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专家温善章48年“三门峡水库情结”(图)

2005-07-13 16:18:11 来源: 新华网
0
分享到:
T + -


温善章


  新华网河南频道11月20日电温善章是黄河水利委员会设计院水利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在网上搜索“温善章”这3个字,条数众多,到处是敬佩的语气。其中一篇传阅量极大的文字说,“三门峡大坝”和“三峡大坝”这两项工程,有一个极为偶然的共同点,即都面对着一个最坚定的反对者黄万里、一个反对高坝大库而主张低坝小库的坚韧的建议者温善章。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位有着48年“三门峡水库情结”、看着三门峡水库一天天“长大”、耿直不阿并且深具真知灼见的水利专家。正如一位学者所说,在三门峡水库问题上,没有温善章的声音是不可想像的。

  完全废弃不是最佳选择

  《三门峡水库何去何从?》一文昨日见报后,众多读者来电,对这一承载了太多舆论压力的国家大型水利枢纽工程矛盾、尴尬的现实处境,献计献策。但最终大家都在问,究竟有没有从根子上解决“三门峡水库风波”所涉及的各方面问题的办法?

  这就不能不提到温善章。

  对于三门峡水库的定位,温善章的观点是:完全废弃不是最佳选择,应考虑废物利用。今后,三门峡水利工程原有的那些功能,大部分可转由小浪底工程承担。遇到洪峰时,三门峡大坝可不抬高水位,保持畅泄状态;在非洪峰期,可以低水位径流发电;在特大洪水时,则临时滞洪。

  不仅如此,在“定位”基础之上,对于根除潼关淤积和渭河水患,温善章还有一个已经酝酿了16年的“拦沙填补黄土高原峡谷沟道”设想。

  40多年来,我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观点

  11月5日,73岁的温善章在郑州家中明亮的客厅里想事情。退休10来年了,他还是一副闲不住的样子。

  “40多年来,我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观点。”温善章说。

  他的“观点”是针对当初三门峡大坝的设计方案而言的。他是“高坝大库蓄水拦沙”方案的反对者。

  1955年,他看了邓子恢(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关于黄河规划报告中所提到的三门峡大水库,认为不符合中国国情。当时,他还是天津大学水利系的在校生。1956年的三门峡设计,蓄水水位提到360米,将要淹没陕西关中平原350万亩良田,动迁90万人口。对这个概念,温善章在心理上难以承受。他认为损失太大了,“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了解农村”。

  本着尽量减小淹没损失的原则,经过反复思量,温善章针对原方案中“高坝(360米)、大库(650亿立方米库容)、蓄水、拦沙”的规划,提出了“低坝(335米)、小库(90亿立方米库容)、滞洪、排沙”的个人建议。比较之下,两方案的核心区别是:“拦沙”与“排沙”“多淹”与“少淹”。

  1956年毕业后,温善章被分配到电力部所属的水电总局参加工作。1956年12月和1957年3月,他先后向国务院和水利部呈述《对三门峡水电站的意见》。《意见》中说:设计水位降为335米,水库死水位300米到305米;汛期不蓄水,排泄泥沙;汛末和冬季蓄水,以备春季灌溉和航运之用;动迁人口在15万以内。

  1957年6月10日至24日,在北京,包括27岁的温善章在内,近70名水利界重要人士坐到了一起。苏联专家没有出席,但写来了反驳温善章建议的意见。反驳意见中说,如果变拦沙为排沙,降低水位,则大坝一不能解决黄河下游的泥沙淤积问题,二不能起到有效调节水量的作用,三必将要使发电效益大大减小。总之,如果采纳温善章的建议,将削弱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的综合利用效益。

  结果讨论会否定了排沙的意见。支持或基本支持温善章建议的,只有叶永毅、黄万里和吴康宁3人。

  1957年的那次讨论会最终决定:一、应尽早修建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二、要拦沙蓄水。

  拦沙失败,水库被迫排沙

  1957年,三门峡工程动工。1960年6月,大坝全断面浇筑到340米高程,9月份下闸蓄水。1960年11月到1961年6月,12个导流底孔全部用混凝土堵塞。

  至1962年3月,最高蓄水位达332.58米,水位高于330米的时间有200天。在一年半时间内,水库淤积15亿多立方米,潼关水位较建库前抬高4.5米,并在渭河口形成“拦门沙”。渭河下游两岸农田受到淹没和浸没,严重危害农业生产,若继续发展,将威胁关中平原和西安市的安全。

