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前门火车站记录中国近代史上的悲欢离合

2005-12-20 10:37:33 来源: 财经时报
0
分享到:
T + -

文/杨时旸

在文艺作品中,火车站似乎更像一个驻留时光、故事和情感的地方。无数陌生的人们在这里匆匆相遇,擦肩而过,或许有些人的模糊印象会永远留在另一个人的脑海中,成为那个人一生中时常跳入脑海的记忆。

响彻天空的汽笛似乎永远与依依惜别的忧伤难以分割。而在中国,火车的汽笛声除了浪漫之外,似乎还承载着更深远的意义。百余年来,中国的命运就超乎寻常地压在了两条钢轨之上,而这种意义承载的源头似乎就聚焦在那个叫前门火车站的地方。

老车站变身美术馆?

前门一带是老北京不得不说的地界,可是提到前门车站,对于稍微年轻一点的人来说,一切就显得那么遥远而陌生了。

前门车站建成于1906年,当时的全称应该叫“京奉铁路正阳门东车站”。

从清朝末年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前门车站一直都是中国最大的火车站,1958年,现在的新北京站建成后,前门车站才渐渐褪去了往日的光辉,随着时间的推移,前门车站也失去了从前的枢纽地位,后来就变成了铁路职工的俱乐部。

由于前门车站所处的特殊的地理位置及其精美的建筑形式,最近,一些专家建议将前门车站旧址改建成北京市的美术馆。

中央美院教授杨飞云和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这两位专家一直非常担忧的是,目前很多艺术家的经典作品因缺乏相关场馆而无法展出甚至难以保存。

“包括齐白石等大家的多幅作品不得不存集在北京画院的地库里,观众也只能通过书籍、电视看到名家名作。没有地方收藏、展出,这些珍贵的艺术品就有可能流散到国外,而这些都是中国文化不可再生的宝贵的财产。”王明明说。

国外就有过将老火车站改造成艺术馆的成功先例,比如法国的奥赛博物馆。如果能将前门老火车站改造成北京美术馆,就可以提升该地区整体的文化含量。

法国的奥赛博物馆原是一座一百年前建成而今已被废弃的老火车站,热爱艺术的法国人将那里变成了一座艺术馆,一座渐已死去的建筑在艺术中又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彩。今天的前门车站也在被自然地“改造”着,但却被改造成了一座杂乱的综合市场。

各种色彩刺目的“某某小吃店”,“某某手机城”的招牌,各自你争我夺地挤占了古老建筑的空间,映衬之下,那往日的旧砖墙就显得更为凋零。或许,将老车站改建成美术馆的提议将改变这一切。

革命的转折点

提到前门车站,就不得不提到清政府和慈禧太后。

据说最初提议要在前门建火车站时,慈禧太后大为恼火。“老佛爷”认为,两条钢轨架着一台机器,从前门驶入皇家禁地,乃是“大逆不道之事”。后来经过一些推崇洋务的大

臣和一些洋人的游说之后,慈禧的态度有些松动了。这些大臣们先为慈禧自己修筑了一条“带有实验性质”的铁路供她试乘。

慈禧虽然在有些方面顽固不化,但她对一些洋人给她带来西洋“淫巧之物”还是很有兴趣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当慈禧看到架在钢轨之上的庞然大物后,便有了尝试一下的想法。但是,当慈禧第一次走上火车之后,这位“老佛爷”又耍起了皇太后的脾气。因为她看到火车司机竟然在自己前面,而且和自己一样坐在车上。她认为,火车司机只能在自己身后,而且应该跪着开车。

最后,经过大臣及洋人们的极力解释,慈禧终于接受了在前门建火车站的提议。

前门车站建立之时,也正是中国历史最为动荡的时刻。清政府在一片立宪与革命的呼声中风雨飘摇。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门车站发生了一件足以载入史册的事件。

