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商品房给中高收入者住 不会考虑穷人

2005-10-25 22:38:54 来源: 中新网
0
分享到:
T + -

从当初携华远品牌与亲密合作6年之久的资本方缘尽分飞,被视为“迟暮英雄”,到3年后卷土重来,带领华远以迅速壮大的资本规模和咄咄逼人的战略布局再一次立于中国地产界前沿,任志强给人留下的印象已不仅仅是我行我素那样简单了。而“任人评说”,是致力于探索房地产市场规则的任志强对于一切评论所抱持的态度。

[岁月]

任志强

山东掖县人。1951年3月生于辽宁丹东。

1969年1月陕西省延安县冯庄公社插队。

1969~1981年参军,先后任排长、参谋。

1981~1984年任北京怡达公司副总经理。

1984年7月进入北京华远集团,历任华远人才交流开发公司经理、华远经济建设开发总公司总经理,现任华远集团董事长。在1996年至2001年9月期间,同时兼任华润(香港)北京置地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任氏“富人优先论”

主持人叶蓉:华远集团董事长任志强先生是中国房地产行业一位我行我素、特立独行的人;他被看作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代言人”,经常为这个最有钱、曝光率最高、也最有争议的群体代言;也有人说,他是天生的雄辩家,敢讲话,讲真话。刚才对您这三种不同的评价,您觉得客观吗?

任志强:我不认为全部客观。我不是在为富人说话,我是在为社会说话。中央文件规定商品房是给中高收入者住,我是按中央的精神在说话。如果中央文件说商品房卖给低收入者,可能全国都会笑话。因为全世界的低收入家庭都不是依赖商品房解决住房问题,而是依赖政府补贴性住房或廉租房来解决住房问题。

叶蓉:我这儿有一段您今年1月在经济论坛上的原话。我读一下,您看看是不是客观。“我坚持一个观点,不要让所有的老百姓都买房子,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大的生产量。在供应量很少的情况下,一定是先满足最富的人。我是一个商人,我不应该考虑穷人。如果考虑穷人的话,我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就是错误的。因为投资者是让我拿这个钱去赚钱,而不是去救济穷人。”有人就问:“任总,您是穷人还是富人,您现在住什么房子?”您说:“我应该算是富人,而且是很富的人。”这些是您的原话吗?

任志强:这是把我的四段话合并在一起,取了当中的一部分。基本上是我的原话,但中间的衔接被取消了。

叶蓉:看来您对这个话题很敏感,您认为资产达到多少才算富人?

任志强:这在国家统计中有非常明确的概念。国家统计局在1955年按收入对人们进行了七等分。其中的第五等分是中等偏上收入家庭,第六是高收入家庭,第七是最高收入家庭。我认为最高收入阶层和中等偏上收入的高收入者都应该算是富人。

叶蓉:我们在表达时经常说“较高收入群体”或“低收入群体”,很少有人会使用“富人”和“穷人”这样的字眼。这两个词显得特别的刺耳,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志强:我想这是一个传统文化概念的问题。《党章》或《宪法》上指出,我们没有剥削阶级,因为富人和穷人都是相对收入而言的,不应该存在这种歧视。但是,过去的传统文化认为富人就是剥削阶级,穷人就是被剥削阶级,这种传统文化的影响造成了我们对现实社会的误解。

叶蓉:目前确实有相当大比例的人群买不起房。

任志强:你说的不完全对。如果有70%是穷人,30%是富人,那么穷人的房子按户居面积相当于富人住房面积的88%,而他们的收入只相当于富人的40%都不到。这种比例关系是穷人的房子差了吗?应该说和收入相比,穷人的房子远远比富人的房子要好得多,不是一倍两倍的关系,可能是三倍的关系。

叶蓉:您这种计算方法其实是偷换概念。像9亿农民的房子面积当然很大,但地段差、房型差,低质廉价房和高档房是不能只用面积收入比来衡量的。有人把您这个理论叫“富人优先论”。

任志强:对。今年1月份关于我的帖子在网上就有八万多张。

叶蓉:除了网民外,包括易先容为代表的一些经济学家对您的观点提出了质疑。您怎么看?

任志强:我只是那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而那些人只是告诉大家皇帝是穿着衣服的。中国有一句话,叫“富而有礼”,意思是只有富到一定程度才有礼。我们到底应该提倡大房还是小房呢?现在大概80%以上的存量房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建成的房子,但现在拆掉的也恰恰是这些房子,为什么?就是因为它太小太破太不够标准了。所以,我们的GDP尽管在高速增长中翻了几番,但是我们没有存量财富,就是因为我们把GDP建了拆,拆了建。

酷评房地产界

叶蓉:我碰到一个房地产界的新锐人物,一个以黑马姿态出现的年轻企业家。他说,我们没任志强那么有时间去研究那些没用的东西,我们不需要“代言人”。听到这话您觉得伤心吗?

任志强:我觉得没什么可伤心的,人的觉悟是不同的。一个企业管理者如果不研究宏观问题,这个企业一定是短命的企业。五百强企业里有哪一个没有市场研究部门,有多少人不去关心宏观政治、宏观经济,不关心格林斯潘?

叶蓉:但这是董事长应该做的事吗?