  渭河流域的移民动迁工作支撑不住了。1962年3月,陕西省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向上写报告,要求降低三门峡水库水位,排沙。

  其实,这期间,渭河流域的老百姓已经尝够了苦头。有的被迫迁往陌生而荒凉的宁夏、甘肃敦煌等边塞之地。他们有的实在适应不了,就又冒死跑回来。但紧接着,还没站稳脚跟,就被家乡的政府人员,强行塞上汽车,再送回去。

  陕西女作家冷梦所著的报告文学《黄河大移民》一书中,对三门峡库区这次大型移民过程,作了详尽记述。

  面对陕西的实际情况,国务院让水利部研究三门峡大坝改建问题。

  1964年,第一期改建工程启动:在左岸打两条水洞泄洪,同时,把8条发电钢管中的4条改为泄水钢管——简称“两洞四管”。1969年,第二期改建工程实施:打开8个施工底孔,降低水位,泄洪排沙。这之后,又陆续把剩下的施工导流底孔全部打开。

  从1969年到三门峡工作,到1975年调到黄委会至今,温善章一直在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观察着一些事实,思索着一些问题。

  事实上,这些年来,三门峡大坝一直在朝着温善章当初的建议走。

  黄河泥沙是个宝,看你用得好不好

  尽管有说不清的情愫在心间,但目前,面对三门峡水库的“苦痛”,温善章还是拿出了酝酿16年的家藏。

  一个大胆的设想由此展开。

  早在1987年,温善章就提出,根除黄河下游和渭河下游水患的长远之策是,在黄河上中游黄土高原多沙粗沙来源区的沟道中和山陕峡谷河段,修建不断加高的高坝进行拦沙,把入黄泥沙减少到2亿~3亿吨,变黄河下游和渭河下游(潼关河床)的淤积性质为冲刷性质,从而终使下游和渭河成为高滩深河。在上述沟谷中修高坝拦沙,处理单位体积泥沙的费用和移民动迁人数,仅相当于黄委会现规划提出的其他减轻河道淤积办法的1/20~1/10。

  温善章说,这些大坝拦沙,还能把黄河高原区域的侵蚀环境变为沉积环境,不仅可以淤地、改变沟道地形,还能够改善水环境。总之,能改善生存环境,能把黄土高原的峡谷沟道变为沃野良田。

  黄委会水利专家、俄罗斯水利科学院外籍院士赵业安也持这种主张。赵说:黄河的症结在泥沙,而泥沙是黄土高原严重的水土流失带来的。在黄河中上游地区,水土流失是导致贫困的重要因素。要知道,水土流失是世界上最严重的环境问题之一。大家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黄河的水土不流失或者少流失。对此,我们的主张是,变“侵蚀环境”为“沉积环境”。

  赵业安进一步分析说,黄河的基本规律是“黄土搬家,填海造陆”。正是暴雨山洪冲刷泥沙沉积在黄淮海区域,才造成了今天广阔的华北平原。但是,我们必须清楚,这是以牺牲黄土高原的“家当”为代价的。

  赵业安说,把黄河泥沙在下游的沉积转化为在上中游的沉积,是一个有可能实施的设想。在那些沟道峡谷遍布的上中游当地,由于人口稀少,移民成本很低,所以具备修建高坝大库的现实条件。晋陕大峡谷长约700公里,两岸积水面积12万平方公里。黄河16亿吨泥沙,有11亿吨来源于此。高坝拦沙,积累几百年,就能造地千万亩以上。

  并且,赵业安认为,无论经济实力还是技术水准,国家都有实现这个设想的基础。如果真能考虑上马,则肯定是治理黄河泥沙、兴利除害的极好办法。这样,既发展了生产,改变了贫瘠面貌,又拦截了泥沙,可谓一举三得。在这个前提下,黄河下游和渭河的淤积问题将迎刃而解。

  “黄河泥沙是个宝,看你用得好不好,用得好是个宝,用不好不得了。”赵业安最后感叹说。

真言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FBI找人专家:你的圈子就是你的财富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