当时,清政府为立宪做准备,从朝廷派出了五位大臣出洋考察宪政。这五位大臣包括镇国公载泽、产部侍郎载鸿慈、兵部侍郎徐世昌等。这五位大臣身负朝廷使命,带领大批参赞随员,从北京火车站上车,准备兵分两路分别到欧美各国“考察政体及经济之事”。

而此时,一位名叫吴樾的年轻人也正在细细策划一起暗杀的每一个步骤。当吴樾得知五大臣要从前门车站出发时,便开始盘算使用炸弹实施自己的暗杀计划。他的友人杨笃生知道这个计划以后为吴樾带来了炸弹,经过实验,性能良好。行动之前,吴樾写下了《意见书》,指斥清朝政府“假文明之名,行野蛮之实”。这篇文章即成为了他的绝笔。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在五大臣出发的当天。吴樾也义无返顾地走进了前门车站。可想而知,当天车站岗哨密布,吴樾怀揣炸弹,乔装打扮成皂隶登上了五大臣的专车。但是就在此时,仿佛是历史与他开了个残酷的玩笑,当机车与车厢挂钩时,车身突然震动引起炸弹意想不到地爆炸,吴樾当场死亡,而五大臣中只有载泽和绍英受了轻伤。

这便是发生在前门车站,震惊中外的“刺杀五大臣事件”。

程砚秋的“全武行”

老北京的前门车站除了那些载入史册的大事件之外,还与许多文化名人有着丝丝屡屡的关联。据说当初,沈从文就是从北京前门车站下车而进入北京的。据他的友人回忆说,当时沈从文在车站下车后,跺一跺脚,大声说道:“北平!我来征服你了!”然后便大步走进了北京城。

当然,这些细节现在其实多数已经无从考证,但这些传说终究是耐人寻味的。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就曾经在前门车站上演了一出“全武行”。

程砚秋本是满族后裔,原名承麟。幼年时因为家道中落,不得已投师蝶仙门下习武学戏。6岁开始,从武生又改为花旦,最后因嗓音极佳转攻青衣,师从陈啸云。

因从小所受教育极为严格,所以程砚秋性格一直刚正不阿。据说程砚秋的母亲在他功成名就之后,曾让他宴请所有有恩于他的亲朋好友。席间,每桌菜肴皆丰盛无比,但惟独程砚秋一人只吃窝头米粥以示不能忘本。

可能是因为从小习武,他身上也颇有几分豪侠仗义之气,这也为他后来在前门车站的“全武行”埋下了伏笔。

事情发生在1942年10月的一天。当时,日本在中国已猖狂之极。程砚秋的剧团也经常遭受日本军队和伪警的骚扰。程砚秋的爱国之心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在程砚秋一次次的拒绝为敌伪当局演出的要求后,各种迫害接踵而来。

1942年10月,程砚秋演出完毕后,由上海经天津回到北京。当程砚秋和其他几个随行人员刚刚走下前门车站的站台时,一群伪警察突然冲上前去,驱散人群,其中几个不由分说将程砚秋带进了前门车站的班房。他们企图用武力让程砚秋屈服,但他们没想到,这个青衣是个从小习武之人,性格又宁折不弯,几个招式下来程砚秋一人将四个伪警察纷纷打倒在地,然后自己愤然离去。

这一次,也是程砚秋在公众场合最后一次露面。从此,程砚秋开始宣布“闭口,闭眼,闭心”的“三闭主义”,以罢演和下乡务农隐居的实际行动抗议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直到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程砚秋才再次出山并主动联络许多曲艺界名流为各地义务演出以庆祝抗日胜利。

而当年发生在前门火车站的那一幕“孤胆英雄”的“剧目”,也成为了这位京剧大师一生中最光彩的演出。而作为一个重要的历史舞台,前门火车站也以它的沉默记录着中国近代史上的种种传奇和悲欢离合。

rachel 本文来源:财经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为何精通Excel的人升职加薪特别快?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