任志强:如果没有人说话,社会有公平吗?有人说总比没有人说会影响更多的群众。你不说,你还不让别人说,那么就干脆退出这个行业,你也退出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一定是由市场中的金融主体来主导的。我想这个企业家他自己过于狭隘了。

叶蓉:我只能透露,这位企业家曾和王石发表过一番面对面的论战。王石也这样预言,这是一家短命的企业。但是事隔一年后,这位企业家仍坐在那里,并没有消失。

任志强:你看看,中国房地产企业的生命周期有多长?只有3.8年!能生存20年以上的企业在中国屈指可数。他可以批评王石可以批评我,但是我们毕竟在这个市场上生存了20年以上。昙花一现的企业简直是数不胜数,大量企业都不关心宏观经济对行业的影响,埋头挣钱。最后的结果都是像赌博一样,今天可能赌赢了,明天可能赌输了,最后连生存的余地都没有。

叶蓉:有人评价中国的地产商酷爱做秀,说王石是登山出了名,冯仑成了哲学家,潘石屹爱做秀,而任志强靠骂人和被骂。

任志强:我觉得这些人可能过于庸俗了。王石的公司是000002号上市公司。上市公司里你数数,0打头的个位数企业里有几个还能像他活得这么好?有几个还能像他这样去爬山?王石是所有地产上市公司里唯一一家连续这么多年持续盈利而以现金分红的企业。你能说王石是凭着爬山才出的名吗?在王石上山之前,早已经出名了。

叶蓉:现在是2005年,您对王石以及他的万科从来没有改变过看法吗?

任志强:不。我认为万科也有很多弱点,也有很多错误很多不成功的地方。比如说,万科在城市核心区的业务基本上是失败的,高楼大厦基本上是建得不好的,甚至有的楼要炸掉,有的楼要改变初衷。比如说,原来想做成写字楼的,又改成高级公寓等等都有。他从做加法到减法是有一个过程的,比如说天津的酒店,只能把它换成土地,这些都是他的失败。但他没有在失败中倒下,他是通过失败获得了很多经验。他现在可以成功地在多个行业和多个城市中选择相对单一的产品,比如说,在城乡结合部开发面向白领的一种中低密度的特殊产品。他公司的规模迅速增长。

叶蓉:华远地产本来是华远集团和华润的一家股份公司。在华润要收购万科时,华远和华润分家了,这是由于利益冲突还是文化冲突?

任志强:是资本利益的冲突。我作为华远国有资产的代表者是代表着当时小股东的利益,所以一定会发生冲突。

叶蓉:会不会牵涉到您和王石谁是董事长谁是总经理的矛盾?

任志强:没这个矛盾,当时把万科和华远地产合并还只是个预想,关键在万科的公告里提出要限制华远的经营业务,为了防止竞争,让万科有优先权。这一点是我不能同意的,当然还有些其它条款对华远做了一些限制。这些都是资本利益冲突,当时我们在跟华润合作时,利润率是非常高的,每年保证了33%的增长。我们当时比万科经营情况要好得多。万科只交15%的税,我们交33%的税。

叶蓉:为什么当时您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我不玩了”?

任志强:“我不玩了”意思是我不会到华润去,尽管它给我一个高工资,我还要在华远,所以我不跟你玩了。我宁愿重新开始华远的创业,也不会把华远扔了,也不会到上一级公司去当董事长。

叶蓉:您当时让出了华远集团18%的股份,收回华远这个品牌。华远再次创业时,您扔出一个目标,就是争取3年后上市,每年开发面积达到80万平方米。3年过去,这些目标实现了吗?

任志强:开发面积80万平方米基本实现了。关于上市,我们认为目前的资本市场对地产企业是有怀疑态度的,假如现在上市融不到太多的资金。其实如果我们现在要想上市,可能比任何一个企业都容易。

追忆似水流年

叶蓉:当初您下乡插队是到哪里?

任志强:很多人都向往的革命圣地延安。我插队的那个村,大概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个有党支部的村,是陕北革命老区。但是我30年以后回到延安,发现这个村仍然是全国最贫困的九个乡之一。如果革命圣地在新中国成立这么多年后,居然还这么贫困,确实有点让人觉得于心不忍。

叶蓉:您还捐了一笔钱是吗?

任志强:我捐了10万块钱。可是过了很长时间,村里人还说没见到这笔钱。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让我很不愉快,捐了钱都没有让老百姓得到实惠。

叶蓉:您现在都是这么大的企业家了,没想着为您的第二故乡作点贡献?

任志强:贡献我们作得很多。但是我更注重的不是把钱交给穷人让他花掉,这是一种并不能更生的财富。而是希望帮他们去治沙,改变环境。

叶蓉:我知道后来您参军了,在部队一呆就是12年。

任志强:我们当时在内蒙的中蒙边境打坑道,做掩体。在那里,用40倍的望远镜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对面的装甲车,但实际上没有开过枪。但那并不妨碍我做一个优秀的军人去立功,我前后立过7次,一个军人一生中能立7次功的机会不多。

叶蓉:那是什么样原因要转业呢?

任志强:家里收到团里送去的喜报说我立功了,我回去就跟我父亲吹,你看我又立功了。我父亲说,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我已经当了很大的官了,你这个破功有什么可吹的。我就觉得好像我在部队永远也爬不过战争年代他们提升的速度,干脆我重闯一番天地,干一些别的事情。

叶蓉:据说您的第一份工作就不错,钱都赚得晚上数钱数到手抽筋。

任志强:不是我赚钱赚得多,而是我们开的小商店每天要靠很辛苦的办法去赚钱,我们的第一桶金是靠卖油条、卖豆浆、做包子、卖酸奶、卖冰棍一分一分挣出来的。

jack 本文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哥哥拒捐骨髓救妹妹 母亲:只有20%成功率赌不起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