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腕书记批限桌令 行政干预人情风引争议(组图)

2005-05-28 06:31:54 来源: 荆楚网(武汉)
0
分享到:
T + -

  5月1日,一份规定在江苏宿迁市正式实施,其中要求,党员干部、公务人员办婚丧酒席不得超过5桌,百姓不得超过8桌。当地纪委证实,规定实施后,已有1名县城管大队副队长被撤职,1名土地部门工作人员被停职半年,多名党员干部受到党纪、行政和经济处罚。有多家媒体和专家提出质疑:政府介入私人消费领域,明显越权。宿迁政界介绍,市委书记仇和在整个事件中多次介入。“限桌令”被视为仇和的又一“铁腕”之作。

  人情风盛 “铁腕书记”仇和发火

  今年3月19日上午10点左右,宿迁市纪委廉政办副主任王卫国正陪着几位从盐城某县来的纪委同仁。在汽车里,王卫国扭开了广播,笑笑说:“你们盐城老乡正在全市农村工作会议上讲话呢,电台现场直播。”

  他所说的“盐城老乡”是指现任宿迁市委书记仇和。出生江苏盐城农村的仇和现年47岁,有过半年的留学美国经历。上任后,因推行多项富有争议的改革而闻名全国。

  “扭开广播后,听到仇书记正在即兴讲宿迁的人情风,他明显发火了。”王卫国说。会上,仇和花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读了统计部门的一份关于人情消费的专项报告。

  今年1月25日,城调队作出一份城市居民人情消费统计,指出宿迁城市居民人情消费占到总支出的近一成。该期《统计信息》被例行送到了市主要领导办公桌上,结果受到了仇和的重视。宿迁统计局局长陈久春告诉记者,春节放假刚过,他接到了市委办公室的电话。电话称,仇书记建议统计局就宿迁市人情消费作一项深入的调查。

  3月8日,4500字的专项报告被提交到市里。3月12日,仇和在这份统计专报上直接批示,要求出台一份法规性文件。并提出,4月上旬向全社会公示征求意见,中旬颁布,5月开始实施。

  限制标准 “干五群八”从何而来

  当地纪委证实,《规定》4月11日最终定稿,文件上仇和的亲笔改动达12处。其中几处相当关键,如党员干部举办红白宴严禁邀请的对象,加上了“同事”二字。

  《规定》被当地百姓称为“限桌令”,其争论焦点主要在于酒席数量的限制标准。“党员、干部、公务人员不超5桌,百姓不超8桌”的标准从何而来?

  “我们认为,有可操作性就必须对宴请的规模和随礼礼金进行量化。”宿迁市纪委宣教研究室主任胡学瑜说。

  胡学瑜表示,纪委宣教研究室的3名成员开了6场座谈会,共与六七十人进行了座谈。其中与农民座谈两次,分别在沭阳县和泗阳县。规模均为10人左右,其中村支部书记、村小组长和农民代表加在一起,占三分之一。

  胡学瑜说,在一周的调查后,他们草拟出了《规定》征求意见稿,在4月4日的《宿迁日报》上全文刊出。

  宿迁市纪委宣教研究室一个档案袋中,还存有一张当日的《宿迁日报》。仇和在这张报纸上做出了第二次批示。批示称征求意见稿“很好”,并再次强调“要从紧、从严、从高提要求,硬化规定,特别是党员干部要严上加严。”

  但是,5月23日,泗阳县众兴镇史集村一位李姓店主为二女儿的婚事犯愁。“8桌,这让我怎么能办得下来?”

  宣传竞赛 禁令进了“村规民约”

  今年4月13日上午9时,宿迁市电信局办公楼内,一场高规格的电视电话新闻发布会召开,沭阳、泗阳、泗洪三县设了分会场,所有驻宿媒体的记者均获邀参会。会上,《规定》全文发布。市委副书记沈成说:“宿迁以这样较高规格的新闻发布会出台一项规定,建市以来还不多见,对市纪委来说也是第一次。”

  时隔一个月,记者在当地农村采访,仍随处可见相关的标语口号。

  从宿迁当地媒体报道来看,从《规定》4月13日颁布到5月1日实施前的一段时间,各地对落实《规定》展开了一场“竞赛”。宿豫区晓店镇使出的一招颇为“新颖”:将《规定》精神订入了“村规民约”。

  4月20日左右,朱李村召集八九十名党员干部和群众代表开会,成立了村移风易俗理事会。

  宿迁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处处长姚启国说,截至5月11日,按照市纪委《规定》的要求,全市115个乡镇中100个左右成立了乡镇移风易俗理事会(设在乡镇民政办),1441个村(居)委会中有1306个成立了移风易俗理事会。

  与“村规民约”不同,移风易俗理事会的成立,是《规定》中明确要求的。理事会章程中要明确规定:居民举办婚丧喜庆等事宜必须经所在地移风易俗理事会批准;宴请不得超过8桌,不得使用公车,车辆不得超过4辆。
  备受争议 “限桌令”寻求合法化

  事实上,“移风易俗理事会”的成立,正是宿迁回应“行政干预私人空间”质疑的理由。

  “有人批评宿迁把行政的手伸向了属于老百姓的餐桌,但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宿迁市纪委或监察局从没有到饭店查过普通百姓的婚丧宴请,我们从来没直接管过百姓餐桌”。5月23日下午,王卫国对记者说。

  一位参与制定《规定》草案的人员透露,开座谈会之前,就定好了采用村民理事会方式来管理群众,原因是仇和在任沭阳县委书记时,在沭阳就采取了村民理事会的方式,“这是仇和定好的调子。”

  南京大学行政法学者肖泽晟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宿迁出台《规定》之初,就认识到了行政手段不宜干预百姓人情风,一直在试图寻找一条“合法化”的道路。

  “我们纪委和监察局确实没权力规范普通群众的婚丧宴请,但我们有权力要求我们的下级组织成立移风易俗理事会。理事会是‘民间自治’组织,可以规范群众的行为。”王卫国说。

  肖泽晟不认可理事会“民间自治组织”的性质。他认为,在政府直接支配下成立的移风易俗理事会,其领导已被确定,成员也基本安排好了,章程也由政府代替写好了。它并不能体现“民间自治”,事实上只是行政力量伸出的另一只手。

  宿迁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处处长姚启国说,他正在思考下一步是否让村民全部成为移风易俗理事会成员,这样,理事会管理起来就“名正言顺”了。

  据《新京报》报道

杨迈祺 本文来源:荆楚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