不到鱼而几乎“失业”的渔民们认为鱼都被海豹吃了。而且,刚刚出生的小海豹绒毛洁白柔软,整张皮做成的手笼,是许多阔太太的最爱,能够在国际皮草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杀害鳕鱼的罪名加上丰厚的商业利润,使当地渔民纷纷盯上了海豹生意。每到海豹繁殖季节,渔民就放弃工作,来捕杀过剩的海豹,而被杀的几乎都是出生不久的小海豹。

加拿大政府也支持这一捕杀行动,并且每年规定捕杀限额。加拿大渔业及海洋部长希恩在今年表示,尽管连年捕杀,但是从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格陵兰海豹的数量是稳定上升的,现在基本有580万只左右。

近期,加拿大纽芬兰政府的一个报告甚至建议捕杀多达400万只、占大西洋西北部总数80%的格陵兰海豹。该报告声称海豹的存在制约了纽芬兰岛几世纪来的经济支柱———鳕鱼产量的恢复。但是,根据科学研究表明,海豹的食物中鳕鱼只占百分之三,人类过量的捕捞才是世界鳕鱼资源减少的罪魁祸首。

2005年投票发现69%的加拿大人反对商业海豹猎杀,而77%的人反对资助海豹猎杀。海洋哺乳动物专家大卫·拉维尼博士也说:“年复一年大规模捕杀某一种群无疑是将该物种置于非必要而严重的灭绝危险之下。”

市场转移:海豹在劫难逃

欧美国家的纷纷抵制,让海豹猎人垂头丧气,然而近年来,海豹市场向东欧和亚洲的转移成了这场杀戮复苏的契机。海豹们依旧难逃厄运,更多的人扼腕叹息,也许,有市场就有杀戮。

自从20世纪70年代,杀害格陵兰海豹的血腥场面被环保人士录制下来公布于众之后,美国和欧洲的许多国家,立刻“封杀”加拿大出口的海豹制品,还有些国家甚至不惜全面抵制“加拿大制造”的产品。海豹产品的滞销使猎人们灰心丧气,几乎放弃捕猎,人们一度也认为对格陵兰海豹的杀戮就此停止了。

但是,近几年,情况明显出现了变化,在圣劳伦斯湾的浮冰上,捕猎的船只又开始多了起来。原来,加拿大海豹制品觅到新的大买家———东欧和亚洲。

在俄罗斯、乌克兰以及波兰等国家,海豹皮制成的帽子、披肩以及其他饰品正在成为时尚。海豹油和海豹鞭制成的保健品,在中国、日本、韩国市场热销。幼海豹皮毛,也悄悄地现身皮草市场,标价却比10年前高了不少,亚洲市场成了加拿大海豹产品的新货柜。加拿大海豹捕猎者协会执行理事蒂娜·法根说:“市场需求量正在扩大,价格也大幅度增长。”

张立博士介绍说,由于亚洲民众对猎杀海豹的残酷性还不太了解,格陵兰海豹制品纷纷转向亚洲市场。中国目前有来自加拿大的海狗油、海豹鞭等制品,而且这种海豹制品市场的存在,也对我国的二级保护动物斑海豹造成了潜在的威胁,这一切都值得人们关注和深思。(储信艳)

(来源:新京报)

kikat2001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